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信息荟萃 > 正文
编号:13259902
社会“狂犬病”
http://www.100md.com 2011年10月10日 科学时报
□张林,“最后一道防线”的代价,“恐狂”现象的社会角色,理论,教科书与实践,院士建言设专项经费防治农村狂犬病
    

    对于狂犬病的恐惧,人的想像力比动物要丰富得多。董怡辰/制图

    卫生部最新发布的《狂犬病暴露后预防处置流程图》主要为临床医生诊断提供参考,对公众被犬咬伤后紧急处置也具有指导意义。

    恐慌本质上是一种社会信任危机,因此需要从社会层面进行更广泛深入的心理干预。国人对于狂犬病的恐惧,表面上是一种疾病恐慌,实质上是对公共权力的不信任。

    □ 张林

    由于公众认知及国家在防御策略上的偏差,中国在狂犬病防治上正在经历阵痛:投入巨大,却收效甚微;不仅造成公共卫生支出的低效,更大大缩减了让这种古老传染病成为历史的可能。

    同时,从风险社会的层面考虑,“恐狂(犬病)”心理的蔓延也在触碰社会安全日益敏感的神经,这种恐慌因子有提升社会风险的潜在能量。

    狂犬病病毒的最大特征是侵犯神经系统。当下,“恐狂”心理也像病毒一样正由个体向群体蔓延,侵蚀社会神经,造成社会性的恐慌。继兽狂犬病和人狂犬病之后,似乎一种新的疾病——社会“狂犬病”正在形成。

    “最后一道防线”的代价

    “咬人的狗也不知道健不健康,反正一年多了人没事儿。这种情况我还用打疫苗吗?”9月下旬,在北京市大兴区人民医院急诊,记者以患者身份咨询狂犬疫苗接种的情况。

    接诊医生告诉记者,保险起见需要打全程(5针疫苗)。“病毒的潜伏期有的长达30年,所以要打,而且打完后必须检查抗体。”

    记者随后拨打北京市12320公共卫生热线咨询,工作人员的解答是,安全起见应该接种全程免疫,但除非有免疫缺陷,否则打完疫苗后不必做抗体检测,而且北京目前没有可做检测的地方。

    记者就此咨询了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狂犬病检测中心研究员严家新 ......

您现在查看是摘要页,全文长 8374 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