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正文
编号:11502599
活血化瘀治中风
     中风以猝然昏仆、不省人事,伴口眼歪斜、语言不利、半身不遂或不经昏仆而仅以偏瘫为主证的一种病证。本病来势凶险,病情危重,严重威胁中老年人的健康。活血化瘀法对中风取得较好疗效。

    早在《内经》就有煎厥、薄厥、偏枯的记载,认为本病的病变部位在头,主要病机是“血菀于上”。继《内经》之后,历代医家所处历史条件及个人经验不同,对本病的病因病机做了进一步探讨。《金匮要略》认为是经络空虚,风邪入中,并以邪中浅深分论。唐宋以后以内风立论,刘河间力主心火暴盛,李东垣“以虚立论”,朱丹溪主张“痰湿生热”,张景岳倡“非风”之说,立“内伤积损”论,叶天土认为是“肝血肾液枯涸,阳扰风旋乘窍”所致。综观各家之说,无论是肝阳上亢、心火暴盛,还是内伤积损、痰湿生热,皆可相互影响而致“肝阳化火”、“热极生风”、“阴虚生风”,最后导致“血菀于上”的病理改变。张伯龙、张山雷、张锡纯总结前人经验,结合西方医学知识,认为本病主要由肝阳化风、气血上逆、上动犯脑所致,开中风治血之先河。

    现代西医学将中风分为出血与缺血两大类,前者包括脑出血、蛛网膜下腔出血,后者包括脑血栓形成、脑栓塞、脑血管痉挛等。

    脑出血以高血压和动脉硬化引起最多,蛛网膜下腔出血以动脉瘤破裂常见,属于《内经》所云之薄厥、煎厥。对于脑血栓形成,认为系脑动脉硬化所致,随着脑血管壁粥样斑块形成,管腔变窄,血流缓慢,血液黏度增高而呈现气滞痰积血瘀之证。脑栓塞则是由于组织因子进入血液或动脉粥样硬化斑块脱落形成血栓,阻塞脑部血管而呈瘀血于上而发为中风。综上所述,无论从中医学或西医学的角度来认识,“血菀于上”是中风的主要病理改变,为中风治血奠定了基础。

    中风治血的临床运用:

    活血化瘀,清热通腑法 适用于各类中风痰热腑实者,证见平时血压偏高,突然半身不遂,口眼歪斜,大便秘结,头痛较剧,恶心呕吐,痰多舌蹇,舌质暗红,舌苔黄腻,脉弦滑。选用清热化瘀承气汤:大黄、芒硝、丹参、丹皮、玄参、桃仁、红花、牛膝等清热通腑、凉血祛瘀。昏迷者加服安宫丸开窍醒脑。

    活血化瘀,滋阴熄风法 适用于各类中风阴虚风动者,证见平素头昏目眩,面色潮红,腰酸耳鸣,少寐多梦,突然半身不遂,口眼歪斜,语言蹇涩,舌有瘀点,脉弦细。方用镇肝熄风汤,药物组成为生地、玄参、麦冬、牛膝、红花、鸡血藤、珍珠母、生牡蛎、川芎等。头痛剧加羚羊角、钩藤、蔓荆子等,如中风日久肢体颤动加地黄饮子加减。

    活血化瘀,祛风通络法 用于缺血性中风或中风后遗症属痰瘀交阻者,证见形体肥胖,手足麻木,肌肤不仁,口眼歪斜,半身不遂,舌质暗红有瘀点,苔白腻,脉细涩。常用大秦艽汤加减,药用秦艽、防风、鸡血藤、穿山甲、威灵仙、南星、白芥子等。

    活血化瘀,益气养血法 用于缺血性中风或中风后遗症属气虚血瘀者,证见半身不遂、麻木,口眼歪斜,舌蹇流涎,神倦乏力,自汗,气短,心悸,肢体水肿,舌质淡暗有瘀血,苔薄白,脉弦细或细涩。方用补阳还五汤加减,常用药黄芪、太子参、丹参、赤芍、生地、当归、川芎、红花、地龙、桑枝、伸筋草等。(董桂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