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专题11 > 潜水员病——“库尔斯克”号事件与极限生存 > 正文
编号:36940
我第一个从潜艇里逃出来下
http://www.100md.com 2001年4月8日 伽玛医生
     编辑:今洁czo, http://www.100md.com

    见此情景,剩下的6位艇员都摘下了隔离呼吸器,并异口同声地说:“要死,大家就都死在一起。”论年龄,库切里亚维最大,刚满25岁,而那些年轻的水兵只有18岁。因此,大家十分认真地完成上尉下达的每一项命令。czo, http://www.100md.com

    首先,库切里亚维命令大家堵塞裂缝。但是,要接近裂缝几乎是不可能的,沉重的液压蓄电池箱把裂缝挡住了。只有一只手拿着小榔头,从电瓶箱一侧伸进去才能接触到裂颖。海水仍不停地灌进舱里。为清除舱里的海水,打开了污水泵。但是,几分钟后,舱底已经灌满了水,只好关掉污水泵,以免污水泵短路引起大火。在抢救潜艇的同时,各舱之间都保持着通信联络。这时,库切里亚维听到第二舱机械工程师普舍尼奇内在向指挥室报告:“粟子”(潜艇代号)舱顶板出现了一个窟窿,给水柜吹气无济于事,海水马上就要把我淹没了,永别了!弟兄们!”czo, http://www.100md.com

    在首鱼雷舱,海水正顺着污水泵的排水阀门快速地流进舱里。转眼间,海水淹没了首鱼雷舱的二层。所有的人被迫登上了首鱼雷舱的三层。于是,库切里亚维命令立即关掉污水泵的排水阀门。可这需要几个人轮流地穿过被海水淹没的两层甲板潜入到底舱,并在漆黑的底舱摸索着寻找这个阀门,而每个人只能旋转半圈阀门,以便屏住呼吸再返回到三层甲板。czo, http://www.100md.com

    在他们头顶上只剩下了1.5米未被氯气污染的空间。大家开始唱起了雄壮的海军进行曲czo, http://www.100md.com

    祖籍摩尔多维亚的水手斯捷潘潜入底舱的次数最多。最终,是他关掉了排水阀门。这时,首鱼雷舱三层的海水已经漫到了胸部,人们被迫爬上了吊床。在他们头顶上只剩下了1.5米未被氯气污染的空间。大家开始唱起了雄壮的海军进行曲(瓦利亚克)。czo, http://www.100md.com

    摩切里亚维十分痛心地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尽管舱里的人们对生还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但是,我始终充满信心。因为,我们首鱼雷舱的顶部有一个通向潜艇顶层甲板的应急救生出口。我决定在氧气瓶的氧气用完时,我们便打开应急救生出口盖,然后,爬到潜艇的上层甲板。据我当时估算,下沉的上层甲板距水面的深度不会太大,我们完全来得及从出口出去。但是,实际情况却与我的估算相差甚远。由于首鱼雷舱和第二舱几乎都已灌满了海水,因此,潜艇的头部已经全部沉入海水中。幸好我没有采取这种救生方法,否则它会给我们带来难以想象的后果。czo, http://www.100md.com

    这时,从喇叭里传来了命令:“‘大家注意了,做好撞击的准备。我们将被推到浅滩。’我们就这样得救了。”原来,当相撞发生后,护航的“海参崴”号迅速赶到出事地点,把受伤的K—56平稳地推到了岸边的浅滩。在死神召唤的那天夜里,库切里亚维的妻子生下了一个男孩,并给孩子起名叫奥列格。目前,库切里亚维·奥列格海军上尉在北方舰队的阿斯特拉汉服役。

    K-56与“贝格院士”号相撞被定为一起严重的导航事故,共造成死亡27人、其中,军官16人、海军准尉5人、水兵5人、来自列宁格勒工厂的专家1人。在死神召唤的最后几分钟里,谁也不知道第二舱的官兵表现如何。只有当K—56被推到浅滩后,进入第二舱的救生潜水员才亲眼目睹了那里的情景。ml6\m, 百拇医药

    “这时,从喇叭里传来了命令:‘大家注意了,做好撞击的准备。我们将被推到浅滩。’我们就这样得救了。”ml6\m, 百拇医药

    当时参加抢救工作的救生潜水员说:“我们在从第二舱通向第三舱的隔舱门前抱下了普舍尼奇内海军中校,从指挥舱赶到事故现场的苏奇科夫海军上校的尸体已被湍急的海水冲人一个小储藏室里。他们两人满脸都是青伤和淤血。”当发出救生命令后,苏奇科夫便与机械工程师普舍尼奇内一起关闭了通向第三舱的舱门。此前,已有9名官兵从被淹的第二舱慌忙跑人尚没被淹的第三舱,其中,包括K-56导弹核潜艇政治副艇长。按照前苏联海军舰艇条令规定:“当舰艇遇难时政治副艇长必须位于事故中心,以便采取各种措施,使全体人员保持高昂的斗志,并动员全体人员与事故作坚决的斗争。”实际上,在政治副艇长临阵逃脱的情况下,苏奇科夫和普舍尼奇内额外地承担起政治工作的责任。他们两人都十分担心,假如继续把第二舱的人放进第三舱,第三舱很快就会被海水淹没,从而导致把潜艇上的150名官兵送入海底的可能。至于潜艇上的核反应堆和带有核弹头的导弹所造成的后果就更难以想象了。ml6\m, 百拇医药

    就在他们准备关闭通向第三舱的舱门时;一些失去理智的年轻水兵疯狂地向苏奇科夫和普舍尼奇内冲来,雨点般的铁拳打在他们的脸上。这时、普舍尼奇内用僵硬的双手紧紧握住门锁把手,并用整个身躯保护着它。苏奇科夫面对丧心病狂的水兵,下意识地抵挡着他们的攻击。病理解剖学家的解剖结果证明:“在27名遇难者的肺里没有发现海水。他们都是在第二舱的三层甲板被海水淹没之前,因吸进了大量的氯气而窒息的。”ml6\m, 百拇医药

    但是,无论是氯气,还是海水,甚至是死亡都不能阻止苏奇科夫和普舍尼奇内履行自己的最后职责。工程师普舍尼奇内用那双僵硬的手死死地把住门锁把手而壮烈牺牲的情景,就像士兵在战斗中紧握武器牺牲一样。ml6\m, 百拇医药

    摘自《广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