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信息荟萃 > 正文
编号:11516379
桂枝茯苓丸加味治疗卵巢囊肿与子宫肌瘤
     田淑霄教授是河北医科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临证40余年,坚持辨证论治,治疗卵巢囊肿与子宫肌瘤每获良效,笔者有幸跟随田淑霄教授出诊,仔细研读病例及处方,并经田教授指点,似有所得,现仅将田教授运用桂枝茯苓丸加味治疗卵巢囊肿与子宫肌瘤之经验笔之于书,与广大读者共赏。

    卵巢囊肿和子宫肌瘤均属中医的癥瘕范畴,《诸病源候论·卷十九·癥瘕病诸候》指出癥瘕发病原因:“癥瘕者,皆由寒温不调,饮食不化,与脏器相搏结所生也。”《中藏经》亦有曰:“积聚癥瘕,皆五脏、六腑真气失而邪气并,遂乃生焉。”因此得知卵巢囊肿和子宫肌瘤的主要原因是正气虚,邪气乘虚而入,使营卫气血失调,导致气血流通不畅,以致气血瘀滞而成。

    卵巢囊肿兼有水湿积聚,气血水湿互结,治疗宜活血化瘀,利水渗湿,软坚散结。

    子宫肌瘤在《内经》中被称为“肠覃”、“石瘕”或“瘤”。本病的主要原因为血行阻滞,如气滞血瘀或气虚血瘀等。所以治疗是以活血化瘀,软坚散结,消癥为主。

    卵巢囊肿与子宫肌瘤均是妇人之癥瘕,治法基本相同,均遵《黄帝内经》“坚者削之,客者除之,结者散之,留者攻之。”之法。不同之处是卵巢囊肿加大量的利水渗湿之品,因囊肿内有液体,所以加利水药效果好。

    现从田教授治愈的病例中援引几例予以说明。

    卵巢囊肿

    病例1:吴某,女,41岁,已婚,铁路干部。2002年10月26日初诊。右侧卵巢囊肿,去年10月份切除,相继左侧又发现囊肿,3.2cm×4.5cm大小,无明显症状,不愿做手术,故前来就诊。舌正常,苔薄白,脉滑尺无力。症为血瘀水积所致癥瘕。治以活血化瘀,利水散结,方用桂枝茯苓丸加味。

    疏方:桂枝10g,赤芍10g,桃仁、红花各10g,海藻15g,牡丹皮12g,浙贝母10g, 生牡蛎(先煎)30g,甘草6g,茯苓20g,泽泻10g,鳖甲15g,大腹皮12昆布20g,玄参10g,11月9日复诊:月经11月6日来潮,量可,左小腹隐痛,舌暗红,苔薄白,脉滑。

    疏方:桂枝10g,赤芍10g,茯苓10g,牡丹皮15g,海藻15g,生牡蛎30g,当归15g, 川芎10g,熟地黄10g,甘草6g,桃仁、红花各10g,白芍10g,延胡索15g,乌药15g,昆布20g,鳖甲15g。予14剂。

    11月30日复诊:药后感气短,舌胖大,尖红,苔薄白,脉滑。疏方:桂枝10g, 赤芍10g,茯苓15g,牡丹皮12g,海藻15g, 浙贝母10g,生牡蛎30g,桃仁、红花各10g,甘草6g,昆布20g,玄参10g,鳖甲15g,夏枯草15g,猪苓15g,黄芪15g,党参15g。

    上方连服到2003年1月24日。1月25日复诊:1月20日在某医院做B超检查发现左侧卵巢有1.9cm×1.84cm大的囊肿。舌红,苔薄白,脉滑,仍用上方连服到2003年3月8日。3月6日又去铁路医院做B超检查,卵巢囊肿已消失,4月5日又去河北省三院B超检查,结果附件未见异常,嘱停药。

    病例2:常某,女,20岁,于2005年12月3日就诊,自诉右侧卵巢囊肿49mm×30mm右少腹痛,月经12岁初潮,半年一次,不用激素不来潮,近一年多2~3个月一次,末次月经11月24日,经前右少腹痛重,舌红,苔薄白,脉滑数。

    疏方:桂枝10g,牡丹皮10g,益母草15g,玄参10g,茯苓20g,桃仁10g,炒白术10g,车前子(布包)10g,猪苓15g,薏苡仁20g,昆布20g,甘草6g,泽兰15g,夏枯草15g,生龙牡(先煎)各30g。予以四剂。

    12月7日前来复诊,其小腹疼痛减轻,舌红,苔薄白,脉滑。在上方基础上加海藻15g,予以七剂。

    以后又来复诊,在前方基础稍有加减又进20余剂。该患于2006年1月14日来复诊,述其于1月13日在某医院B超检查,子宫附件未见异常。嘱其停药。

    按 卵巢囊肿治应活血化瘀、利水渗湿、软坚散结,方在桂枝茯苓丸基础上加利水渗湿之品,桂枝茯苓丸方出自《金匮要略》,本方以桂枝温通经脉,茯苓利水去湿,牡丹皮凉血化瘀,桃仁破血行瘀,赤芍泻肝散瘀,夏枯草、鳖甲、生牡蛎、玄参、海藻、昆布等增强软坚散结功效,海藻、昆布兼以化痰;泽泻、益母草活血化瘀利水,猪苓利水渗湿;黄芪、甘草、党参为补气扶羸之品,于大队化瘀软坚药中用之,取养正则积自除之意,尚能制攻伐之太过。

    子宫肌瘤

    病例1:张某,已婚,无极县人。1989年4月20日初诊。月经10~15天一次,血量多,色淡无块,今日量稍减,伴有心悸气短,子宫约8cm×5cm×4cm,宫底后方内可见3cm×2cm增强光团,超声提示:子宫肌瘤,左侧输卵管积液。证为脾虚,气血无力,以致月经先期量多,治以键脾益气,软坚散结,消癥,方用归脾汤加减。正值经期先予止血。

    疏方:黄芪15g,党参15g,仙鹤草15g,生地黄炭30g,藕节炭6g,木香6g,阿胶15g,茯苓10g,茜草10g,炒白术8g,升麻炭6g,龙眼肉20g。

    4月28日二诊:经血已净,但身体仍感无力,面色好转,舌淡,苔薄白,脉无力。

    疏方:黄芪15g,党参15g,夏枯草15g,玄参10g,三棱8g,莪术8g,昆布20g,海藻20g,生牡蛎30g,浙贝母10g,甘草6g,予14剂。

    5月8日三诊:无明显症状,舌脉如前,因月经快来潮,预防出血多,先健脾止血。

    疏方:黄芪15g,党参15g,茯苓10g,炒白术8g,龙眼肉20g,阿胶15g,甘草6g, 鳖甲15g,昆布20g,茜草10g,生牡蛎30g,仙鹤草30g,木香15g,炒枣仁10g,藕节炭30g。予7剂。

    5月23日四诊:月经五天净,舌正常,苔薄白,脉无力。疏方:黄芪15g,党参15g,夏枯草10g,生牡蛎30g,昆布20g,桃仁10g,桂枝10g,茯苓20g,浙贝母10g,大腹皮15g,泽泻15g,猪苓15g,鳖甲15g, 玄参10g,牡丹皮10g,甘草6g。

    连服15剂。

    6月9日复诊:6月3日又到某医院做B超检查,子宫正常,宫内回声均匀,超声提示:子宫正常,左侧输卵管积液。舌正常,苔薄白,脉无力,上方再进10剂。

    6月19日复诊:月经6月15日来朝,血量不多,色红,无块,舌正常,苔薄白,脉较前有力,面色红润,上方再连服月余。

    7月20日复诊:B超提示:子宫附件未见异常,说明子宫肌瘤及输卵管积液均愈,嘱停药。

    病例2:许某,28岁,已婚,河北中医学院职工,1994年春妇科检查,子宫有一1.8×2的肌瘤,无明显症状,体质好,舌正常,脉弦.治以活血消癥,软坚散结,方用桂枝茯苓丸加味。

    疏方:桂枝10g,茯苓10g,牡丹皮10g,赤芍10g,生牡蛎30g,玄参10g,浙贝母10g,桃仁10g,鳖甲15g,昆布20g,海藻20g,夏枯草15g。

    连服月余。复查子宫正常。

    按 子宫肌瘤治以活血化瘀、软坚散结消癥,故在桂枝茯苓丸基础上仅加入夏枯草、鳖甲、生牡蛎等软坚散结药。病例1初诊证为脾虚,气血无力,以致月经先期量多。治以键脾益气,方用归脾汤加减。正值经期先予止血。当血少后或月经正常后则软坚散结消癥为主治疗。子宫肌瘤消失后,但还有输卵管积液,仍按癥瘕治疗,因有积液故加利水渗湿之品。病例2是单纯的子宫肌瘤,未有不适症状,体检时发现,肌瘤也小,故很快治愈。

    随诊观察得知,均凡癥瘕之类疾病,田教授多海藻甘草同用,利用两者相反之性以增强疗效,二者虽为相反之品,临床用之未见不良反应,且软坚散结效果更佳,且李东垣有云:“盖以坚积之瘤,非平和之药所能取捷,必令反夺以成其功也。”《外科正宗》中海藻玉壶汤治肉瘿、石瘿时海藻甘草同用即取其意。

    吾师依上法治愈子宫肌瘤与卵巢囊肿多例。但癥瘕的形成非一日之疾,其发病多由渐而甚,年久病深,日积月聚,结而成癥,治疗本病要想短期见效或求得速效实非易事。张锡纯曾有“妇女癥瘕治愈者甚少”、“治癥瘕者十中难愈二三”之说。癥瘕的形成非一朝一夕,气血痰瘀凝结成有形之癥块,用药物治疗须待以时日,当以岁月求之。(赵书明 赵家有 河北医科大学中医学院中医系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