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医医案研究 > 医学笔记 > 正文
编号:12343798
跟师高建忠随笔(3) 治人而非治病
http://www.100md.com 2013年3月1日 中国中医药报第3862期
     跟师高建忠随笔(3)f#rh, 百拇医药

    老师常言用药之妙在于辨证,方是随证而出的。何时该用何药,该取何方;面对一个病人,该从何入手,首方如何,之后该如何接方都是讲究策略的。f#rh, 百拇医药

    见老师治过一早泄案例,案中病人于初诊时即表现为一派虚象,脾气虚、肾阳虚。然而湿象亦很明显,纳差舌苔白黏腻。考虑到虚不受补,老师于首方中仅取苍术9克以运脾,待得脏腑功能恢复,方依次加入白术9克,党参6克,人参6克,熟地9克以补虚。之后,老师有言:“先医非不知辨证,乃不明用药次序,故病难愈尔。”f#rh, 百拇医药

    笔者喜读叶天士之书,每被其用方之精炼,用药之轻浅折服。纵然伤寒诸家,多有批叶氏用药轻浅如儿戏者,笔者深不以为然。立方之道在于辨证而非其他,若以病之大小轻重而论,实属谬矣!当代大家程门雪有言:“药物的作用,是导引,是调整,是流通。所谓四两能拨千斤是也。”可谓一语道破用药玄机。至于大剂量药物的使用,笔者亦不敢轻言是非,然深服经方大师曹颖甫所言:“予之用大量,实由渐逐加而来,非敢以人命为儿戏也。”纵用大剂量,也应为病情需要,不可以之为常。f#rh, 百拇医药

    读蒲辅周医案,见一例:陈某,男,4岁。1963年8月15日突然发热恶心呕吐,4小时抽风2次。住院治疗,患儿大便呈脓血样,有里急后重之象。翌日,面色转为灰暗,寒战高热,呼吸微弱,经人工降温16小时后方得平稳呼吸。诊时:患儿呼吸促迫,唇色淡红,腹满不硬,午前寒战,午后高热。右脉沉滞,左脉弦大而急,舌淡,苔薄白而腻。粉葛根6克,桂枝3克,白芍3克,炙甘草3克,生姜2片,大枣2枚。药后,患儿体温渐降,四肢转温。仍有脓血及里急后重,前方去桂、芍,加健脾化湿之品,调理一周而愈。本案之症不可谓不重,然蒲老不落俗之窠臼,四两拨千斤以除之,不得不令人称赞。f#rh, 百拇医药

    还有一案,出自杨德明之手。刘某,女,45岁。口噤不能语20余天,西医诊断为咀嚼肌痉挛症。诊见右颞颌关节僵硬,疼痛,不能咬嚼食物,张口约0.5厘米。舌淡苔薄白脉紧。葛根、白芍各60克,甘草30克,桂枝12克,麻黄4克,生姜、大枣各10克。水煎服,同时用药渣敷患处。药后诸症消失,未有复发。方中,虽葛根、白芍用至60克,甘草用至30克,实乃病情需要,非以此不能达到舒经缓急之功。f#rh, 百拇医药

    临床需要的是“不落窠臼”而非“以此类推”,是“圆机活法”而非“墨守成规”。老师临证亦自有其独特的用药思路,“治人而非治病”,这是老师常说的一句话。下面是一则老师治疗“癫痫”的病案。f#rh, 百拇医药

    樊某,男,76岁,2012年7月4日就诊。中风后继发癫痫,发作时四肢抽搐,口吐白沫,目睛上吊,需持续数分钟方可缓解。左上肢僵直,下肢行动不遂。言语正常,小便不禁,大便偏干,口干,不喜饮水。舌质暗红,舌苔薄腻,脉结代。处方:全瓜蒌15克,薤白12克,姜半夏9克,陈皮12克,茯苓15克,枳实9克,竹茹9克,全蝎6克,蜈蚣2条,鸡内金15克,胆南星9克,炙甘草3克。7剂,水煎服。f#rh, 百拇医药

    药后,诸症好转。其后就诊,老师或用温胆汤,或用五苓散,或取血府逐瘀汤,皆以随证变方。至六诊时,除行动仍有不利外,与就诊之初,情况大有好转。转方补阳还五汤加减,最后方中黄芪虽用至240克,亦以60克、120克、160克渐加而来。从老师的处方中,看到的是“圆机活法”,是“方随证出”,是“另辟蹊径”。“怪病多由痰生”,老师说初时治此病,可看作是治痰,但“疾病的痊愈除药物的作用外,更主要是患者的自我康复能力”,而此案中所有的治疗都是着眼于恢复患者脏腑的协调功能。(裴晋云 山西中医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