当前位置:首页 > 中医药 > 中医文化 > 中医文化 > 正文
编号:10329134
魏晋玄学与中医学(下)
http://www.100md.com 2003年12月29日 《中国中医药报》第2072期
二、自觉自为的医学时代,三、崇尚方书又杂糅佛道
     二、自觉自为的医学时代

    晋自隋唐是中医学理论奠基后的常规发展时期。魏晋玄学时代,其文化呈现出两汉所未有的活泼多姿、清新洒脱的局面。此情势下,医学也疏远了唯经所是,更致力于发现和创新,各科并重无所偏执,超越框架,按医疗保健的认识规律发展中医药学。魏晋南北朝时代的医学,脱离了经学思想的束缚,是一个自觉自为的医学时代。

    魏晋时代之医学风气,和当时文风一样,敢于突围经典,打破“循经守数”的桎梏。汉代医学纳入经学轨道以后,重要医学著作也称之为经,如《内经》、《神农本草经》,仲景之伤寒著作只敢称“论”,《文心雕龙·论说》:“述经叙理曰论。论者,伦也;伦理无爽,则圣意不隧”。魏晋时代,“博士家法,遂成废弃”,王肃敢伪证经书,杜预敢曲解《左传》,王弼以老庄注《易》,何晏、皇侃以玄虚说《论语》。而范宁之《公羊集解》敢言《春秋》三传之失,指质杜预注之《左传》、何休注之《公羊》有失,不私于《谷梁》。至南北朝时,研习经典者效法佛家解经,在注上更加义疏,对经疏通证明。这表明,经学之尊严,受清谈之洗礼,是学术思想之进步。魏晋南北朝之医经研究也如是敢于打破章句,自注新经或疏解经文。如晋之王叔和搜罗《内经》、仲景及华佗书、《四时经》及托名扁鹊、华佗之书,摭拾群编,撰成《脉经》一书,其脉法吸收《难经》独取寸口,以功能论脉象的理论,虽有玄学思绪,但揭橥了24脉的规范化。晋皇甫谧撰《甲乙经》,打破汉儒徒守一经之习,把《黄帝内经》、《素问》、《明堂孔穴针灸治要》三书重新编次,删繁去复,分类合纂,自亦称经。齐梁时的侍郎全元起诠注《素问》,虽依章句之例,但从唐代王冰所引的遗文,可见其中之疏义和发挥,且敢名书为《素问训解》。以上均表明魏晋南北朝医家对待传统理论的超越态度。正如葛洪在《肘后备急方·序》中所言:“世俗苦于贵远贱今,是古非今,恐见此方,无黄帝、仓公、和、鹊、踰跗之目,不能采用,安可强乎!”他又在《抱朴子·钧世》中,同样批判了盲目崇古的风气,指出今胜于古。这正显示了魏晋南北朝时代医学家的创新精神。

    魏晋玄学的思辨玄想和有无本末体用之辨,也影响了医生们的思维方式,由是临床家们推崇“医者意也”,以至流行长达千年之久。

    《庄子·天道》言:“语之所贵者,意也”。《内经》中也曾多次提及临证中要重视发挥“意”的作用,如《灵枢·九针十二原》讲“以意和之”,《灵枢·病本》言“以意调之”。东汉名医郭玉也言:“医之为言意也,神存于心手之际,可得解,而不可得言也”。但以意论医直至王弼盛论“得意忘形”、“得意忘象”之后,“得意”之论才在医学著作中大为张扬 ......
上一页1 2

您现在查看是摘要页,全文长 10844 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