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保健版 > 家庭健康 > 四季保健 > 夏季 > 冬病夏治 > 正文
编号:12535250
冬病夏治红火背后藏隐忧
http://www.100md.com 2014年7月24日 国医在线
    冬病夏治红火背后藏隐忧冬病夏治红火背后藏隐忧

    图为:头伏首日,妈妈们带着孩子“组团”到武汉市中医医院敷贴

    图为:武汉市儿童医院敷贴现场

    昨天是头伏首日,江城各大医院再次迎来“冬病夏治”的高峰。

    记者昨天在武汉市中医医院、湖北省中医院等地看到,医院的大厅和院落内,里三层外三层地等满了前来敷贴的市民。相比往年,敷贴人群的热情仍在上升,有的社区大妈相邀十几人一起来敷贴,也有相熟的妈妈们带着孩子像赶集一样来到医院,而且,来自新城区黄陂、新洲的患者也越来越多。

    十年前,冬病夏治在江城还只有少数人知晓,参与者仅过千人。但十年的发展,因疗效好持续敷贴者、因好奇前来尝试者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多,浩浩荡荡的敷贴大军,使得冬病夏治盛况空前。

    只是,在冬病夏治日渐成为夏日一景的同时,其渐渐衍生的变化也让人有了一些隐忧和思考。

    【现场

    提前来晚点走 医生忙得饭都没时间吃

    昨日清晨6时刚过,武汉市中医医院就开始慢慢拥挤,多数诊室都为敷贴的人们让出了大半。

    正带着孙女排队的王婆婆告诉记者,4年前,年仅5岁的孙女患上过敏性鼻炎,眼看着就要发展成哮喘,第二年就去耳鼻喉科贴了鼻炎贴,还顺带吃了些汤药。这三年来,孙女发病次数真的减少很多。为巩固病情,赶着头伏首日,她一大早就带孙女来敷贴了。

    据了解,为不让患者久等,每年入伏后,医生们5点就往医院赶,晚上还会延长一小时下班,连饭都顾不上吃一口。望着摩肩接踵的大厅和走廊,该院医务科主任黄金元告诉记者:“每年敷贴人数以20%的速度增长,不仅年龄层越来越广,外地患者也越来越多。”

    而为冬病夏治忙碌的,不仅仅是门诊敷贴的医生。在位于东西湖的武汉市中医医院药学基地,每年从4月份起,工作人员就开始制作敷贴,每天两波人轮班,一直要马不停蹄地忙到这一季敷贴结束。“今年15个科室都在敷贴,每个科室所用配方都不相同,尽管已经加派人手制贴,但也只能基本满足需求。”药学基地的一位医生介绍道。

    【算账

    六万人赶头伏 冬病夏治成千万级产业

    昨天,同济医院、协和医院以及湖北省中医院、武汉市一医院等地以及武汉仁爱医院等20多家医疗机构,同时开展冬病夏治敷贴。记者根据多家医院所提供的数据,昨日前往江城20余家医院敷贴的市民,保守统计超过6万人。其中,集中到省市两家中医院敷贴的人数,就占到总数的一半以上。“来做敷贴的,从2岁到80岁不等,20-40岁之间的青年人较往年数量在增加。去年仅我这一个科室,就有3200多位病人来敷贴。”武汉市中医医院耳鼻喉科陈祖华主任说。

    据了解,今年头伏、中伏、末伏三次敷贴的价格,大多数医院在180-250元之间。记者粗略算了一下,如果按单一病种三次敷贴为200元来计,今年武汉市各医院的冬病夏治收费总额应该在1200万元以上,这还不算部分患者会同时治疗多种疾病。

    【乱象

    李鬼医托频现 打大医院牌子招揽患者

    传统医学,在冬病夏治这一项上,经过十年慢火熬制,“煨出”一个生机勃勃的市场。只是,在“冬病夏治”的市场蛋糕越做越大、老百姓得到实惠的同时,抢食这块蛋糕的各种机构也越来越多:众多私人诊所、药店甚至网店,也纷纷打出“冬病夏治”招牌,招揽患者。有些诊所甚至打着冬病夏治的旗号,治疗不孕不育、肥胖、近视、痔疮等,可谓是“包治百病”。

    记者留意到,以万能著称的淘宝,眼下有三四百家店铺在销售冬病夏治贴,其中有一些价格格外诱人,三贴加起来最低只要20元钱。其中一家店铺内,店主截图显示的买家中,有十多个订单来自外地医院和药店,医院具体名称被隐去,只留下了人民医院、中心医院的字样。这说明,这些医院的敷贴处方竟然来自网购。

    在江岸区一个私人诊所门口,记者问一位正在等候敷贴的魏太婆,是否了解该诊所有无敷贴的资质,她有些茫然地回答道:“没听说过敷贴要具备什么资质呢!”“每年,都有一些不法分子冒充我们医院,自己找地点做冬病夏治,还称跟我们是合作关系,还有一些诊所甚至将冬病夏治的传单发到了医院里面,直接将病人带到外面去敷贴。”武汉市中医医院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对此,他们也很无奈,只能一再向患者宣传自己的正规敷贴点。

    有业内人士称,由于冬病夏治市场大,且属外用药,除可能产生过敏等问题外,没有什么特别严重的副作用,因此,大家才会一哄而上抢食。但长此以往,这种无序和混乱势必对冬病夏治这个中医品牌产生极大伤害,令人们失去对中医的信任。

    【监管

    医院“各自为政” 三伏贴无统一质量标准

    “冬病夏治”到底有没有从业规范或准入门槛?记者了解到,去年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下发关于加强对冬病夏治穴位贴敷技术应用管理的通知,规定“三伏贴”服务的机构应为具有卫生行政部门、中医药管理部门核准登记的中医科、中西医结合科或民族医学科诊疗科目的医疗机构。但目前对于“三伏贴”的质量标准却没有一个统一的规定。

    武汉市中医药学会膏方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张义生,曾在2011年进行了一项黑膏药的工艺和质量标准研究课题,希望能按照药品的方法来制定标准,结果发现,到目前为止只能对生产流程进行控制,却不能按照西药的标准,对药物进行完全定性定量。“在高温下药粉发生了复杂的化学反应,药品成分的具体分子式却难以表述。此外加工工艺也会因季节和温度有改变,这样就更难标准化。”

    一位医院药剂科负责人告诉记者,医院曾向市食药监局报备冬病夏治的药品,得到的回复是,目前冬病夏治的敷贴,既没有被纳入医院自制剂管理,同时也不像创可贴一样是一种医疗器械。“所以,各家用的原料制作敷贴,用后效果如何监测,以及制作的统一标准全都没有。只有一些医院在制定各自的流程和规范,是一种自觉自愿的行为,更多的则因缺乏监管,处于‘裸跑’状态,”这位负责人说,“正因为不好监管,所以那些在网上、在药店卖冬病夏治贴的,才有空隙打政策擦边球,浑水摸鱼。”“从当下的情况来看,冬病夏治要做到明确化、标准化,还要走很长的路。在此之前,只能提醒患者擦亮眼睛进行选择。”张义生有些无奈地说。

    


    参见:首页 > 新闻 > 热点关注 > 特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