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信息荟萃 > 正文
编号:13259945
谁卡了国产创新药的脖子
http://www.100md.com 2018年7月24日 中国科学报
我不是药神,新药研发大国
     周程

    最近,电影《我不是药神》大热,甚至引得总理就抗癌药相关问题专门作出批示。可以说,这部电影唤醒了国人关于“看病难”“买药贵”的记忆。有人发问,针对癌症、心血管疾病、抑郁症、阿尔茨海默氏症等疾病的国产药在哪里?中国年度研发投入已经超过1.75万亿元,仅次于美国;年度发明专利申请量已经超过130万件,位居世界第一;年度发表国际论文数量已连续八年位居世界第二。但是,真正用来救命的国产创新药为何依然难觅踪影?

    一个客观原因是药物研发成本巨大,但除此之外,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是企业、研究机构和政府三个层面如何掣肘了国产创新药的研发。

    西方药物研发的主体是医药企业。直观起见,我们只比较美国和中国最强的药企。2018年,美国市值最高的医药企业为辉瑞公司,而中国市值最高的医药企业是广药集团。辉瑞公司在中国主要的盈利产品是法禄达(抗癌)、法玛新(抗癌)、开普拓(抗癌)、希舒美(抗感染)、威凡(抗感染)等近60种处方药。而广药集团在中国的主要盈利产品是消渴丸、华佗再造丸、头孢拉定原料、复方丹参片、板蓝根颗粒、阿莫西林胶囊、王老吉系列等,没有一种是真正的“救命药”。从拳头产品上,我们就可以看出中美药企科研实力的差距 ......

您现在查看是摘要页,全文长 4681 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