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医药 > 中医专业 > 中医方剂 > 常用方剂 > 清热剂 > 清脏腑热 > 白头翁汤 > 正文
编号:12532102
清热剂——白头翁汤
http://www.100md.com 2014年1月12日 国医在线
     白头翁汤

    出自《伤寒论》

    【组成】 白头翁二两(15g) 黄柏三两(12g) 黄连三两(6g) 秦皮三两(12g)

    【用法】 上药四味,以水七升,煮取二升,去滓,温服一升,不愈再服一升(现代用法:水煎服)。

    【功用】 清热解毒,凉血止痢。

    【主治】 热毒痢疾。腹痛,里急后重,肛门灼热,下痢脓血,赤多白少,渴欲饮水,舌红苔黄,脉弦数。

    【方解】 本方所治之证,是因热毒深陷血分,下迫大肠所致。热毒熏灼肠胃气血,化为脓血,而见下痢脓血,赤多白少;热毒阻滞气机则腹痛里急后重;渴欲饮水,舌红苔黄,脉弦数皆为热邪内盛之象。治宜清热解毒,凉血止痢之法,俾热毒解,则痢止而后重自除。故方用苦寒而入血分的白头翁为君,清热解毒,凉血止痢。黄连苦寒,泻火解毒,燥湿厚肠,为治痢要药;黄柏清下焦湿热,两药共助君药清热解毒,尤能燥湿治痢,共为臣药。秦皮苦涩而寒,清热解毒而兼以收涩止痢,为佐使药。四药合用,其奏清热解毒,凉血止痢之功。

    本方与芍药汤同为治痢之方,但本方主治热毒血痢,乃热毒深陷血分,治以清热解毒,凉血止痢,使热毒解,痢止而后重自除;芍药汤治下痢赤白,属湿热痢,而兼气血失调证,故治以清热燥湿与调和气血并进,且取“通因通用”之法,使“行血则便脓自愈,调气则后重自除”。两方主要区别在于:白头翁汤是清热解毒兼凉血燥湿止痢,芍药汤是清热燥湿与调和气血并用。

    【运用】

    1.辨证要点:本方为治疗热毒血痢之常用方,临证以下痢赤多白少,腹痛,里急后重,舌红苔黄,脉弦数为证治要点。

    2.加减法:若外有表邪,恶寒发热者,加葛根、连翘、银花以透表解热;里急后重较甚,加木香、槟榔、枳壳以调气;脓血多者,加赤芍、丹皮、地榆以凉血和血;挟有食滞者,加焦山楂、枳实以消食导滞;用于阿米巴痢疾,配合吞服鸦胆子(桂元肉包裹),疗效更佳。

    3.现代运用:阿米巴痢疾、细菌性痢疾属热毒偏盛者,可加减用之。

    【文献摘要】

    1.原方主治

    《伤寒论·辨厥阴病脉证并治》:“热利下重者,白头翁汤主之。”

    “下利欲饮水者,以有热故也,白头翁汤主之。”

    2.方论选录

    汪昂《医方集解·泻火之剂》:“此足阳明、少阴、厥阴药也。白头翁苦寒能入阳明血分,而凉血止澼;秦皮苦寒性涩,能凉肝益肾而固下焦;黄连凉心清肝,黄柏泻火补水,并能燥湿止痢而厚肠,取寒能胜热,苦能坚肾,涩能断下也。”

    许宏《金镜内台方议》卷10:“大利后、津液少、热气不散,则广肠燥涩而下重也。下重者,欲下不出之意。今此厥阴条中所载,热利下重,渴而欲饮水者,乃阴虚生热之盛也。亦必用苦寒之剂治之方已,非可作阴虚而用温剂也。故用白头翁为君,黄连为臣,黄柏为佐,秦皮为使,以此四味苦寒之剂而治下痢症者,知其热盛于内,苦以泄之也。”

    【临床报道】

    白头翁汤加味保留灌肠治疗放射性直肠炎。日1剂,水煎服,保留灌肠2小时,每日1~2次,10天为1疗程,疗程间隔2日。疗效标准:治愈:症状、体征完全消失,直肠镜复查示正常;好转:症状、体征 明显改善,直肠镜复查示好转。本组42例,用药1~3个疗程,治愈29例,好转13例,随访38例,5例复发。 [屈统红.白头翁汤加味保留灌肠治疗放射性直肠炎42例。浙江中医杂志 2000;35(7):288]

    【实验研究】

    选择新西兰家兔和Wistar大鼠各分为三组:Ⅰ组清热解毒制剂,Ⅱ组白头翁汤制剂,Ⅲ组上述两药配伍组。结果显示白头翁汤与清热解毒药相配伍,能使大肠杆菌内毒素造模家兔血浆内毒素明显减少,血液粘度明显增加,凝血酶原时间明显缩短,血球压积明显增高,5羟色胺明显减少,纤溶活性减弱,对家兔机体起到明显的保护作用。从白头翁对造模家兔,正常大鼠的作用的结果分析认为,白头翁汤及其与清热解毒药配伍制剂对造模家兔血液的保护作用是通过清热解毒对抗大肠杆菌内毒素对家兔的损害,防止弥漫性血管内凝血(DIC)的发生和炎性反应,达到解毒的目的。[宋崇顺,等.白头翁汤与清热解毒药相配伍的实验研究。 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 1998;4(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