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医疗版 > 疾病专题 > 内分泌科 > 糖尿病 > 诊断治疗 > 正文
编号:12541720
糖尿病也能推拿治疗吗?
夏收、冬藏之时 临床推拿防复发
http://www.100md.com 2014年1月8日 北京晚报
夏收、冬藏之时 临床推拿防复发

     糖尿病也能推拿治疗吗?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推拿疼痛科主任刘长信教授表示,临床发现,推拿按摩不失为防治糖尿病的一种行之有效的治疗手段,尤其适合II型糖尿病的治疗。为防止复发并维持长期疗效,建议糖尿病患者每年在夏季和冬季延续两次治疗,每次连续两个疗程。

    推拿治疗有据可循

    目前业界对推拿治疗糖尿病尚且存在争议,主要归结为以下两点:是否有复发风险?能否起到持续降糖的作用?对此,刘长信教授表示,目前科室正在做推拿治疗糖尿病的病例搜集工作,对30多个案例进行了长期跟踪调研后发现,推拿疗法确实具有很好的降糖作用。对轻度、中度糖尿病患者的治疗效果明显,同时也可帮助重度患者降糖,减少其用药量,改善其症状。

    推拿能治疗糖尿病,首先有中医经络原理可循。中医讲“通则不痛,不通则痛”,糖尿病的患者在相关的经络穴位上可以摸到不同的筋节、囊性痞块等异物,这些即是经络不通的表现。通过一段时间推拿手法治疗,这些异物就会随之消失,经络疏通脏腑功能得到改善,相应患者的临床症状会有所缓解,血糖可降至正常范围。

    其次,当进行手法治疗时,在对经络穴位神经刺激的同时,也对相关脏器的体表感受器进行了相关刺激。这些良性刺激到达中枢神经使其作出指令,刺激胰岛素分泌,加速血糖利用。

    此外,临床治疗中发现糖尿病患者在背部七至九胸椎间隙会有不同程度的压痛,而且个别人还存在棘突偏歪、小关节紊乱的情况。若只对患者痛点部位进行手法刺激,其疗效不如增加小关节紊乱整复的效果。刘长信教授表示,“这点说明糖尿病的发生和关节紊乱压迫支配内脏神经是有一定关联的,所以手法整复错位治疗糖尿病是有解剖结构的理论做支持的。”

    刘长信提醒患者,接受推拿治疗之前,糖尿病患者应进行相关检查,如远红外成像检查、糖化血红蛋白检查、尿糖检查以及生化检查等。

    坚持治疗或可停药

    一般来说,糖尿病患者一旦被证实都会及时就医。大部分患者采取的是速效降糖的方法,口服药物或注射胰岛素。北京东直门医院推拿疼痛科刘利民医生提醒患者,若接受了药物治疗通常很难再停止,即使偶尔一次忘记服药血糖也会升高。这就迫使患者牢记每天要口服药物。

    久服降糖药物治疗的患者,除去药物的治疗作用,可能还会出现一些副作用,如腹泻、恶心、呕吐、胃胀、消化不良、腹部不适及头痛等。刘利民表示,推拿治疗糖尿病只要手法得当,没有副作用。因为推拿手法治疗糖尿病,是利用纯物理疗法来改变体内的内分泌变化,提高胰岛素的利用,以达到治疗目的,对肝肾没有损伤。

    “一般来说,接受推拿治疗一到两个疗程后患者的血糖大多会有不同程度的降低,后逐渐进入正常范围,慢慢开始减药,有患者甚至可以停止用药。”据刘利民介绍,糖尿病初期的患者如果是刚刚服用药物不足一周,若停药未给患者造成任何影响,则可停用口服药物。

    “若服用药物一周以上,或立即停药会对患者带来危险,则不能马上停用口服药物。”刘利民表示,此时推拿和药物两种方法应配合治疗,同时注意监测血糖,一旦血糖降至正常数值,或偶尔出现低血糖现象,就可适量减药。每次递减上次用药总量的20%,一直降到原始药量的20%,血糖在正常范围即可停药。”

    “吃药用腿不用嘴”

    推拿手法很适合治疗二型糖尿病。刘利民解释,因为二型糖尿病大多是后天所得,以功能性病变居多,而推拿正是治疗功能性病变的优势选项。而一型糖尿病属自身免疫系统缺陷病,推拿治疗效果不佳,临床中接受推拿治疗的多属二型糖尿病患者。

    推拿治疗糖尿病的同时,临床可配合中药药茶—降糖茶、膏摩、脐贴、热敷、经络腿疗等综合治疗。其中,药茶是将中药粉碎成粗粉或切割制成小段、细丝,像饮茶一样供病人服用,以达到祛邪治病、防病保健的中药剂型,较适合二型糖尿病患者的治疗。

    刘长信教授经过20多年临床研究,创制了经络腿浴疗法,用于防治数十种常见慢性病,取得了较好疗效。近几年,刘长信运用腿浴疗法在糖尿病治疗方面做了大量研究,通过腿浴降糖药物透皮吸收,对糖尿病进行治疗,达到“吃药用腿不用嘴”的目的,减轻了糖尿病患者的多器官损害,有效减少了并发症的发生。

    刘长信医生提醒患者,为了维持巩固疗效,每年应该在夏季和冬季延续两次治疗,每次连续两个疗程,因为中医讲消渴症多与脾肾阳虚和阳明湿热相关。

    “需要注意的是,接受推拿治疗糖尿病的患者在治疗期间同样要严格控制饮食。”刘长信医生强调,在推拿治疗期间患者的血糖处于不稳定状态,各个脏器的功能还处于薄弱期,这时如果不加控制饮食可能加重脏腑器官的负担,使之病情加重。 (阳叶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