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信息荟萃 > 正文
编号:11207854
滴血查癌尚需耐心等待
     ——山东省肿瘤医院检验科主任宋现让研究员谈肿瘤的早期诊断

    2003年,国内多家媒体曾报道过一种新型的肿瘤检测系统——“肿瘤标志物蛋白芯片检测系统。”

    据介绍,这种检测方法只需利用一滴血,通过测定血中肿瘤标志物的含量就能同时筛检12种常见的癌症。“肿瘤标志物蛋白芯片检测系统”推出的同时,一些医疗单位也推出了类似的通过测定血中肿瘤标志物来快速筛检肿瘤的服务。“肿瘤标志物蛋白芯片检测系统”不但引起了国内媒体的重视,也受到了包括新加坡《联合早报》在内的国外媒体的报道。

    虽然当时医学专家对此已经作出了客观的解释和评价,认为该方法有科学的道理,但宣传上也存在夸大的成分,滴血查癌存在很大的局限性。可是两年多来,类似滴血查癌芯片查癌这样的报道仍然屡见不鲜。

    那么,现代医学到底是否已发展到只要通过对一滴外周血的测定就能诊断出癌症呢?有没有办法早期诊断甚至预测癌症发生?

    山东省肿瘤医院检验科主任宋现让研究员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谈到,要回答这些问题,必须首先对肿瘤的发生有一些基本的认识。

    据宋现让研究员介绍,我们人体癌症的发生是一个很复杂“漫长”的过程,这个过程中既受遗传因素也受环境因素的影响,可以说癌症是遗传和环境相互作用的结果。癌症细胞是变异了的正常细胞,其生长特性和行为与正常细胞有很大差异。癌细胞在生长过程中产生一些与正常细胞不同的物质,人体也会因癌细胞的刺激产生一些东西,这两类物质的出现“标志”着癌症的存在,因此被肿瘤学家们称为“肿瘤标志物”。目前,研究人员已经发现了多种肿瘤标志物,譬如甲胎蛋白(AFP),前列腺特异抗原(PSA),癌胚抗原(CEA)等。上面提到的“肿瘤标志物蛋白芯片检测系统”实际就是通过测定肿瘤标志物来诊断肿瘤的。

    肿瘤标志物可以从病人的血液或体液中检测到。在正常情况下,血液或体液中的肿瘤标志物含量非常低或根本不存在。而且并非所有类型的肿瘤都会产生肿瘤标志物。目前前列腺特异抗原(PSA)是临床最常用的筛检癌症的标志物之一。美国泌尿科协会建议五十岁以上的男子每年检查外周血PSA含量一次以排除前列腺癌。但是,大多数种类的癌症并不象前列腺癌那样有特定的肿瘤标志物。我国常见的肺癌,胃癌,食道癌等多发癌症都还没有明确的肿瘤标志物。即使是能够产生标志物的肿瘤,也并非所有肿瘤细胞都会产生相同的或等量的肿瘤标志物。

    不但如此,宋现让研究员还谈到,某些疾病和生理现象也会导致少量肿瘤标志物的产生。比如说,癌胚抗原(CEA)是判断肠癌治疗疗效和监测肿瘤复发和转移的常用肿瘤标志物。但其特异性不强,许多肠胃性疾病,特别是恶性疾病,都可能产生少量的CEA。另外,经常抽烟的人血液中CEA含量也较正常人高。肿瘤标志物在癌症早期阶段含量也很低,与正常人或其它疾病患者并不容易区别。

    但是,宋现让研究员强调指出,目前还没有发现可以用于肿瘤早期诊断的理想标志物。临床上目前检查标志物的最主要目的是评价肿瘤治疗效果、诊断复发和转移,在诊断方面只作为辅助手段。

    利用一滴血来检测癌症的手段其实就是几种临床常用标志物的联检,其单项检测的灵敏度和准确性并不优于现在各大医院广泛采用的化学发光等新技术,且不说对任何肿瘤都做同样的检查是否必要,就诊断来讲,理论上也没有任何突破。

    所以,现阶段对于恶性肿瘤的诊断,宋现让研究员认为医生仍然需要细致的问诊和体检,加上常规血检和医学影像检查来进行。肿瘤标志物可以被用作癌症诊断的辅助手段来提高诊断的可靠性。癌症的最终确诊,往往还需要有病理学诊断为依据。对老百姓来讲经常体检和对于一些“小病小灾”给予足够的重视是早发现肿瘤的正确态度。

    那么,将来有没有可能通过类似“一滴血”的简单检查早期诊断癌症甚至预测癌症的发生呢?宋现让研究员对此充满信心。他介绍说,生命科学的进步不亚于电脑芯片的更新速度。包括中国在内的5国科学家用了15年的时间完成了“人类基因组计划”,回头再看,如果利用现在的技术也许一年就可完成。随着生命科学进入了“后基因组”时代,科学家对肿瘤的发生机制必将有更深入的了解,通过简单检查(但不一定是一滴血)早期诊断癌症一定会成为现实。一些研究已经昭示了这种可能。

    比如说肿瘤蛋白质表达谱的研究,美国的科学家通过对比卵巢癌和非卵巢癌患者血清的蛋白质表达指纹图谱,发现卵巢癌患者血清存在特异性的蛋白质,利用此发现诊断卵巢癌的灵敏度达到100%,特异性达到95%。此发现还大大激发了各国科学家发现新肿瘤标志物的热情。不断有新的发现报道,肺癌、大肠癌、肝癌等都有可能早期诊断。

    除此以外,预测癌症发生也有其理论依据。宋现让研究员介绍说,我们每个人发生肿瘤都有遗传因素在内,采用基因芯片等技术分析每个个体的遗传特征,分析他们与肿瘤发生的相关性,可以评估每个人发生某种癌症的危险程度。虽然不能认定高危者将来一定能要得癌,但可以提示我们改变生活方式、少接触致癌危险因素并经常查体。

    “可是国内不少人把芯片的功能吹得太过了。”宋现让研究员这样谈到,“生物芯片的概念是上世纪90年代提出的,但它必须基于大量实验数据的归纳分析。人体的基因有2万多个,但已知晓的与疾病有关的基因只有上千个。许多疾病相关基因的功能还不了解,作为临床诊断手段还为时过早。”

    最后,宋现让研究员告诉记者,生物芯片技术有其无可比拟的优势,但目前还主要用于科研工作。在我们国家由于各种原因,经常有一些没有经过严格临床验证的产品过早用于临床诊断并收费,并不代表我们已经走在世界的前列,可以“滴血查癌”了。这一天我们还需耐心等待。

    (本版采写 记者 尹鸿博)

    专家档案

    宋现让,博士,研究员,硕士生导师。山东省肿瘤医院检验科主任兼基础研究中心主任、山东省重点实验室放射治疗学实验室负责人。

    主要从事肿瘤免疫与肿瘤实验诊断和基因治疗研究,先后完成省级科研课题4项,达国际先进或国内领先水平。对肿瘤标记物在乳腺癌、肺癌、卵巢癌等的诊断治疗及预后价值进行了深入研究。现承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及省科技计划和省医药卫生计划项目等4项科研课题。

    学术兼职和社会兼职:山东省免疫学会、山东省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学会,山东省医学会检验医学分会、山东省医学会临床分析细胞学会等常务理事,《中华肿瘤防治杂志》及《中国医学检验杂志》编委。在国内外学术刊物发表论文40余篇。

    咨询电话:0531-87984777-82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