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其它资讯 > 正文
编号:11511416
基本药物清单
http://www.100md.com 2007年12月20日 中国中药材GAP网
     来源: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

    基本药物是解决特定人群重点卫生保健需求的药物。这些药物通过循证方法来挑选,并适当考虑公共卫生相关性、质量、安全性、效力和相对成本效益。

    基本药物的一个基本标准是必须能够在有效运作的卫生系统内获得这些药物,而且始终要保证适当的数量和剂型。挑选基本药物是国家药物政策的基础,并有助于整个医药系统的顺利运转。

    一项初级卫生保健工具

    2007年是世界卫生组织(世卫组织)基本药物标准清单颁布30周年。基本药物清单于1977年制定,目的是为各国政府提供一个范本,以便能挑选药物解决当地公共卫生需求并制定国家清单。事实证明,自标准清单制定以来一直是一项有力的工具,通过使药物的挑选和使用以及药物价格合理化促进初级卫生保健。

    在其第一版,即1977年版本中,基本药物清单确定了208种药物用以对付当时的全球疾病负担。这个清单每两年由一个独立专家委员会进行修订,以反映新的卫生挑战、医药方面的新发展以及不断变化的耐药模式。

    2007年3月更新的最新版本包括340种药物,能够对付多数全球重点疾病,包括疟疾、艾滋病毒/艾滋病、结核、生殖卫生疾病以及越来越多的慢性病,如癌症和糖尿病等。用于预防和治疗艾滋病毒/艾滋病的抗逆转录病毒药物于2002年首次被纳入清单。

    目前,世卫组织193个会员国中156个正式颁布了基本药物清单,其中127份清单在过去5至10年中得到更新。某些国家还制定了省市或州的清单。

    为什么需要基本药物清单?

    发展中国家药物的可得性由于若干因素受到损害。其中包括供应和分发系统落后,卫生设施和工作人员不足,卫生投资少和药物价格高。基本药物清单这一工具能帮助管理药物的采购和分发以及挑选有质量保证和成本效益好的产品。

    一些事实

    ●在经济转型经济体药品占卫生开支的15%至30%,在发展中国家该比例为25%至66%;

    ●在阿塞拜疆、孟加拉国、马里和布基纳法索等发展中国家,药物是贫困家庭的最大卫生开支;

    ●2006年,世卫组织/卫生行动在中国(上海)进行的一项国际研究表明,在调查的总共41种药物中 — 其中19种被纳入该国的国家基本药物清单 — 私营药店销售的品牌药只占10%,非专利药占15%;

    ●2004年在乌干达进行的一项调查表明,该国国家基本药物清单上的28种药物中,只有55%可以在提供免费治疗的卫生机构找到。如果居民必须自费购买相同的药物,品牌药和非专利药 的自费价格比国际参考定价分别高出13.6倍和2.6倍;

    ●据宏观经济与卫生委员会的报告(2001年)估计,到2015年,通过扩大针对传染病和非传染病,以及孕产妇和围产期病症的干预措施,每年可以避免1000多万人死亡。这些干预措施中绝大多数依赖基本药物。

    最近30年中取得的进展

    ●1977年,约有十来个国家制定了现在所说的基本药物清单或基本药物规划。今天,五分之四的国家 — 总共至少有156个国家 — 颁布了国家基本药物清单。国家清单被广泛用于公共采购系统、报销方案、培训、公共教育,以及其它国家卫生活动。

    ●30年前,国家药物政策的概念在大多数国家颇为陌生。今天100多个国家已经制定或正在制定国家药物政策。这些政策目前正在各区域得到迅速推行。更重要的是,越来越多的国家正在直接由政策向行动过渡。国家药物政策正日益成为一个框架,使利益攸关者们能够致力于各国内部的药物部门改革。

    ●1977年时,有关药物合理使用的客观信息极其有限,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如今,至少有135个国家制定了自己的治疗手册和处方手册,为卫生专业人员提供关于药物合理使用的准确和客观公正的最新建议。

    ●发布第一份基本药物清单时,世卫组织国际药物监测规划刚刚正式确立。现在,一个有83个国家的网络提供对药物不良反应的全球监测,并定期收集关于潜在安全问题的信号。

    ●30年前,几乎不公开提供价格信息而且很少有国家积极鼓励以非专利药替代。今天,至少33个国家进行了可得性和定价调查,并公开提供相关信息。此外,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起广泛使用有质量保证的非专利药物,通过增加需求和竞争降低了价格。

    获得基本药物方面的先驱国家

    莫桑比克

    1977年,在世卫组织公布第一份基本药物清单前几个月,莫桑比克已经制定了自己的国家药典;这是一份包括有430种基本药物的清单。该国设法加强当地药物可及性,1975年时有10%的人口能够获得药物,到2007年时该比率上升至80%。

    据2006年进行的一项世卫组织调查报告,在公共设施发药区接受采访的患者支付的药费加上服务费平均为2800梅蒂卡尔 — 相当于收入最低的非熟练政府工作人员半小时工资。

    同一调查表明,出于监管目的对465种药物样品进行检测后,只有34种(7.4%)不合格。

    秘鲁

    1960年,秘鲁制定了一张基本药物清单企图至少解决人口最紧迫的药物需求。

    1971年,该国促进实施基本药物规划,鼓励制定和使用第一份国家基本药物清单。该国36年前采取的这一行动为世卫组织提供了范例,并有助于制定本组织的第一份基本药物标准清单。

    斯里兰卡

    1959年,斯里兰卡(当时的锡兰)制定了一份药物清单以供国家卫生保健系统采购之用。此外,发表了锡兰医院处方手册为这些药物的使用提供信息。该国还建立了一个国际采购系统以减少费用并同时扩大提供这些药物。

    1972年,尽管遭到来自工业的反对,斯里兰卡仍然实行由国家控制的垄断,通过建立国家医药公司来为全国采购药物,由此将行动扩展至私立部门。迄今,通过公立部门设施能够向国民免费提供充足的基本药物。

    直到1977年,国家医药公司一直负责进口并向公立和私立部门分发药物。1977年以后,由于来自私立部门的压力,斯里兰卡政府准许各个公司进口多种品牌药物。但是,政府仍然负责选择需要进口的药物类型,以确保覆盖重点卫生保健问题。

    1987年,斯里兰卡建立了国家制药公司,目的是进口原材料生产非专利基本药物。自那时以来,政府一直抵制私有化并垄断药物采购,由此掌控了药物质量和价格,即使在私立部门中也不例外。

    斯里兰卡成功的一个关键因素是普及教育,从而提高了对健康重要性的认识并激发了对一般卫生服务的强烈需求。卫生专业人员的教育和培训适应国家药物供应政策和系统,包括基本药物概念的需要。

    简史:基本药物方面的最初措施

    工业化药物生产已经约有100年历史。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末抗生素的出现促发了卫生保健领域的一场变革,使到那时为止被认为是致命的疾病能够得到治疗。30年后,作为基本药物遴选专家委员会第一次会议的一项成果于1977年10月颁布了世卫组织基本药物标准清单以及一份技术报告。这份标准清单是一个基本药物汇编,可以根据各国需要进行改编,并可作为制定国家清单的准则。

    不过,世卫组织所倡导的基本药物概念第一次取得实质性进展要比这份清单还早两年,即在1975年日内瓦世界卫生大会期间。当时,世卫组织总干事提交的一份报告审查了各国在药物领域所面对的主要问题,并阐明了可能采取的新政策,即把“基本药物”作为一项准则来扩大获取重点治疗。

    1978年,世界卫生大会通过了WHA31.32号决议,敦促会员国制定国家基本药物清单并建立适当的采购系统。同年,在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举行的国际初级卫生保健会议上通过了《阿拉木图宣言》。

    该宣言表述了所有政府、所有卫生及发展工作者以及世界大家庭为保障并增进世界所有人民的健康而立即行动的必要性。这是强调初级卫生保健重要性并将提供基本药物和疫苗作为初级卫生保健重要组成部分的第一份国际宣言。

    到基本药物清单出台时,少数国家已经在其药物提供规划中使用了类似的措施。例如,美国、瑞典、荷兰和瑞士的医院已经在运用选定的300至500种药物。莫桑比克、秘鲁和坦桑尼亚等是最先制定国家清单的发展中国家。

    得到广泛认可和采用

    许多国际组织,包括儿童基金会和难民署,以及非政府组织和国际非营利供应机构已经采纳基本药物概念。基本药物清单为国际药物采购和供应,药费报销方案,捐赠以及地方生产提供指导。

    红十字和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和无国界医生组织 — 以及英国医学会和国际药物学联合会等专业机构 — 也采纳了基本药物方针,它们的药物供应系统主要以基本药物清单为基础。该清单被广泛用于制定针对特定情况的国际清单,诸如机构间新卫生急救包(1998年)、联合国急救物品清单、生殖卫生基本药物(2006年)等。

    在促进基本药物战略方面,世卫组织成功地与下述国际组织开展合作: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红十字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无国界医生组织、儿童基金会、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联合国人口基金、国际发开协会、欧洲专利网、乐施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