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信息荟萃 > 正文
编号:13259917
药物滥用与药师之痛
http://www.100md.com 2013年5月31日 中国科学报
新华社供图,记者周熙檀,药房“雷区”,“把关”失效,门槛过低,规范缺失,多头监管,利益怪圈
    

    在河北省唐县白求恩纪念医院,一名药房工作人员为患者拿药。新华社供图

    在我国,每年至少有250万人发生较严重的用药不良反应,因药物不良反应造成的死亡人数达到20万。其中,8万人死于滥用抗生素。由此造成的肌体损伤及病菌耐药性问题更是无法估量。

    在巨大的用药安全隐患的笼罩下,本应担负重要责任的药师,却深陷利益纠葛的怪圈,难以得到社会认同。

    ■记者 周熙檀

    站在柜台前的王春花足足被骂了5分钟。一名男子站在药房门口,似乎没有罢休的意思。这一刻,空气也凝滞了。

    作为上海复美大药房的一名普通执业药师,王春花的处置措施无疑是正确的。该男子来购买头孢拉定,但又没有医生的处方,药店工作人员只能拒绝。在各个医药零售终端,这其实已成为一种见怪不怪的情形了。

    中国的执业药师,恰恰处在这种不尴不尬的境地中:在医院,他们被临床医生的身影所笼罩,所发挥的作用微乎其微;在医药销售窗口,他们囿于生计压力,不得不盯着销售业绩,难以体现寻医问药的职业特色。

    药师角色及其功能的缺失,某种程度上为我国用药安全埋下深重而持久的隐患。

    在我国,每年至少有250万人发生较严重的用药不良反应,因药物不良反应造成的死亡人数达20万。其中,8万人死于滥用抗生素。由此造成的肌体损伤及病菌耐药性问题更是无法估量。

    在巨大的用药安全隐患的笼罩下,本应担负重要责任的药师,却深陷利益纠葛的怪圈,难以得到社会认同。

    药房“雷区”

    在医院,药房往往是纠纷最集中的“雷区”。“为什么窗口纠纷多?很多情况是因为审方发现了问题。”协和医院药剂科主任药师史亦丽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深有感触地说。

    通常的诊断流程结束后,如果遇到处方不清等问题,药房一般会要求患者去找医生核实处方,这种情况最容易引发患者的不耐烦。实际上,这个步骤恰恰是药师在向患者暗示:处方可能存在用药方面的风险。

    然而,这一步骤经常会被患者忽略甚至误解。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医院药剂科曾对2011年门诊药房窗口审核登记的1026例不合格处方进行统计分析。结果显示 ......

您现在查看是摘要页,全文长 9224 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