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信息荟萃
编号:11420402
科学的酒瓶到底能装多少东西?
感《反对中医基本属无知》之无知
http://www.100md.com 2007年4月12日

[杂感集和]科学的酒瓶到底能装多少东西?--感《反对中医基本属无知》之无知


 


----------------------------------------------------------------------------------------

    多日来,观不少中医存废的言论,大都是民间的,这篇《反对中医基本属无知》,可以算作官方观点,好像也代表了卫生部的观点。仿佛记得,有那么回事儿,新闻联播里,卫生部的发言人,出来讲话,有的就是这句话。

    斗争都牵扯着利益,个人的利益就不用说了,(有兴趣的人可以看看《解读“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而官方的观点,应该代表民族的利益,应该代表国家的利益,这种利益,应该是打破小团体的利益,超越具体哪个部位的利益,一句话“国家的利益高于一切”。

    国家的科学观念是否可以是分裂的?国家的科学观念是否可以双重标准?对于文化,国家可以是宽容的,只要对于国家来说,这是一种无害的文化,国家都可以任其发展。但是,一旦一种“文化”,无论其内涵如何,如果对国家利益产生了危害,国家都会发动国家机器,予以粉碎。这样的例子我们经常可以看到,比如,政府对于法纶功的打击,理由很简单,危害了社会的安定团结。

    人是生活在社会中的,人的行为是具有社会性的,社会性的行为就是要受到约束,这就是民主大代价,正是因为这种代价,才保障了大多数人的民主。(有一篇文章写得很好,可以考一下《民主的含义》)。

    那对于那些总体上看起来无害的文化,国家是否可以放任不管了呢?其实,并不是这样。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各行各业都有其行为规范,国家需要通过各种形式,使社会中的每一个人都知道,使每一个人都能感受到,国家作为一个实体,是具有一定的科学文化观念的,并且,约束着每一个人,在这个观念内活动。也就是说,不要越界,越界就是违规,越界就可能对国家造成危害,越界就会受到处罚。也就是说,国家应该能够清楚地告诉每一个老百姓,哪些是科学,哪些是文化,各种思维形式,要在各自的约束范围内活动,并能够使每一个老百姓,也能够基本具有这样的辨别能力。这是国家的责任。

    这些日子,纵观民科现状,竟然有人还叫嚣着要与科学开战,还振振有词的认为,科学就是民主,科学就是自由,科学这个酒瓶到底能装多少东西?

“回想我们自己的爷爷,我们爷爷的爷爷是靠什么维持健康的呢?是怎么治病的呢?就是靠中医。这是不能够忘本的。”这就是我们的学者,为什么没有推导出n代以前的爷爷,原因很简单,因为大家都知道,n代以前的爷爷,其实就是个猴子,猴子没有灭种,那猴子的医学一定非常发达、非常科学了,我们今天,完全可以请个猴子来,给大家坐堂。

    “你这个是狡辩,猴子的医学和猴子坐堂,不是一回事儿!”,的的确确,猴子研究医学或者研究猴子的医学,的确和猴子坐堂不是一回事儿,正是这个原因,我们今天,只能在文化范畴的马戏团里,看到医学如此发达的猴子。因为,我们的国家具有了科学的发展观。

    恰恰也就在今天,也就在具有科学发展观的今天,我们还是发现了,在科学的殿堂里衣冠楚楚、正襟危坐的猴子。这就是我们的学者的科学观,这也可能代表某些主流媒体的科学观,也相当程度代表了我们政府的科学观。

    科学的容器不是无底洞,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往里装的。

    ISO9000认证,不是每个产品都能够贴上的。不要以为,茅台酒好,是国粹,就一定能够拿到ISO9000的证书。如果不符合ISO9000的规定,门都没有。也不是所有的东西,都可以按ISO9000实施改造,有些情况下,按ISO9000改造,可能会丧失掉原有的文化底蕴。那怎么办?其实很简单,为什么一定非得要打上ISO9000的标签,既然在文化的染缸里活的好好的,为什么一定要使劲钻到狭小的玻璃瓶里。不要看着,别人的名牌卖的好,就一定得贴上这个标签,弄不好,会毁了自己。

    什么叫科学?大家要搞搞清楚,不要凭感觉下结论。科学不是形容词,科学是个定语,是有严格的内涵的。感觉好东西,就叫科学,感觉唯物了,也就叫科学,感觉辛苦了,还叫科学,科学的酒瓶里能装的下这么多东西么? 反对中医,不是反对中医文化,而是反对把中医放到科学的酒瓶里。

    无论民族自豪感多强,都改变不了这样一个事实,现代科学的主体起源于西方文明,科学是经历无数坎坷,无数磨难,在全人类的共同努力下,科学发展到今天,已经成为一个具有严密结构,坚不可摧(要正确理解这里的坚不可摧,这个坚不可摧更多的是指科学的观念和方法论)的辉煌大厦。

     我们如何在这个科学大厦添砖加瓦,使我们民族的责任。

     “奥运会都可以由主办方添加比赛项目,中医为什么不能添加到你所谓的科学的酒瓶里?”,问得好,向奥运会里添加比赛项目,并不是任意的,是要经过审批的,是要有条件的。在科学领域,并不存在这样一个审批机构,用于鉴别那个是科学,那个不是。为什么?因为作为科学研究是自由的,你可以用任何方法研究任何事物,这就是,科学本身是具有包容性的。那国家是不是可以用这种科学的包容性,来管理国家呢?显然不能,不能让猴子出来坐堂,就明确说明了至一点。国家对社会的管理,依据的不是模糊的科学概念,国家的科学概念是相当明确的,这个概念的重要内涵就是科学的观念和方法论。

    不符合科学观和方法论的东西,即使再好,再灵验,叫法宝,不叫科学;

    百发百中的,叫神枪手,不叫科学家;

    年代久远的,叫化石,不叫生物;

    比人类历史长的,是猴子,不是大师;

    开口闭口谈论宇宙的,叫天文,不叫医学;

    探讨本源的,叫哲学,也不叫医学;

    “做好你这个山贼,很有前途的职业吧。。。”,白晶晶使劲敲着至尊宝的头说。

    这个道理,地球人都知道。我们的学者,难道真的连个千年小妖的见识都不如么?

    我们主流媒体的科学素质到那去了?我们主流媒体的科学意识到那去了?我们主流媒体的科学良心到那去了?横扫法纶功,横扫牛鬼蛇神,我们的学者奋勇当先,以秋风扫落叶之势,全方位立体战。表现出大无畏的革命家的气魄,当然,这一切无不说明,我们的学者,是具有极高的科学素质和文化修养。但细想想,这与我们的学者的功利心,也不无关系,中央有指示,冲在前面可以立功。而面对中医理论是不是科学,这个是是而非问题上,我们的主流媒体,仅仅摆出一幅旁观者清的哲人和史家的高风亮节,科学观到那去了?有哪一个能大胆的站出来说,“从现代科学的角度上,中医理论是根本错误的。”,为什么?在我看来,不是因为我们主流媒体的科学修养不够,更多的是中央没有表态,或者,即使某些权威机构表态了,也仅仅是一个是是而非双重标准的表态,不要站错了队伍。

    现在这世道,是一个“大师”辈出的世道,是一个“会长”辈出的世道,是一个“因子”(保湿因子)辈出的世道,你谈上帝,谈宇宙,谈哲学,谈道德(经),可不可以,可是,但要记住,走出了这个神庙或讲堂,尤其是在一个社会的具体行动的岗位上,你最好闭嘴,按规则办事。因为,我们都知道,我们现实生活的主要行为指导,并不是和这些直接密切相关,而是主要依据成熟的稳定的科学。再看看我们的现实社会,放眼望去,都不用放眼,也许就是你的兄弟姐妹,也许就是你的同事领导,就连随便推门进来侃大山的老太太,都可以给你讲讲宇宙,阴阳五行,太极八卦。牧师不当牧师,去当医生,医生不当医生,去当大师,真有三百六十行,样样精通的人么?古代有,现在没有。那现代人还不如古代人么?不是的,因为古代的人类知识还很匮乏。当然,我们普通老百姓,更多的表现出一种对大师的渴望和依赖,期盼着大师的点化。更有甚者,这个队伍中,不乏我们身居高位的领导干部,也不乏功成名就的科学大家。怎么?秦始皇焚书坑儒,毁掉了历史上百家争鸣的局面,但同时,也奠定了中国2000多年的封建基础。

    我可以清楚地告诉大家,对于任何一种文化,如果超出了他活动空间,都会产生巨大的危害。也许这种危害是间接的,也许这种危害不那么明显,也许这种危害还加杂着“治病救人”“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药和美好愿望,但我仍然要清楚地告诉大家,中医超出文化的范畴,硬要挤进科学的殿堂,这种危害甚至远远超出一种邪教的危害,因为这种危害,是一种看似光明,看似和谐的危害。(不要搞错,我说的不是中医作为文化的危害,中医作为文化,对社会应该是有贡献的,我说的是中医超出文化范畴,作为科学的成果应用以及经济领域活动的危害。)

    君不见我们的中医的医院,已经发展到一个文化的圣殿。铺天盖地、制作精美的广告,人性化的宣传理念,高深的哲学道理,四处悬挂着,类似主席语录般的大师的哲人警句,出书,搞讲座,搞联欢,各种文化活动,层出不穷,头衔剧多的名片和浩如烟海的巨著。这些,就是你走进位于北京北三环的新兴医院的感受。“把医院搞成文化的殿堂,有什么不好,一边看病,一边学习文化,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呢?再说,人家办医院,喜欢怎么搞,就怎么搞,你管得着么?”的的确确,没有任何一条法律,可以制约一个医院,不能在大堂悬挂大师的哲人警句,但我们,一个头脑稍微清醒人,都知道这么一个关键词,成本。一个月的疗程,一包草药,4千多元,看到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我可以片面的,不负责的说,这4000元里面,有超过了50%以上的成本,你是在交了文化的学费。你看,我是来看病的,不是来听哲学或者关于宇宙讲座的,你凭什么,把这讲座的门票,也一起卖给我?的的确确,我很清醒,这里面其实有违反《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嫌疑,我只能说是嫌疑,到底违反了没有,还得法学家说了算,还得法官说了算。反正我是不会接受这样的搭配出售的商品,因为我见过,卖月饼的,也是如此。

    中国改革开放几十年,包装行业倒是得到了长足的发展。

    但普通老百姓呢,老百姓的利益谁来保护?国家的责任,是推卸不掉的。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别说调查,就是中医的种种药名,我也顶多知道一个甘草,更谈不上,对中医的那个具体的配方成分,到底科学不科学的分析,对于中医和现代医学,可以说是个彻头彻尾的白痴,“那你还在这大放厥词,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吧。”,这已经是非常客气了,我想那些中医是科学的坚定支持者,一定是强压着怒火了,而表现出的绝对的绅士风度了。

    对于中医,在哪个具体的领域,到底有多大疗效,我的确毫无发言权。非典时期,有人说,好像是板蓝根,记不清了,你也别指望一个白痴能记清,能够治疗非典,全国上下都喝板蓝根,“你看你们西医都治不了的病,咱中医给治了。”这就是我经常听到的,一个中医比西医科学的一个很好的例证。先不说非典是不是板蓝根治好的,可能真是,因为,即使是亚马逊丛林里的一支蝴蝶煽动了一下翅膀,也可能在美国西海岸,引发一场飓风。这不是开玩笑,甚至可以用数学推导出来。“那就是了,那你也得承认,非典是板蓝根治好的。”对不起,我不承认,在你用数学推导出来之前,我不承认。因为我有我的科学观。

    你别狂,别欺负咱们中医数学不好,你也在搞双重标准,西医也一样有临床医学,也有目前用数学说不清楚地事儿!是的,我就这么狂,因为我知道,现代医学中,仍然存在大量的、未研究清楚的领域,存在着大量的实验结果有待解释,但同时我也知道,这部分正在研究,正在艰苦地追求完善的科学表达。

    这也正是科学的魅力所在。

    你有数学,我有周易,怎么,拼一拼。对不起,不和你玩。

    你以为你是东方不败,“你有科学,我有神功!”,林青霞说,你也说?

     “靠!玩文化,我好怕!逗你玩!还当真?我是流氓我怕谁?”,王朔以精湛的《一江春水向东流功》,“什么?名字太长,那简称《一流神功》”,硬生生接下林美人武林第一绝学----《葵花宝典》,Peng,天崩地裂,惊天动地。。。(一大堆,反正是天地间的事。。。)。

    “谁叫你叫东方不败,碰上我衰神二代,一个字,衰。。。”,王大虾,左手食指指天,右手卡腰,叉者腿,学周星星装酷,还拖个长音。。。难免么,第一场上电视,总会有点激动,姿势倒挺动人的,就是声音太难听,听说给周星星配音的不错,对,就找他。

     “鼓掌,呱唧,呱唧,行啊,你小子的一流神功,又进了一层,也不事先给兄弟们打个招呼,害得我们担惊受怕的,请客,一定得请客。”,“靠,你以为我乐意,我本善良,这世道,不是逼良为娼么?”,这小子,抱得美人归,得了便宜还卖乖。痞子就是痞子,流氓就是流氓,关这世道什么事?赖吧你就,装吧你就。反正,我是你爸爸。

    王朔抱着林美人,端详了大半个时辰,一言未发,时间静止。终于,款款深情,(人世间之语言无法描述,也许数学可以)“卿本佳人,奈何变性?”

    众兄弟,大吐,场面不亚于当年的“你妈贵姓?”

     “这狗娘养的不争气的龟儿子(语法套用《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也亏王塑这小子想得出来),玩就玩别,还要玩出个花样?还要玩出个调调,这东方不败,为练葵花宝典,挥刀自宫,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不变性怎么和你玩?”

    只可叹了,我们东方不败大虾,一世英名,竟然就这么毁在一个痞子+加流氓手里,可惜,可惜,可叹,可叹。

    科学从来都没想过,要和文化决斗。科学仅仅坚定地守护着他自己的固有领土。

    为什么科学非得建立在数学的基础上,为什么就不能建立在美妙的阴阳五行,太极八卦的哲学之上。作为一个具有清醒头脑的现代科学人,可以自信地告诉你,你的阴阳五行,太极八卦,其实也是建立在数学之上的,只不过,还很初级,仅仅是小学的算术,更别提大学的泛函分析了。哲学思想无不是数学思想的体现。

    对于那些开口闭口就谈宇宙的中医人,好像宇宙是天下第一牛,我也可以自信地告诉你,科学的数学研究,已经比你心目中的宇宙,牛上不知道多少倍了,你心目中的宇宙,对于数学而言,就你目前的愚昧程度而言,仅仅是数学中的一个函数。而科学已经在研究函数的函数。两者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你说能放在一起说事儿么?

    “啊哈,你说的这一切,无不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哲学体现。孙悟空再蹦跶,也逃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你们科学,再牛,也比不上我们的无极。”这种蠢人,我们也同样懒得搭理,因为科学从来就没有想过,要跳出这个手掌。科学追求的是更高,更远,更强的奥运精神。

    不过,为了让这些自鸣得意的人,能够清醒一点,我还是多说两句。

    你所说的如来佛祖的掌心,其实,不是别的,就是一个三岁小孩,对于世界的混沌认知过程。人类的认知过程,原本就是从无到有,从简单到复杂,这个过程,和人种无关,和文化无关,任何人都是这样,佛祖说过,其实最高的佛法是“不说”,为什么连佛祖也要说,是因为,佛祖也有颗凡心,更何况我们这些凡夫俗子了,作为一种已经存在的存在的你我(这句话绕口,多读几遍),追求一种面向死亡的进化,是我们任何人,都逃脱不掉的宿命。你所崇拜的最高境界,对于我看来,不过是另一种自我表现的形式,真正的最高层次的佛法,是不需要任何形式的自我表现,也就是说,其实也就是一种不存在。这也就是,今天我们都可以,拿佛祖来开涮的原因,你问佛祖,“你妈贵姓?”,佛祖根本不搭理你,因为佛祖已经升天了,宽容到能宽容世间一切不可宽容的境界。

    佛祖是伟大的。但你不是!

    别分不清大小毛!别以为佛祖升天了,这世道就没人管了。别满世界贴小广告,叫城管抓住了,可不是闹玩的。

东西方文化的差异,会对思维习惯产生一定的影响。必须承认,人的思维是有局限的,比如,搞机械的,对于电磁场的理解,往往需要把电磁场想象成一个具体的机械结构,但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这种局限,不是科学体制的局限,而是人的局限,而数学就是让你打破这种局限的最好武器,因为只有数学能够抽象到脱离各种具体形式的高度,去研究全面的各种可能性。对于数学而言,很少听说东方数学思维习惯,和西方数学思维习惯。

    能够从不同角度看问题,本来是一件好事,但千万不要就自大的认为,这就是所谓的西方科学的局限性,什么“西医治标,中医治本”“西医看局部,中医看整体”,这些陈词滥调,骗骗三岁小孩还可以,最高的整体是什么,大师说了,是宇宙,错!最高的整体,是比宇宙还高出无数倍的升天状态的佛祖,用哲学讲叫虚无,用代数讲叫0,用集合讲叫空集。大师看到的最大整体,不过是宇宙而已,一叶障目的大师,还和我谈什么整体?在大师面前,我有资格自鸣得意,因为我也是凡人,凡人都脱不掉这种“自我表现”的臭毛病,事实上一切的存在,都脱不掉这种,“自我表现”的臭毛病,因为,一旦脱掉了,你就得“道”了,就得升天。我可不想现在就升天,尘缘未了。

    更有甚者,《美国已经承认策划了“取消中医与消灭中医”的阴谋》,这素质,没的说。惊恐吧,美国人咋就这么精力旺盛?这么狡猾?这么阴险?这么歹毒?得意吧,中国人智商咋就这么高呢?这样复杂的阴谋都识破了。先不论其内容如何,也先不论其中的商业利益的纠纷,看看这标题,就知道写着标题的人的科学观,科学是全人类的科学,从来没有被美国人霸占过,美国人也霸占不了。笑之,笑过之后,反思一下,人有思维的自由和权利,对于具体问题,每个人都可以发表自己的意见。这无可厚非,但是如果一种片面的科学观,在普通百姓中大有市场,我们不禁要问问,谁的责任?

    还回头说说,中国的“道”吧,道是什么?“道”就是有无,讲了有和无之间是有关系的。这么简单,就这么简单,三岁小孩都知道,的确,对于我们成年人的道行,的确比不上三岁小孩道行深,这就是中国传统文化,为什么说童子天眼的道理,其实道行最深的,并不是童子,而又是我们刚才说的虚无,也就是说的佛祖,甚至你也可以管它叫上帝,叫什么不重要,不就是个名字么?不影响他的本质。上帝为什么能够永恒?因为他不存在。上帝为什么万能?因为他不存在。上帝为什么无处不在?因为他不存在。别以为这是在玩文字游戏,这也正是顶级数学家,正在孜孜不倦地研究的内容。

    其实所有的终极道理,都非常简单,但合理的科学表达,以至于从这些科学的表达中,推倒出一系列合理特性,确是一项艰巨的工作。所有的终极道理,都是一个三岁小孩都知道的小把戏,不用说三岁小孩,其实,连一个小电子都知道。为什么电子也知道,因为他存在了。

    其实,能够把知道的东西,清楚地告诉别人,这不简单。发明有无符号的人(我这里为什么要用符号,因为我们的语言其实也是数学,你说的语言,不过是符号的推导),不简单,能够清楚解释有无含义的人,也不简单。什么人开始解释有无的含义?其实这样的人很多,解释得比较好的人,包括老子,包括佛祖,包括耶稣,这三个人的小学作业,完成得都不错,老师给了100分,高高兴兴,放学回家去了。

    人类文明,并没有因为它们三个天才学生放学了,再没回来(没再回来的原因不明,有人说老师奖励,升天了,天上太好玩了,贪玩不愿回来;也有人说,被外星人接走了,或者本来他们就是外星人,到地球就是为了考察考察。说法很多,年代久远,无从考证,反正是没回来),就停止了发展的脚步。失去了这三个天才的地球(也有一种说法,这三人就是一个人装扮的),迷茫了很长时间,找不到回家的路,想交流吧,语言不通,三个天才的作业,用的是各地的方言,据说还加了密。地球人在发呆。

    终于,有一天,人类自己的英雄出现了,人类自己的英雄,赶不上天才的智慧。笨办法,先统一语言。统一语言的工作很艰巨,亚里士多德做了,欧几里德也做,阿基米德还得做,做这事的人很多,没有留下姓名的人更多。“全体起立,我们应该向我们人类自己的英雄,以最诚挚的敬意,深深地鞠一个躬。”不知道我的提议会有多少人相应,看自觉了。

    终于,到了牛顿,这样的语言,略有小成,相对完善的数学出现了,一种统一的语言出现了,科学的曙光出现了。再往下,人类的智慧,突飞猛进,到爱因斯坦,竟然达到了让神都恐惧的地步。难怪有的小仙,也感叹道:“只羡鸳鸯不羡仙。”,思量着下凡。“上帝怎么着?上帝虽然是万能的,可他什么都不敢做。”因为,上帝自己也知道,只要他做了,甚至哪怕是有一丝丝想做的小心眼,他就会失掉神格,这个世界就完蛋了。没有神的世界不可想象。

    今天看来,我们尊敬我们的三位天才,因为他们是人类从愚昧走来的领路人。但我们并不能迷信我们的天才,因为,目前人类自己的英雄取得的成就,已经远远超过了小学三年级的水平,用人类统一的语言,不,是神的语言,神用什么构建的世界?其使用的就是数学,所达到的水平,已经是大学,硕士,博士了。

    三个天才的小学作业本,被一群IQ没发育健全的大师看到了,像发现了一片新大陆,这也难怪,别看他们长得都膀大腰圆的、虎头虎脑,其实IQ啊,也就停留在幼儿园的水平。“报告政府,本文作者歧视弱智儿童,不对,是歧视弱智成人。”,“知错,知错!可是政府啊,这些人拿着个人家交来的小学作业本,满世界的跑,还老以为,世界上的人,都是幼儿园的孩子,嚷着叫着,自己是大师,让我们都陪他玩。你说我们,还能安心工作么?”。政府,有责任啊,更可怕的是,政府里居然也有这样的人。我只好自己去把他们赶赶,“小朋友,排着队,叔叔有糖吃。”,其实,我也没糖,“你这个人,真虚伪,怎么能对祖国的花咕嘟撒谎呢?”,脸红,真的脸红,总算给自己找了个台阶,“大哥,你见过这么大的花咕嘟么?”。

    还是那句话,“别以为佛祖升了天,这世道就没人管了,还有我真田小队长。”,我们总算找到救星了,这不,城管队真田小队长,穿着鲜花盔甲,雄赳赳,气昂昂的出现了。真田小队长尽管职务不高,还有点好色,但对王还算忠心,武艺还过得去,一个外国人,毫不利己,专门利人,把中国人民的保育事业,当成他自己的事业,也算难得。就是,下手狠了点。你看,他,一个人,把一群大花咕嘟,打得人仰马翻。唉,这个外国人,孩子不能打,只能哄,要教育,打孩子是虐待儿童,是犯法的。再说,砸到了花花草草也不好。外国人,还是有点笨,别看能说几句蹩脚的中文,可还是理解不了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

    还有人洋洋得意,“你看我们东方文化,解释你们西方科学,没什么解释不通的,而你们西方科学,却很难对应我们东方文化。”,不知道,这话,到底是谁说的?傻呀。都忍不住要带脏字。忍!还得忍,“朕不学他!”,你什么都可以解释,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你原始。你是北京猿人的直系第二代。不过噢,活化石也挺珍贵的噢,绝对应该重点好好保护!,看来拒绝进化和物种也挺有价值。

     闲扯半天,还回到《反对中医基本属无知》,文章还没有愚蠢到,和网上某些人一样,要与科学开战。文章表达了一种东西方文化背景差异条件下,对待科学探索的路径的不同。这也正是,广大中国传统文化熏陶下的中国科技工作者的一个很重要的思维误区。看到了许多网友,表达了这样一种思想,我不反对西方科学,(先不说这个西方科学这词,自身表达的误区),我想中医作为一个独立的科学形式(又错),是需要不断的发展,最终能够和西医融合,两者都是科学,只不过走的道路不同。

     好象两者都不伤害,其乐融融,本来么,和谐社会,别为这点小事,争得面红耳赤,和为贵。

    愚昧,同样是愚昧!

    别忘了,我们同在一个地球,同在一个越来越小的地球。如果,中国,在一个科幻小说中描写的比根星,这样是对的,在比根星上,中医是科学,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永远都是,为什么?因为比根星上,就只有一个国家,那就是中国。

    你这种说法好像有失偏颇,因为你自己说的,科学有各种表达。美国人用美国人的方式表达,中国人用中国人的方式表达。的的确确,没人能够阻止,你探寻科学的脚步,但首先,你得承认,你的科学,要建立在数学基础之上,别再跟我提,你的科学要建立在周易之上,好么?你要再提,我只好扇你两耳光,走人。“你怎么打人?”,“打了,就打了,打了怎么着?”因为我是凡人,佛祖能容天下不容之事,我不能,我也有感情,我也有情绪。

    我们知道,科学只能用一种语言写成,对同一事物的科学的表达,尽管用的方法不同,从数学的角度,是等价的。关于这部分,在《中医称为科学的道路》里,已经讲清楚了。“没看懂?多读几遍,谁叫咱语文没学好,表达能力还是这么差,没办法,辛苦点吧。”,要想深入研究,还得去请教真正数学的大师,数学,这些年,唉,老是开会,我也荒废了。

    那么,我们面临这样一个问题,国家支不支持,在科学的大厦旁边,盖一座关公庙?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国家支不支持,对这座关公庙不断的重建,不断地翻修,锲而不舍?。“我的关公庙,怎么就盖不高呢?”,“因为你的基础不牢。”,“谁说,基础不牢,就盖不高!再说了,牢不牢,不是你说了算!”,没话可说,好心当成驴肝肺,只好闭嘴。还真没有哪条物理定律说,盖房子一定得怎么盖,那块砖必须压在那块砖之上,愚公不是靠铁锹也能挖掉太行么?咱中华儿女多奇志,敢叫日月换新天!感动啊感动!能不鼓励鼓励么?感动也不鼓励,还得泼冷水,别给我扣帽子,说我不爱国啊,就是扣了,我还得泼。

    “我就要搞个大方程,从阴阳八卦,太极五行,一直推导到精气神,你别以为,我干不出来!”,没准,还真行。“你看看你,自己打自己嘴巴!”,“错了,我有错了。认罚。”,为人类最伟大的共产主义大方程,我认罚,的确很伟大。个人这点的得失,算得了什么呢?

    但在这样的大方程出来之前,好了,我想和你心平气和地好好讨论讨论,你的理论许不需要分个层次么?,如果你说不需要,算了,软件没学好,建议该行先学学软件程序设计吧,多一项本事,多一条路,以后啊,万一中医这行当黄了,还可以给微软编编软件,据说收入还不错。“坚决不给外国人打工!”,“我说你呀,你这个人这么较劲呀!没劲。”,没劲,还得说,谁叫咱是中国人呢?“别往自己脸上贴金,就你是个卖国贼,数典忘祖!”,“好好好,不和你吵,你爱匝地匝地。”

    我们只好等,等着关公庙,一天天的盖起来。反正,子子孙孙无穷尽也。

小声嘀咕:“就凭这‘精气神’这几块砖,这砖是不是少了点,能建成旁边那样高耸入云的科学大厦么?”,“闭嘴,再说我砍你的头!”,我真得闭嘴了,砍头,可不是开玩笑的,我也怕死。

    我这么一个白痴,为什么敢于不负责任的在这乱说,敢于对于我而言,一窍不通的中医“科学”,指手画脚,因为,我还具有最起码的科学观和文化观,宪法不是具体学科的科学家写成的,却敢于强制科学家都必须服从。

    中国文化源远流长,五千年的民族智慧,的确在世界文明史上,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但是,不是五千年的文化,就强大到可以和科学抗衡的地步?愚人说梦!人类的发展不是论年头的,摩尔定律通听说过么?是指数函数,5000年有多长,5000年很长,其实也很短,5000=1秒,现在还再缩短呢,有人拒绝进化,那也没办法。

    “中医这个科学的领地不能轻易放弃”,这是《反对中医基本属无知》中的一个大大的标题,先生,醒醒吧,现扔掉你怀里抱着的《周易》,扔掉《皇帝内经》,好好读读我的《中医成为科学的道路》,对你们而言,这就是圣经!“这是不是口气太大,对祖先不敬?”,“唉,都到这份了,顾不了这么多了,就是受迫害,咬着牙也的顶住。伊,对了,宗教不都是苦难派,明白了,当年,耶稣原来也是被逼出来的,没准,咱还真能成耶稣呢。”,想到这,连我自己都陶醉了。

    在中国,存在一个让老百姓,可以信赖的科学观念和文化观的权威么?不存在。五十年,甚至八十年的科学历程,造就的仅仅是社会形形色色的“大师”,我说的这个大师,更多的是,老百姓理解的(是不是真理解我不知道,但一般老百姓的确很难理解数学)心目中的大师,因为只有这些人,才对普通人有更有影响力。

    为什么会出现双重标准?原因很简单,革命革到自己头上,谁都会觉得痛的。在中国存在良好的学术交流和争鸣的环境么?不存在,一个学术问题,很快会蔓延成一场人身攻击的大战。人无完人,谁都会有脾气,谁都会有喜好,说都要吃饭,谁都会有经济利益,甚至谁都会有小辫子,随都会有把柄,所有的一切,都会影响到正常的学术交流,任何国家,只要有人的地方都会这样,但如何把这些约束到一个正常的轨道上,是仅仅依靠老百姓自己,不断地磨合?还是由国家提供,一个基本的科学观和文化观?孰轻孰重,我们都应该仔细思考。至少也的高个路牌,好让咱老百姓听讲座的时候,不置于跑错了讲堂。

    在中国,无论走到哪里,在酒桌上最常听到的一句话“要做事,先做人”,话对不对?无懈可击,学会怎么做人,怎么做一个好人,怎么做一个真真正正的正直的好人,的确是我们每一个人追求的理想。但仔细分析起来,这句话为什么在酒桌上出现的频率如此之高,其实,一个关键的原因是,这是一个拉关系的场合,说这句话有几个目的,第一,表明我是一个这样的人,对得起朋友,这样,很容易建立起一种信任的基础和气氛。另外,讲这句话最多的第二个目的,其实是麻痹别人,这个别人可以是下属,可以使同事,可以是伙伴,甚至可以使上级领导,什么意思?其实,意思很简单,这是对别人的一个要求。每个人自己如何思维,如何决定,只有他自己真的知道,时常把这句话,放在嘴边,无非是想告诉别人,我做到了,我就是这样的,大家可以信任我,同时,你也应该做到,你应该做到对得起朋友。看,多巧妙,要求转移了,说白了,好像是对自己的要求,其实这本质是一个对别人的要求,你们都好好做人哦!这智慧,一流!

    天亮了,草草收兵吧。错字也不改。反正大家当个笑话,看看就算,其实这社会,挺好的,有饭吃,有衣穿,也有钱赚,又不管你事,八杆子都打不着,没准,那天还真用的着咱中医。做人么,要厚道!

    背着老婆在写,说到这,挺愧疚的,骗老婆是在干公司的项目,还装模作样的,打开Protel,好像在画板子,活都拖了一个月了,看来罚款是肯定的了。她要知道,这日子,看来没法过了。

    梦做完了,回到现实,耶稣是当不成了,因为没人那么傻,傻到去迫害你,给你得道升天的机会,美的你?!

    还有好多话,不说也罢,反正这是大事,对于科学观念上,如果犯糊涂的问题上,的确是大事,民族的大事,国家的大事,百年大计的大事。

    提着破喉咙(烟抽多了,我可不象有的烟鬼,我抽烟特难受,不抽还不行,这叫什么?傻!),还得叫一嗓子,算是点题,当年语文老师都是这么教的。

    科学这个酒瓶到底能装多少东西?

    科学的酒瓶里其实也可装很多东西,唯独装不下愚昧和无知!

 

-------------------------------------------------------------------------

后记:

    现在想想都好笑,把中医比作猴子了,过分,真是过分,确实过分。

    过分之余,道理还是讲了,道理么多听听,没坏处。至于哗众取宠么,谁都会,笑笑就算了。

    目前呢,中医的是科学的拥护者,无怪乎有三种人:第一种呢,对于科学和文化,本就没概念的,感觉好就行,到底好不好,其实另说,主要是喜欢。民族自尊心也好,虚荣心也好,那个民族都逃不掉的,谁不想活得人五人六的,像模像样的,到了国外被人,高看一眼。第二种呢,数学没学好,高考落榜了,总的混口饭吃,没有名牌大学的文凭,找个大帽子戴,把祖先的牌位顶在头上,到哪都得有人拜拜了吧。第三种呢,本来就是文化人,玩的就是文化,文化其实很神奇,玩大玩小都可以,偶尔玩出界了,也没关系。

    真正搞科研的,谁关心你们这些?对于搞科研的,其实文化和科学是分不那么清的,就像我说的,研究神秘现象,用什么方法都行。但有些科研人,好像也有点,耐不住寂寞,除了实验室,也想去当大师。毕竟,大师的好处多多。

    但国家呢?国家不一样,国家不能做实验,即使要做,也是慎而又慎,严格控制在一定范围呢。国家对于人命关天的行业,标准还得统一,免得有人钻空子,可不能被文化人忽悠了。

    仔细想想,其实就中医自己,也在悄悄地放弃了抱了千年的中医理论了,开始投入了科学的怀抱了,只要是效果稳定,重复率高的重要,都慢慢的研究清楚了其科学的药理原理了。只不过,这一点让文化人有点失望,没有中医理论的中药,还能称之为中药么?

    本来么,中医也一点也没关我什么事,他们他的狗皮膏药,你卖你的联想电脑,都是社会需要,中医怎么就遭你惹你了,看不惯,不买就是了。

    但细想想,私心还是有的,如果人们都和大师跑了,那我还有什么市场,其实这也是个人气争夺战,我还想当大师呢,只不过,道路很艰难,数学么,那么容易忽悠?于是乎,报复,我没当上大师,谁也别想当!

    另外呢,看典籍要带着数学的眼光去看,除非你是研究考古,或者艺术,文学。佛都说了,真正的佛法是不可说的,就是怕后人,被形式所迷惑,古人的智慧,其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所能参透。

 

--------------------------------------------------------------------------------------------

附:反对中医基本属无知       (来源:中国青年报)

    “学术界和社会上对于所谓中医存废问题,为什么几十年来争论不休?”“一些人提出反对中医的观点,基本是处于无知状态,反对中医就意味着反对五千年文化的历史”,“反对中医是毫无道理的”。在近日召开的中国哲学史学会中医哲学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上,哲学界著名学者再度把目光聚焦在“中医存废之争”这个热点话题上。

    东方的系统整体思维

    学术界和社会上所谓的中医存废之争并不是第一次,而是多年来存在的问题,争论了好几十年。应该说本来这是在理论和实践上都不成问题的问题,可为什么几十年来争论不休?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哲学史学会会长方克立说:“我想关键是在哲学理论上出了问题,在思维方式上出了问题,就是把西方重分析、重实证的思维方式,看作是唯一科学的思维方法,而把东方的系统整体思维、阴阳平衡理论看成是非科学的,甚至是伪科学。”

    那么,什么是东方的整体思维?讲到中国哲学的思维方式,国家图书馆名誉馆长任继愈老先生打了一个有意思的比方。他说,比如,中国人写通信地址通常是从大到小,先写国,再写省,再写什么市、什么县、什么村,最后是什么人收;而西方人写通信地址,则习惯从小到大,由局部到整体。再比如,买东西找零钱,国外的商店习惯先找给你分,然后是元。而我们喜欢先找整钱,从百元到十元最后是几角几分。中医的思维方式,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它和中国哲学的思维方式一样,强调一个整体的观察。

    国家社科基金中医典籍研究与英译工程首席科学家罗希文指出,中医学整体相关的理论是用非常辩证的、科学的思维方式看待人体,这种观点不被西方所谓的正统医学承认。所以,我们中国人有责任向全世界说明真相,如果不这样的话,人类的科学发展真的要进入一个非常不科学的状态。近一百年来,中国医学为什么会遭到如此重大的打击,实际我们想起来也并不奇怪,历史上中国战败以后中国人的自信心没有了,认为中国所有的东西都是不好的,但是以医学为代表的情况正好相反。现在我们保留下来的不能被西方医学彻底压倒的中医学,是因为它科学,所以它才不能被伪科学打倒,这是真理。

    反对中医的观点基本属于无知

    过去一般人常常认为,中医就是个医学问题,中国哲学家为什么要把中医归类在中国哲学里?

    对此,方克立分析认为,中医哲学是中国哲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或者说是中国哲学的一个分支学科,《黄帝内经》是中医哲学的原点,也是中国哲学最重要的经典之一。过去有一种认识是很片面的,就是认为中国哲学主要是社会政治学、道德伦理学,中国哲学疏于对自然界的认识,没有很高的自然科学要素。其实中国古代的农学、医学、天文学、地理学、数学等等,都归属于中国哲学的认识理念。中国哲学特有的究天人之际、看阴阳之责的自然哲学和生命哲学;就中国的医学对人体的研究,对天人关系的研究,对人体身心内外关系的研究,几千年来有丰富的理论和实践成果,对中华民族的生息繁衍、医病延年作出了巨大的贡献。而我们过去对这一块的理论研究还远远不够,就是没有把老祖宗这些好东西继承下去。所以我认为中国哲学研究的领域还要扩展,不能把中医哲学这重要的一块疏忽了。

    罗希文说:中国哲学主要分为儒、释、道,但这三个方面并不代表全部,以《黄帝内经》为代表的天人相关的生命观和相关医学,这些道理也是中国哲学的一部分。因此我们现在认识到这么一个情况之后,就应该马上做一些挽救的工作。中国哲学史应该是包罗万象的,如果不把“医”这个最重要的问题包括进去,怎么能称为哲学史?我们现在面临的任务是,要重新认识一下中国哲学整体的情况。

    现在有人反对中医学,我把这个问题的现象归结到一点,就是人类在认识客观世界的过程中,尤其在认识人自身的方面应该说是很不成熟的;一些人提出反对中医的观点,基本是处于无知状态,反对中医就意味着反对五千年文化的历史,这是毫无道理的。

    中医学在历史上、在西医没有传到中国之前是唯一的科学;而中国人文社会历史上并没有发生像欧洲在中世纪出现过的一死就死几千万人的鼠疫传染病,没有发生这些事情,这就证明了中医学这个学问是科学的,而不是不科学的东西。随便简单一句话讲中医不科学,就是不懂这一块,或者说这是没有研究的人的狂言。

    中医这个科学的领地不能轻易放弃

    “回想我们自己的爷爷,我们爷爷的爷爷是靠什么维持健康的呢?是怎么治病的呢?就是靠中医。这是不能够忘本的;忘本忘到说中医不科学这么一个程度,这是不对的。怎么不科学?咱们的实践就证明了它是科学的。”任继愈先生认为,现在我们国家的地位蒸蒸日上,国民生产总值年年提高,改革开放近三十年来日新月异,这是世界上的奇迹。随着国势的增强,我们自己对中国的文化也要跟进,要增强我们的自信心,不要老跟着外国人跑。

    任继愈说,研究中医,我们守土有责,这个科学的领地不能轻易放弃。这不是个人的问题,这是一个民族兴亡的问题,这是一个民族能不能继续前进的问题,说大了是大事儿,说小了也是小事儿。最重要的是建立中华民族自信心,发现我们民族的优点,发扬它的优点,同时对反对的意见我们要了解它。文化就是这么发展起来的,这是一个规律,应该遵守这个规律。对中医的研究要从理论上跟上去。要了解西医,同时要发展自己。

    罗希文说,100多年以来由于中国受到帝国主义侵略,造成了中国的学问全面溃败,才有了今天的这个状态。现在我们应该还历史本来面貌,我们不能眼看着中国文化全面衰落,要有所作为,最起码有良心、有责任感的中国人都应该重视这些问题。

, http://www.100md.com(iwes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