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保健版 > 家庭健康 > 预防保健 > 生活方式 > 吸烟 > 戒烟 > 正文
编号:12491354
“无烟日”里说戒烟
http://www.100md.com 2014年5月31日 《中国之韵》
    

    

    文/钱欢青 编辑/赵学美

    5月31日,世界无烟日

    据说世界卫生组织原定的世界无烟日是4月7日,之所以后来改成5月31日,是想提醒诸位喜欢烟草的人:明儿可是六一儿童节啦,为了少让孩子们吸二手烟,诸君赶快戒烟吧!

    劝人戒烟,自然是因为烟草有害健康,虽然曾经很长一段时间,人们对此存在争议,但如今,它已经成了人们的共识。1492年,哥伦布首度在美洲接触烟草,然后引进到欧洲,逐渐传布全世界。在吸用烟草的初期,有人说吸烟能防瘟疫,1665年伦敦大瘟疫时就曾以吸烟作为防疫措施。但是,反对吸用烟草的力量也很强大,早在1602年,伦敦大主教之死震惊了世界,因为人们认为他是吸烟致死。于是英国国王詹姆士一世发动了禁烟运动,并亲自写了《对烟草强烈抗议》的文告。随后,世界上不少国家颁布了法规,禁种、禁售、禁吸烟草。而在学术上首次提出吸用烟草有害于健康论文的是1795年德国的赛玛林格,他认为吸烟斗的人容易生唇瘤。20世纪50年代以来,全球范围内已有大量流行病学研究证实,吸用烟草是导致肺癌的首要危险因素。

    烟草传入中国,是在明朝,此后逐渐流行。虽然明崇祯十二年(1639)皇帝曾明令禁烟,清康熙十二年(1673)朝廷也曾颁发禁烟令,而且早在明崇祯十六年(1643)方以智就在其《物理小识》一书中指出“烟草久服则肺焦,诸药多不效,其症为吐黄水而殁”,但抽烟之风还是屡禁不止。

    既已认识到了吸烟的危害,为了身体健康,很多人便会想要戒烟,而吸烟易成瘾,戒起来并不容易,戒烟的趣闻也便层出不穷。

    有人觉得艺术家抽烟“有范儿”,但艺术家中不乏“说戒就戒”的典型。齐白石年轻的时候,烟瘾很大,不论雕花做工还是写诗绘画,动手前总要咕噜咕噜吸一阵水烟。后来,他在别人的劝告下,决心与烟相别,当众将身上携带的烟筒、烟盒远远抛入水中,并吟出十字一联:“烟从水中去,诗从腹中来。”

    “说戒就戒”的还有我国著名教育家张伯苓。1920年的一天,他在南开大学上课时,发现有个学生手指被烟熏黄了,便严肃地劝告那个学生:“烟对身体有害,要戒掉它。”没想到那个学生不服气地说:“那您吸烟就对身体没有害处吗?”张伯苓歉意地笑了笑,立即唤工友将自己所有的吕宋烟全部取来,当众销毁,还折断了自己用了多年的烟袋杆,诚恳地对学生们说:“从此以后,我与诸同学共同戒烟。”打那以后,他再也不吸烟了。

    然而,“说戒就戒”确实需要有极大的毅力。大部分人还是在“戒而复吸”的道路上久久徘徊。被梁启超叹为“有史以来不一二睹之大人”的晚清名臣曾国藩,就在戒烟的道路上走了十年之久。

    曾国藩17岁就受父亲的影响染上烟瘾。21岁时,因为吸烟而受到老师的训斥,遂发狠戒烟,有意思的是,他还专门为戒烟给自己取了个号——涤生。按照他自己的解释:“涤者,取涤其旧染之污也;生者,取明袁了凡之言。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以后种种,譬如今日生。”然而“初戒吃烟,如失乳彷徨”,坚持了一两个月,曾国藩终于忍不住,复吸了。

    在涤生先生“戒而复吸,吸而复戒”长达十年的戒烟史中,有一回特有意思:为了表示自己戒烟的决心,涤生先生叫来一众好友,当着大家的面砸了自己珍爱的水烟壶和其他烟具,还把烟叶也给烧了!然而没过多久,他又买了新的水烟壶、新的烟具。“旧染之污”既未涤走,“今日之生”自然也无从谈起了。

    不过,到了32岁那一年,有一天晚上,曾国藩却悄悄地砸了水烟壶、烟具,然后回到书房,写下了著名的“日课十二条”,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复吸。

    有人戒烟易,有人戒烟难,而有人却压根儿就不愿戒烟。据说纪晓岚除了吃饭、睡觉、见皇帝外,其余任何时候,都是手握大烟袋,不停地吞云吐雾。有一次,乾隆皇帝驾临圆明园,巡视《四库全书》的编纂情况,纪晓岚正一边吸烟,一边不停地忙碌,一锅烟刚刚吸到一半,忽然听到“万岁爷驾到”的喊声,匆忙间忘了灭掉烟火,将烟锅随手插入靴筒里,跪在地上向皇上请安。后来站起来回话时,觉得脚踝上火辣辣的痛,原来是烟锅里的火将袜子烧着了。但此时乾隆皇帝在说话,他也不好打断,只得咬牙站着,但究竟站立不住,痛苦得涕泪横流。此后,有人劝其戒烟,他却说,诸君只见我深受其累,却不知我深受其利。每天捉管之时,吸上几口便思如泉涌,挥洒自如,缺乏它时,便文思枯燥,寂寞难耐啊!

    不愿戒烟者会将纪晓岚引为“知音”,想戒烟者会以齐白石为榜样,想戒而往往复吸者则可以曾文正公为楷模。纪晓岚之“不戒烟”融合在其生活和艺术的极大通透酣畅之中;曾国藩之十年戒烟路,则与其心性之磨砺同步,下的是“反省”和“修身”之功。对我等碌碌凡人而言,则需要透过“戒与不戒”的表象,去汲取他们更值得我们深思的精神光泽。至于一时还戒不了的,那么至少亦该奉行西人所谓的“消极自由”——别在公共场合吸烟,给别人免吸二手烟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