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保健版 > 两性时空 > 性研究 > 性教育 > 信息 > 正文
编号:12463862
方刚:告诉孩子性是什么
http://www.100md.com 2013年11月22日 生命时报

     北京林业大学性与性别研究所所长方刚k*wm, 百拇医药

    2011年7月,方刚在北京亚运村社区为孩子们讲解性知识。k*wm, 百拇医药

    “为什么妈妈有乳房,爸爸没有?”k*wm, 百拇医药

    “女人才有乳房,男人没有,男女有别。”k*wm, 百拇医药

    “为什么男人跟女人睡在一起会生小孩?”k*wm, 百拇医药

    “因为他们做爱了,这是两个成年人表达爱情的方式之一。你没成年,不应该做。”k*wm, 百拇医药

    面对孩子们千奇百怪的性疑问,家长们常常感到很为难,而北京林业大学性与性别研究所所长、性社会学博士方刚给出的答案,则简单干脆。他说,就是要坦然地告诉孩子们性是什么。k*wm, 百拇医药

    首场青春期性教育夏令营k*wm, 百拇医药

    长久以来,性在中国式教育中一直讳莫如深:生理课上,每逢学到男女生殖器,老师会让学生“自习”;异性青少年一有亲密举动,就可能被勒令退学。针对这样的现状,方刚给《生命时报》记者讲了一个有意思的小故事:父亲和5岁的儿子一起看电视,当电视上出现男女接吻、搂抱等亲热镜头时,父亲就会把孩子支开,说:“爸爸口渴了,快去帮我倒杯水。”如此反复几次,儿子奇怪地问:“爸爸,为什么电视上一有人亲嘴儿,你就会口渴呢?”这件事听起来像个笑话,实则折射出了中国家长对性的态度:遮遮掩掩,躲着不说。k*wm, 百拇医药

    不过,这些年情况逐渐有所转变。“尤其是今年,每隔一段时间就有青少年遭受性侵的案件曝光,媒体穷追不舍,民众大声吐槽,学者高呼严惩,我们似乎突然间进入了全民高度关注青少年性侵犯、性教育的时代。”方刚告诉记者,现在很多家长、老师已经认识到性教育的重要性,这是非常好的事。“但光重视还不够,我希望能够趁热打铁,借着反性侵犯的东风为中国性教育做些什么,促成性教育事业的完善和成熟。”k*wm, 百拇医药

    正如方刚所说,他一直在努力为青少年性教育“做些什么”。今年7月,他开设并主持了全国首期“青春期性教育夏令营”。在这个中学生和家长共同参与的夏令营活动中,方刚直切主题,和孩子们面对面地谈论性,用漫画、动画等形式向孩子们讲解性的生理、心理、文化知识,引导学生们一起讨论成长与亲密关系的话题。9月,他先后在广东、山东、四川、北京等多地进行性教育教师的培训。最近,他则致力于主编青春期性教育课程教案库,计划通过108堂课对学生进行全面深入的性教育。

    性教育不光讲“纯洁”tf[u, 百拇医药

    “孩子太小,还不适合接受性教育,等他长大些再说吧。”“性很危险,你要保持纯洁,什么都不用懂,千万别去碰。”“这是目前常见的两个性教育方面的误区。”方刚说,经常有人问,孩子多大接受性教育比较合适。“其实,从专业角度来说,性教育从出生那天就已经开始了,家长对待性的态度,对孩子各种疑问的解答方式,就是一种性观念和性态度的传递。”所以,方刚认为,性教育越早越好,最晚也要在孩子开始提问时,就要及时地回答他们,千万不能亡羊补牢,那样就为时已晚。tf[u, 百拇医药

    方刚说,通常情况下,孩子两三岁时就会问父母“我从哪里来”,这是性教育最好的契机,千万不要欺骗他们,而应告诉他们真相。浴室是进行性教育非常好的场所,孩子和父母一起沐浴时,可以告诉他们一些关于身体的知识,很自然,也是去除身体和性部位的神秘感、羞耻感的一个过程。tf[u, 百拇医药

    在频繁发生的性侵犯事件后,很多家长和老师开始告诉孩子性很危险,要保持“纯洁”,只有躲着他人,才能防范性侵。这样的教育方式正是方刚所担心的。“这种‘纯洁教育’,又称为‘守贞教育’,是一个严厉禁止的教育。但‘禁止’有可能让情况更糟,导致孩子更加好奇,更想尝试,却仍不知道如何保护自己,对他人负责。”方刚说,性是一件美好的、具有正面价值的事,如果我们不讲性教育,只讲性侵教育,青少年慢慢地就会把性与侵害联系到一起,对性产生恐惧和厌恶等心理。tf[u, 百拇医药

    在方刚看来,性教育是人格教育、人生教育的一部分。他提出了“赋权型性教育”的理念,也就是说,孩子有权力获得正确的性教育,有权力知道性是什么,亲密关系是什么,然后他们才有能力思考和判断自己应该怎样面对性的问题。对家长和老师来说,就是要把真实的生活告诉孩子,培养孩子在知情的基础上,做出对自己和他人负责任的选择。方刚解释说:“这样的教育,是保护而不是禁止,是给予而不是剥夺。当孩子明白自己有身体权时,就会懂得向不舒服的触摸说不,就会懂得保护自己,减少性侵犯的发生。”tf[u, 百拇医药

    让性教育成为必修课tf[u, 百拇医药

    曾有一位基层的老师在博客上联系方刚,希望他能去给老师们做些性教育方面的培训,但最终因为学校考虑到性教育与升学率没关系,还很可能“费力不讨好”遭到家长反对而搁置了。“这就是目前中国性教育的现状。”方刚说,很多人已经认识到性教育的重要性,实施起来却困难重重,比如会面临来自家长和社会观念的阻碍,这让性教育的“萌芽”随时可能夭折。tf[u, 百拇医药

    “与国外相比,我们的性教育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方刚介绍说,瑞典、英国等欧洲国家是全世界做性教育最好的地区,他们有专门的法律规定和完善的性教育体系,孩子从幼儿园一直到大学都会接受系统的性教育。在台湾,教育部门有一个检查制度,如果学校不设置性教育相关的课程,或者性教育课没有上满,学校都会受到处罚。“我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也可以把性教育真正带入课堂,推动教育部门尽早把性教育课纳入整个教育体系,让孩子通过学校获得科学的性知识。”▲(唐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