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期刊 > 《心理科学进展》 > 第7期 > 正文
编号:11912921
感恩及其与幸福感的关系(6)
http://www.100md.com 2010年7月1日 《心理科学进展》第7期
     中实验l对大学生进行为时仅5分钟的干预,实验组要求被试记录暑假他们所感恩的活动,控制组要求被试记录他们暑假想做但没能做成的事情。结果表明,相对于控制组,感恩沉思组报告更多的积极情感和更少的消极情感。尽管感恩沉思策略在感恩干预研究中应用较少,但是对于需要激发即时积极情绪的临床治疗或科学研究非常有价值。|, http://www.100md.com

    5.3表达感恩行为|, http://www.100md.com

    表达感恩行为策略是指让被试“感恩拜访”,即写信感谢施惠者,寄送给或当众读给施惠者。Seligman等人(2005)对成人样本进行为期一周的干预,实验组要求被试在一周之内书写一封早期感恩事件及感恩原因的信件,并寄送给施惠者,控制组为书写记录早期记忆,结果表明干预后即时测量和一月后“感恩拜访”组较控制组均报告更多的感恩和幸福感,以及更少的抑郁。Froh,Kashdan等人(2009)对儿童和青少年样本进行为期两周每两天进行一次10至15分钟的干预,实验组要求被试写感恩信件并当众邮寄,控制组要求被试写关于日常事件及对其想法和感受的信件并当众邮寄,结果表明与控制组相比,“感恩拜访”组中低积极情感者在干预后即时测量和两月后测量均报告更多的感恩和积极情感。Watkins等人(2003)研究中实验2也验证了表达感恩行为干预策略对于增加感恩进而提升个体幸福感的有效性。|, http://www.100md.com

    5.4对感恩干预策略的评价|, http://www.100md.com

    上述三种干预策略的研究表明,感恩干预能够增加个体的感恩水平,进而提升个体的幸福感。然而,上述许多干预研究缺乏精确的控制组,因而感恩干预的有效性仍存在质疑(Sin & Lyubomirsky,2009;Wood et al.,in press)。最好的控制组是指除研究者感兴趣的方面不同之外与实验组完全一致。纵观上述感恩控制组(记录争论事件、记录有影响的生活事件、记录想做而未做的活动和记录早期记忆等)与实验组(记录感恩事件和“感恩拜访”)是否是严格意义上的匹配组?这些控制组是否与实验组产生同等的心理预期?显然可能性很小,因而存在质疑。强有力的实证研究还很缺乏,感恩干预是否能有效增加个体幸福感有待进一步证实。未来研究需要发展更有效的干预方法。|, http://www.100md.com

    6 未来研究方向|, http://www.100md.com

    在过去十年中,感恩研究获得了心理学家前所未有的关注。感恩及其与人类幸福感的关系获得了非常有价值的研究结论。然而,对该领域的研究仍存在许多明显的不足,需要未来更进一步系统和深入的研究。

    首先,需要对感恩的概念和结构进行更深入和科学的界定。特质感恩作为感恩研究的重要取向,经典的定义是McCullough等人(2002)的人际特质感恩,然而,后期大量研究表明人际特质感恩不能全面涵盖个体的感恩内涵,因而Wood,Maltby,Stewart和Joseph(2008)提出感恩的生活取向定义和感恩的二阶模型,但此定义和二阶结构有待实证研究的进一步证实。此外,就生活取向定义而言,感恩包括一个高阶因子和多个二阶因子,因而,未来研究需要区分一阶因子与各二阶因子,以及各二阶因子之间在功能上是否存在差异。6j[[*s, 百拇医药

    其次,未来研究需要拓展感恩对幸福感的中介模式关联机制和发展整合机制。研究表明感恩可有效预测个体幸福感的大量指标,然而已有中介模式只阐释了感恩与幸福感部分指标的关系,且各理论之间往往各自为阵。此外,有必要进一步深化中介机制的探讨,探讨更微观更具体的中介机制,这对于干预实践非常有价值。Grant和Gino(2010)研究表明表达感恩通过个体感到更有社会价值促进了个体的亲社会行为,同时该研究指出自尊可能是表达感恩与感知社会价值之间更微观的中介。互惠观念、相信努力会有回报的信念等也可能是感恩与亲社会行为之间重要的中介变量(McCullough et al.,2001)。6j[[*s, 百拇医药

    其三,未来研究需要进一步探讨第三变量对感恩与幸福感的影响,以及感恩在环境与幸福感之间的调节作用。如Grant和Gino(2010)指出社会赞许需求可能是感恩与个体亲社会行为之间的调节变量,与低社会赞许寻求者相比,高社会赞许需求者在经历感恩后表现出更多的亲社会行为。此外,其他人格因素、精神信仰等也是可能的调节变量(Froh & Bone,2008)。感恩是个体的积极人格特质。感恩对处境不利个体健康成长的促进作用是当前感恩研究的重要课题,对于干预实践具有重要意义。6j[[*s, 百拇医药

    其四,未来研究需要克服现有干预方法局限,发展更有效的干预方法。具体而言,感恩干预研究应该做好以下四点(Wood et al.,inpress、):①对照组应进行尽量小的控制,多次实验区分出真正的有效因素:②非常有必要将现有临床有效疗法(黄金标准,如ATR)纳入控制组,感恩干预效果高于“黄金标准”那么则更能说明感恩干预的有效性:③当前感恩干预研究主要观测被试是否减少了失调,未来的研究应同时观测积极结果和消极结果,从而能够更好地鉴别感恩干预的效用。6j[[*s, 百拇医药

    其五,需要开展感恩的影响因素研究。明确感恩的影响因素是感恩干预研究和实践中促进感恩的重要依据,然而当前对感恩影响因素的研究还局限于人口统计学因素(Bono & Froh,2009;董霞,张宁,2009;张利燕,侯小花,2010)。可能的研究策略是依据Bronfenbrenner生态系统理论等发展系统理论(Huston & Bentley,2010)从个体与所处环境的相互作用出发。从家庭、学校、社会以及个体因素等多个方面系统探讨感恩的影响因素。6j[[*s, 百拇医药

    其六,需要加大儿童青少年感恩研究力度。当前感恩研究主要集中在成人群体,青少年感恩研究尚处于起步阶段,相关实证研究非常缺乏,同时由于青少年是感恩意识形成的关键时期,感恩干预可促进青少年的积极发展,青少年感恩研究具有重要的理论和实践意义(Bono & Froh,2009)。6j[[*s, 百拇医药

    最后,需要开展感恩的跨文化或本土化研究。感恩是人类共有的积极的人格特质,具有跨历史性和文化普遍性,同时,感恩也具有文化差异性(Emmons & Shelton,2005)。如中国儒家文化下的感恩和西方基督教文化下的感恩。就感恩内容而言,儒家文化注重亲情人伦道德关怀,因而中国人感恩思想侧重在感恩父母、国家、社会和师长等。而基督教主张上帝创造世界,人的幸福是神的恩赐,人类应该感恩上帝的慈爱与宽容,敬畏上帝创造的万物,因而西方人感恩思想主要是感恩上帝、自然等。可见,中西方感恩思想具有较大的差异性,有必要探讨感恩内涵及其功能的文化相似性和特异性。6j[[*s, 百拇医药

    (喻承甫 张 卫 李董平 肖婕婷)
上一页1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