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热点关注 > 热点报道 > 正文
编号:12526186
社区医院:常用药品有点儿缺
http://www.100md.com 2015年1月15日 健康时报
     近日,家住北京市大兴区西红门镇的赵大妈向健康时报反映,一盒小小的达克宁软膏,在自家附近的社区医院却一直处于无货状态,无奈之下只得去药房购买。赵大妈很不解:社区医院本该为社区居民提供便利,怎么这种常用药物都买不到呢?

    无奈:

    居民抱怨

    常用药买不到

    社区医院常用药品到底好不好买?

    据记者了解,在健康时报的众多读者中,像赵大妈这样,因买不到自己所需常用药品而发愁的,还真不在少数。

    “国家让我们在社区医院首诊,这是好政策咱得支持啊,但一些我们经常用到的药品在社区医院却没有,绕一圈最后还得去三甲医院找大夫开药,这政策不是没用了吗?”北京市西城区德外大街读者李大爷也很无奈。

    李大爷患眼疾,但附近社区医院却没有治青光眼药物,家无儿女陪伴,每次去趟三甲医院拿药,来回奔波十分辛苦,还得忍受挂号等待的不便。

    另一位家住北京丰台新村的汪老师已经八十高龄了,平日身体毛病不多,常吃的药也就是黄连素和人参健脾丸,都是很便宜的药,然而就是这两种药,在自家附近的新村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也常常买不到,“每次断药了,我都只能到离家更远些的药店去购买,并且不能享受医保报销的待遇。”

    除此之外,一些医生为慢性病患者开的处方药在社区医院也常常紧缺。朝阳金台社区李大爷是个老病号,患有糖尿病、前列腺增生、重度骨关节炎等多种慢性病。李大爷告诉记者,医生给开的药有瑞格列奈片(诺和龙)、盐酸坦索罗辛缓释胶囊(哈乐)、金水宝胶囊等,在附近社区医院一直买不到,每次药不够用,都得让儿子请假到朝阳医院排队挂号取药,非常麻烦。

    调查:

    社区医院

    常用药长期紧缺

    为了解目前北京社区医院常用药品的供应情况,健康时报记者走访了朝阳区水碓子、六里屯、甜水园、呼家楼、金台路等五家社区卫生医院。

    根据多位读者反映的情况,记者综合整理出一张药物清单,既包括较便宜的常用药品如黄连素、维生素B2、人参健脾丸、牛黄解毒片等,也包含了价格较贵的慢性病人常用处方药如立普妥、络活喜等共计10种常用药品。

    在团结湖水碓子东路社区卫生站,记者出示了含有这10种药物的清单,该站医生表示只有4种能提供,分别为立普妥、络活喜、博苏和拜新同,其中立普妥最近一直缺乏,刚到货两天,还没来得及入库。而价格较便宜的黄连素、维生素B2等6种药物则一直没有供应过。

    随后,记者以病人家属身份来到甜水园东里社区卫生服务站和六里屯卫生服务中心询问药品,却再次碰到了相同的情况:便宜的几种药全都没有,“这些药都可以去药店买,加起来也没多少钱。如果想走医保,就只能去附近的大医院了。”

    走访的五家社区医院中,只有呼家楼第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常用药品较为齐全,10种药物提供7种。该中心药房工作人员介绍,这10种药只有立普妥目前暂缺,但有种国产药物阿乐可作该药的替代品,两种药成分一致,功效相近,价钱比进口的立普妥便宜一些。

    寻因:

    便宜药厂家不生产

    基本药配备难齐全

    像人参健脾丸、维生素B2和牛黄上清片这些常用药品很多人都已耳熟能详,一般家庭都会在家中备上一些。那为何社区医院却不能提供呢?

    根据北京市政府相关文件规定,社区服务站常用药品和医用耗材由政府集中采购、统一配送,实行零差率销售供应。

    这种做法的好处显而易见,即老百姓买药比之前要便宜很多。但随之而来的是,药品利润大幅降低,部分企业不愿意生产或减少产量,这或是社区居民常买不到廉价常用药的原因。

    “这几样药加起来也就十几块钱,厂家出这种药都不够给员工开工资的。”六里屯卫生服务中心一位工作人员半调侃似地介绍,主要原因还是这些常用药品政府定价太便宜,厂家利润空间太低,大多不愿或减少生产,社区医院也就常常拿不到药。

    正因如此,即便一些在国家基本药物目录中的药,许多社区医院也并不能配备完全。比如黄连素和乳酶生,这些都是国家规定的基本药物,但在记者走访的五家医院中,只有规模较大的呼家楼第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有这种药。

    北京城近郊区中面积最大的朝阳区仅有42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每个社区卫生服务站一般只配备一名全科医生和两名护士。据2011年北京市卫生局发布数据,社区卫生技术人员为18710人,而实际需要的基层医务人员达到3万人,缺口逾1万人。

    “医技水平较高的医生都不愿去社区,主治医师以上的医生都屈指可数,有些药品一般需要有经验的医生才能开。”一位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负责人告诉记者,社区医生水平有限,开不了更多种类的药,这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药品类型单一和缺乏的情况。 (健康时报调查组记者 刘子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