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保健版 > 两性时空 > 性事大全 > 性保健 > 性福生活 > 正文
编号:12491369
幸福与性福
http://www.100md.com 2013年5月29日 《西南航空》
    

    

    撰文/ 元 波

    幸福一词最近频频与闻。将其与民间常言的“性福”放在一起,并非开玩笑,而是因为“性福”的的确确是幸福的一个重要因素。一个没有性福的人不能说是幸福的人,至少不是完全幸福的人。可是,由于各种原因,人类居然有“谈性色变”的历史,中外皆然。

    《红楼梦》作为中国封建社会生活的“百科全书”,其实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人类人性的百科全书。“食色,性也。”《红楼梦》表现的人类“性形态”有目共睹,而特别令人触目惊心的是第十二回《王熙凤毒设相思局,贾天祥正照风月鉴》。曹雪芹独创的“风月宝鉴”是对人类的警示,但也反映了某种对性的恐惧。以《查泰莱夫人的情人》闻名世界的英国作家劳伦斯在1928年写作散文《性爱与可爱》时,也曾深深慨叹“社会对性爱相当仇恨”,“我们文明的巨大灾难就在于对性爱存在着病态的仇恨情绪”。

    在我们追求幸福指数的今天,仍然有必要端正对性福的认识和态度。概括起来,对性福第一是不能自我泛滥,第二是不能自我压抑,第三是要宽容对待。这样才能真正地充分享受性福,也就是从一个方面增加了幸福指数。

    性福的自我泛滥有多种形态,对社会有害的比如权势者、财粗者的包二奶包三奶甚至更多奶;比如青春期的性放纵,“我的身体我作主”,结果是未成年的未婚妈妈如雨后春笋。这些都是社会的灾难。性福的自我压抑可能主要表现在中老年人,尤其是女性更年期以后。女性自我压抑对她们自己是不性福的,而使她们的丈夫更不性福就不能不说可能会造成家庭的灾难。资料表明,蒋介石72岁以后停止了性福,结果前列腺病折磨他很惨。性福的宽容对待是指人们对自己的宽容和对他人的宽容,尤其是对“持不同性见者”,这样社会才会和谐。

    王熙凤能干,有些方面让男人很佩服。但她对贾瑞“毒设相思局”,说明她是一个极端偏狭、狠毒、无知的女人。贾瑞不过是喜欢她,当然也包括希望得到她的肉体。这在贾瑞来说,是个道德、心理的问题,但不是罪孽。“意淫”不是罪,正如“思想”不是罪一样。作为贾瑞的嫂子,王熙凤才是有罪的,贾瑞之死与她有着割不断的因果关系。贾瑞并未对她实施任何暴力行为。不要说你一个贾府“大管家”,在中国历史上,即便是国王被人意淫,高明的政治家也谏劝“不杀”。《晏子春秋》一书中《景公欲诛羽人晏子以为法不宜杀第十二》有此记载。一个低级官员老是盯着齐景公看,景公问他为何,此人想到不说也是死,说了也是死,不如说真话,便坦言自己喜欢景公这样的“花样美男”。居然敢饱餐寡人秀色,景公要杀他。时任“国务总理”的晏婴进谏:“拒欲不道,恶爱不祥,虽使色君,于法不宜杀也。”真正的政治家与王熙凤之流就是眼界、胆识不同。景公纳谏说,那就让他在我洗澡时来替寡人擦背吧。这样还留下一个“抱背之欢”的成语。与王熙凤不同的现代人还可以林志玲为例。据闻,有厂家将“充气娃娃”做成了林志玲的模样。她并未去与企业打官司,说:那不是真正的志玲姐姐喔,还是到影院看我的电影吧!这样的言语让人感到“志玲姐姐”不仅美丽,而且可爱。

    其实,对他人宽容不易做到,对自己宽容有时也很困难。中年以后的女性在性福问题上就是如此。她们当然有生理问题,但更多的是心理问题,意识问题。医学表明,更年期后的妇女同样可以尽情地享受性福。武则天即使很老的时候,也与她的“面首”们激情澎湃。年轻美男成为女皇的“不老之药”。当然,武则天是极其特殊的个案,而今天之女性在中年以后不要人为地压抑自我,宽容地善侍自己,不仅对本人好,对家庭和谐也有益无害。

    性爱不是一方对另一方的恩赐。劳伦斯说:“性爱从来能够使彼此间关于温暖和激情的意识相互沟通。”性爱是双方共同来创造自己的性福,双方都在付出的同时得到收获。这个过程在科学和文明的前提下,呈现妙不可言的境界。这就是“和谐”的境界。推而广之,当然有很大的积极意义。 (标题书法:唐宋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