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健康新闻 > 正文
编号:12526190
上海踩踏 急救60小时
http://www.100md.com 2015年1月8日 健康时报
上海踩踏 急救60小时

     上海长征医院胸心外科主任王志农正在查房

    新闻背景:2014年12月31日晚11时35分,上海市黄浦区外滩陈毅广场,群众自发进行的迎新年活动中发生拥挤踩踏事件。截至1月4日上午11点,外滩踩踏事件共造成36人死亡,49人受伤。

    群体踩踏事件已经逐渐成为社会安全的一种潜在隐患。当意识到危险时,奔跑、逃生是人类的本能。大多数都会因为恐惧而“慌不择路”,引发拥挤甚至踩踏。

    ■走走停停是前兆

    据科学网公众微信:走走停停状态是人流进入临界状态的前兆。作为个体需要迅速尽快沿着切线方向脱离人流,离开危险地带。你错过这个阶段,后面基本是逃生无术了。另外一方面,参加集会尽量避免去大的拐角、狭窄通道、有台阶、人流停驻观看的地方。尽量靠着有攀爬可能的地方,因为真的发生踩踏的时候,撑开左右的努力往往是徒劳的,电线杆上、矮墙上反而是最好的避难所。

    ■如何自防自救

    据《图说灾难科普自救避险逃生》(中华医学会灾难医学分会主编):

    遭遇拥挤人群。当发觉拥挤的人群向着自己行走的方向拥来时,应该马上避到一旁,不要盲目奔跑,以免摔倒,不要逆着人流前进。若身不由己陷入人群中,应保持左手握拳,右手握住左手手腕,做到双肘与双肩平行,微弯下腰,双肘在胸前形成牢固而稳定的三角保护区,低姿态前进。尽量抓住旁边一些坚固牢靠的东西,如路灯柱、栏杆等。

    出现混乱局面。在拥挤的人群中,当场面出现混乱时,要时刻保持警惕,关注脚下千万不能被绊倒,避免自己成为拥挤踩踏事件的诱发因素。当发现自己前面有人突然摔倒时,马上要停下脚步,同时大声呼救,告知后面的人不要向前靠近。若被推倒,要设法靠近墙壁。面向墙壁,身体蜷成球状,双手在颈后紧扣,以保护身体最脆弱的部位。

    事故已经发生。当拥挤踩踏事故发生后,应及时联系外援,寻求帮助,赶快拨打110、999或120等。同时在医务人员到达现场前,抓紧时间用科学的方法开展自救和互救。当发现伤者呼吸、心跳停止时,要赶快做人工呼吸,辅之以胸外按压。

    据@虾米妈咪(原上海市儿童保健所儿科医生余高妍)的微博:

    身高低力气小的孩子最容易遭到踩踏,所以对孩子的安全教育任何时候都尤为重要。用讲故事、角色扮演等方式,与孩子讲解踩踏事故的严重后果和可能原因,让孩子尽早形成危险意识,自觉远离人多拥挤的场合。

    截至1月3日,长征医院胸心外科主任王志农教授已经不眠不休60个小时了。

    他所在的第二军医大学长征医院位于上海南京路,是距离外滩出事地点最近的三甲医院,加上又是全军急救医学中心和上海市创伤急救中心,因此该院成为此次踩踏事件伤员的重要救治基地,前后收治了28名伤员,也是本次收治人数最多的医院。

    1月1日零时15分,长征医院收治首位伤员

    长征医院影像科的一名医生施晓雷恰好参加了这次跨年倒计时活动。

    当时,施晓雷和同事正顺着人群慢慢往北挪的时候,突然从后方传来喧闹声,等走近一看才发现路障后躺了一个人,有警察正在做胸外按压。

    施晓雷和同事以医务人员的身份进入隔离栏协助警察抢救,由于光线缘故,看不清伤者的脸色及瞳孔,但呼吸和颈动脉搏动已经无法探及。施晓雷赶紧把伤员抱上一辆可能是临时征用的面包车,在两名警察的陪同下向医院疾驰,后来又加入了一辆警车开道。一路上,施晓雷和同事还有一名警察轮流给伤者做心肺复苏,另一名警察随时与外界联系,中途施晓雷还给值夜班的同事打电话让他通知预检准备接人,当时是零点十五分。

    这个伤者,成为长征医院收治的首位伤员。

    回医院后,一路开辟绿色通道抢救,但最后这个伤者还是去世了。没能把病人救回来,这令持续抢救的施医生和同事十分失落。

    根据上海卫计委公开发布的信息表明,8分钟救护车已经到达现场。同时,上海市卫计委紧急通知长征医院:马上会有大批伤员到达长征医院救治。

    凌晨1时左右,抓住要害比及时抢救更重要

    接到医院总值班员卢良庆副院长的报告后,长征医院院长郑兴东果断下达命令,并迅速成立由他任组长的伤员救治指挥小组。

    凌晨1时18分,一名处于昏迷状态、全身多处出血点的极重度伤员被送至医院,急救科副主任单红卫迅速带领身边医务人员展开急救。

    与此同时,瑞金医院一共收治了12名病人,同样在第一时间组织了涵盖医院各相关科室的医疗专家组,包括急症、ICU、重症、外科、骨科、胸外、神经外科、心理科等各科主任赶赴医院。

    凌晨1点10分,上海瑞金医院急诊科毛恩强主任接到抢救室朱?医生的电话,成为第一个赶到现场的科主任,由于心急如火,他赶赴医院时连家门都没顾得上关。

    伤员一到,每位医务人员立刻开始紧张有序的救治,验伤、分类、生命体征维护、气管插管、心电监护、呼吸机等一切都有条不紊。

    伤情轻重需要判断明确。瑞金医院一共收治了12名病人,抓紧时间是一方面,对这些伤员的救治也要先作判断。瑞金医院副院长陈尔真介绍,同样是躁狂,意识不清,有的患者是因为颅内出血,严重时需要上呼吸机抢救;有的患者则是一言不发,并每隔15分钟从床上坐起,表现为轻度的烦躁和惊恐,这时排查好生命系统问题后,发现是创伤性精神障碍。还有一名突发失明的16岁小姑娘呈现木讷状态,到底是因为脑内出血还是别的问题,急救科请了眼科、神经外科等科室检查,并做了头颅的CT检查,在经过一系列检查后确定是创伤性短暂失明。

    判断病情的轻重缓急和救治及时同样重要。

    一些遇难者在外滩现场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根本等不到抢救,这让在场抢救人员都痛心不已。一名19岁的中学生,在送来时已经没有心跳和呼吸,但是住院总倪童天医生、周与华医生、朱?医生不愿放弃,仍然坚持轮流做心肺复苏,希望能救回他,但最终病人还是离去了。

    另外一名是27岁的男性,极度躁动,面色青紫,已处于严重的缺氧状态,抢救室的护士在非常困难的情况下找到静脉,麻醉科的医生以娴熟的手法将口插管送入气道,病人的血氧饱和度即刻回升,达到了80%,经过呼吸机的支持治疗,血氧饱和度恢复至100%。

    所有人都绷紧了神经。

    1月1日凌晨4点,受伤的大都是年轻人

    在凌晨到上午这段时间内,胸心外科主任王志农接住了整个抢救环节中重要的一棒:当晚急诊送来的18名伤员中有3名或肺部挫伤、或胸部肋骨骨折、或腰背部软组织挫伤的女大学生,被集中收治在该院胸心外科,其中还有一名马来西亚女孩。

    王志农透露,这次遇难及受重伤者,七成以上遭遇的是创伤性窒息。

    创伤性窒息是种少见的闭合性胸部创伤,多发生在受到巨大挤压、塌方、围墙倒塌时。当胸部与上腹部受到暴力挤压时,伤者声门紧闭,胸内压骤增,心脏血液逆流,造成末梢静脉及毛细血管过度充盈扩张并破裂出血。常累及脑部、面部、胸部等上半身各部位。

    由于进入大脑的血液没有经过肺部氧气交换,是缺乏氧气的血,因此会导致意识障碍,就会发生一过性昏迷,而血液倒流会导致面、颈、上胸部皮肤出现针尖大小的出血点或紫蓝色瘀斑,如累及眼睛,导致毛细血管爆裂,则会出现结膜出血(俗称熊猫眼)。严重患者可出现澹妄、四肢痉挛性抽搐等,若有颅内静脉破裂,可发生昏迷或死亡。

    现在看来,幸亏年轻人多!由于年轻人胸廓弹力较好,相比其他人群而言,抢救会更有效。

    1月1日中午12点,心理干预已经开始

    此次救援的主力部队是长征医院、瑞金医院、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各院动员了最强大的抢救力量。

    来不及和长辈进行新年午餐就被召集作为专家组成员的复旦大学胸外科副主任医师范虹赶往长征医院集合,在这里她碰到了同样被紧急召唤而来的呼吸科副主任医师蒋进军医生。他们到达后,发现比集合时间早了一个小时。

    和他们同行的还有华山医院脑外科专家和第六人民医院骨科专家。他们受上海卫计委委派成立了市级6人专家组。专家组的主要工作是对全部伤员进行综合性评估,全面评估抢救效果和预后,并筛检隐匿的重大伤情。

    从第一站长征医院,到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再到瑞金医院,专家组用了3个小时对所有伤员进行再一次仔细查看。

    他们发现,不仅同行们的抢救工作及时到位,而且现场有不少专家和社工已经开始进行心理干预了。

    患者主要是创伤性窒息,受伤时因被压濒死感强烈,一些人的同学、朋友在身边故去,获救后延续了无助和忧郁的情绪。监护室里,有处于焦虑状态坚持要站起来的病人,有躺在病床上一直默默流泪的病人……

    在瑞金医院,一位女孩,伤势虽然不太重,但一直在打哆嗦,并且拒绝说话,拒绝回答任何问题,经过医务人员数小时的安慰和安抚,她紧张不安的情绪得到充分的缓解,发音越来越清晰。护士借机再次询问电话号码,这位女性患者终于清晰地说出了自己的单位与母亲的电话。在和母亲通话时,护士不停地在旁边安抚,告诉她已经和妈妈取得了联系。她的神色才安稳下来。医院特地派了一位抢救室的护士对她进行心理疏导,最终这位女孩总算开口说话,成功克服了心理障碍。

    在重视身体救治的同时,心理创伤治疗的早期干预得到重视并立即得到实现。在长征医院,与以往ICU抢救不同的是,这次伤者的家属和亲友可以在其伤情稳定和控制后,进入病房陪护。这也是因为踩踏事件病人遭受心理创伤,与亲友及时交流能安抚情绪、调整心态。

    1月2日下午2点30分,伤者们稍稍回过神来

    “前后左右都是人,我被挤在中间,突然被身后巨大的力量推倒,我身下压着人,背上又压上来无数人,像被一座山压住一样喘不过气、全身钻心地疼,后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18岁的上海女孩小默已苏醒,但清秀的脸上仍是一团团淤血,回忆起那惊心动魄的一夜,她仍心有余悸,不愿多讲。

    23岁的女孩小莉伤势也稍轻,因在事发现场她一面临墙,被挤靠在墙壁上没有跌倒,所以没受到重压和踩踏。但相机一直挎在后腰,在拥挤中造成腰背部软组织损伤,后因创伤性窒息产生昏迷。

    已经近60个小时没合过眼,但王志农主任仍然有条理地为记者解析了遇到灾难事件后的自保方式。

    “这一次无论是遇难者还是重伤者,女性居多,一方面可能是女性力量有限,难以躲开人群脱身,被压在最下层,另外女性骨骼较为柔弱,抵御抗压力也较男性更为弱一些。但不管如何,事发之后,尽量顺着人流走,尽量不要跌倒,同时不要捡拾落地的物品;一旦遇到紧急情形,可将身体蜷成球状,双手在颈后紧扣,以保护身体最脆弱的部位,这样的办法是行之有效的。

    此外,围观者或赶来抢救的人员也需具备判断伤者心脏和呼吸的能力,在心脏停跳时及时进行心肺复苏还是最有效的办法。每个人平时应该学一下简单的心肺复苏方法。”

    “当然最重要的是要及时得到专业医务人员的抢救!”王主任介绍,经历踩踏事件的病人回到家中后,仍可能容易出现胀气,所以不要多喝豆浆等,也不要吃方便面等辛辣调味品食物,尽量喝白水和粥。可以吃些助眠药物尽早入睡,卧室内光线尽量柔和。平时可以到空气新鲜的公园散步,也可以看书、听音乐放松心情,不要过多回忆或阅读死亡类相关的新闻。

    1月3日上午11点,伤亡人数还会不会继续增加

    此时最危急的病人,有5个。

    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副院长夏术阶介绍,该院收治的三名重伤者中,两人情况危重,需要辅助呼吸。另一名伤者情况特别危重,生命体征极不稳定,目前仍在积极抢救中。

    同时还有9名伤员在瑞金医院治疗,其中有2名伤情比较危重。其中一名因急性挤压出现横纹肌溶解导致急性肾损伤,经过碱化尿液、扩容等积极处理,目前该病人肾损伤症状有所控制,但血压还不稳定,正在积极治疗过程中。

    另外一位病人目前意识已经开始好转,但呼吸功能依然需要机械通气维持。这两位危重患者还未脱离生命危险。其他的7位主要是有四肢的骨折、软组织的挫伤和胸部的轻微挤压伤,目前暂时没有生命危险。这些伤员继续在创伤外科、神经外科、胸外科、骨科和EICU等相关科室和病区接受治疗。

    1月3日上午11点,已有20人经诊治后出院,29人继续在院治疗,其中重伤员已减少到9人。而长征医院的三位重伤员均已度过生命危险期,正迎来全面康复。

    截至1月4日上午11点,重伤员减少到7人,其中1人病情依然危重,仍在积极抢救治疗中。“医院仍在全力抢救这几名重伤员,希望数字停留在36。”王志农教授神色凝重。

    感谢上海瑞金医院朱凡、东方医院李静、中山医院齐璐璐等对本文做出的贡献 (尹 薇 驻二军大特约记者 王泽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