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热点关注 > 特别关注 > 正文
编号:10120047
诸侯三分天下 得病当看谁家 心理咨询想说爱你不容易
http://www.100md.com 2002年3月21日 《健康时报》2002.03.21
诸侯三分天下得病当看谁家心理咨询想说爱你不容易//

     (附图片1张)

    本报记者 杨锐

    编者按

    随着人们对生活质量要求的提高,现代人对健康的理解已不再局限于身体健康,精神、心理问题也日益受到关注。心理咨询、心理治疗从20世纪80年代初在我国兴起至今,说不上普及却也相当深入人心。然而,已有越来越多的人发觉,当他们感到心里不痛快、切实想去做一次咨询的时候,面对着各种心理咨询热线,却不知去哪里找一个合适的咨询师,更不知道谁能解决自己的问题。面对着“云里雾里”的心理咨询,老百姓也只能忍受“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的困扰。

    就我国心理咨询的现状,记者日前约请我国著名精神科医生杨华渝教授,中国人民大学心理学张小乔教授,北京友谊医院临床心理科副主任医师柏晓利及在国外有多年心理咨询工作经验的全英心理协会会员马明华医生做了访谈。

    “心理医生”提法错误

    在访谈开始之前,杨教授首先对“心理医生”这一提法做了纠正。他说:“‘心理医生’这个提法是不规范的,此提法在国外从未有过。‘医生’需有医学背景,且经国家正式部门认定。对心理咨询或心理治疗人员正确称谓应是‘心理咨询者’、‘心理治疗者’或‘心理咨询师’、‘心理治疗师’,‘心理咨询员’、‘心理治疗员’。”

    “心理学在我国的复苏是从1979年以后。”杨教授介绍。从那时发展至今,心理咨询业在我国已大至形成了三支队伍。

    一支队伍是具有医学背景的人员。他们主要分布在各大医院,从事精神科或是临床心理的研究和实践活动。杨教授说:“最初,一部分从事心理学研究的人员到了医院的精神科,他们和精神科医生从心理测验开始,以后逐渐转到了心理治疗和心理咨询。这是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在我国最早的第一支专业队伍。”

    第二支队伍是具有心理学背景的人员。他们主要分布在高校中,从事心理学的研究,属于哲学系。杨教授认为“这两支队伍都是比较专业的。”

    第三支队伍是指那些虽没有专业背景,接受或没有接受过培训但具有爱心和耐心人。包括从事思想政治工作、学生工作、妇联工作以及有特殊经历的人,有很多心理热线就由这一部分组织或人员开设。如何看待这支队伍?杨教授认为他们做心理咨询完全可以,应该说是比较正规的。“做心理咨询或心理治疗,你没有什么高深的专业知识,没有关系。只要你有一颗爱心和一颗耐心,坐在那儿把人家的话听完了,你就能解决问题。因为有的人就是想找个人说话。如果再能够开导、安慰人家几句,当然更好。”

    找专业先鉴别

    怎样选择心理咨询师?

    心理咨询业三支队伍各自的功能和作用肯定各有千秋,而人们遇到问题需要找一个咨询师的时候怎么能知道该去找谁呢?

    对此,杨教授的意见是:在选择心理咨询师时最好还是去一些大医院或高校的心理咨询、治疗部门。对于这一行的从业人员,杨教授则呼吁一种职业道德,那就是对于你无能为力的患者,不要强行留住,应赶快转给别人。

    张小乔教授建议,人们首先要对自己的问题作一下鉴别。对于精神或神经方面存在器质性问题,最好是在医院解决。对于一般的社会心理问题,如果是老年人的问题,可求助于社区;婚姻家庭问题,则可求助于妇联;如果是青春期年轻人在成长过程中的问题,则可以到学校等机构寻求解决。

    对于有明显心理障碍的人,柏晓利大夫提出特别忠告:一要正视疾病,把握时机,及早治疗,以减少医疗资源的浪费。二是心理问题会以各种形式表现出来。情绪低落、过度担忧,是情绪上的一种表现;长期的心情郁闷又必然导致脏器的功能失调,如心悸、失眠、胃肠功能失调、头痛头晕等等。长期在医院反复就诊于各科,吃药无数又解决不了问题的病人,也要看心理科。三是情感障碍对于精神就像感冒对于身体,既要重视又不能谈虎色变,对此,人们要有正确的认识。四是要坚持正确治疗,以减少疾病的反复。有些病人在用药治疗一段时间后自行停药,结果导致症状复发。他们害怕药物造成精神上的进一步损害。事实是,20世纪80年代以后上市、90年代中期进入中国的新一代药物,解决了老一代三环类药物的副作用,患者不必多虑。

    谁都敢讲“我懂心理学”———心理咨询很混乱

    “即使同是正规的人员,也还存在水平参差不齐的问题,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杨教授说,“因为不可能要求所有搞心理咨询的人都受过医学或心理学的专业训练。而另一方面,在中国,愿意去做心理咨询和治疗的医生是很少的。对于这样一支庞大、驳杂的队伍,国家目前也缺乏相应的规范管理措施。”就拿医院来说,现在国家规定三级甲等医院都必须设有心理科。按理说,这一科应从精神科或神经内科中分出,但目前很多医院还远远没有到位,心理科形同虚设,力量薄弱。

    而更为严重的是,杨教授说,改革开放以后,很多人觉得这一行可以赚钱,而恰恰心理学这一行什么人都能说上几句,谁都敢讲“我懂心理学”。而作为一门应用科学,心理咨询及治疗就像皮肤病的治疗一样,只要不会死人,谁都敢上。在这种情况下,很多地方的“心理热线”很不正规,随便找个声音甜甜的女孩子就行,有事没事瞎扯,时间越长,收费越高,有的甚至扯着扯着就出现色情的东西。不但不解决问题,反而还害人。“什么话不说也比那些胡说八道骗钱的人强。包括很多杂志,仅根据一封短短的来信就给人分析一大套。人家是不是这么想的?就凭一封信就能分析这么透?这就过了。这就不如安慰人家几句。”

    不只是队伍的组成复杂,而且收费也比较乱。“这种情况在医院还相对比较好规范,以每小时收取的费用计,主任医师是40元,副主任医师是30元,主治医师是20元。但社会上就难说了,有的收到100元。按理说,心理治疗应是高收费。”杨教授如是说。如果以这样的收费现状作为衡量标准,那么在专业人员与非专业人员之间,又存在着某种不平衡。

    大学教育四年实习三百小时

    国外:心理咨询不简单

    杨教授介绍说:“在国外,心理治疗的学派很多,大体有如下几支队伍:第一类是具有医学背景的人;第二类是具有心理学背景的人,而既有医学学位,又有心理学学位者也大有人在;第三支队伍是社会工作者的背景,这些人也经过心理学训练。还有一支队伍是老护士,他们经过一些训练、取得一个学位后也可以做心理治疗。但在国外,做心理治疗一定要取得相应学位和心理治疗的执照。”

    对此,马明华医生深有体会:在英国,只有接受了4年大学的相关教育或是接受业余教育的人才能成为心理咨询师。业余教育要通过入学考试或面谈,修满学分,通过每个单元的考试,毕业考试及论文,然后还经过临床实习。实习有一定的时间要求,一般300小时左右,通过最终的评定小组考核,最后取得证书。一般拿到证书后,都在英国心理咨询师协会注册。因为注册后协会定期将已注册的合格心理咨询师的名单发给全英国家庭医生,而且还提供价格优惠的保险。马医生的客户有的来自家庭医生的推荐,更多的来自老客户的推荐。

    曾在德国接受过这种培训的杨教授特别强调,心理治疗涉及人们内心隐私,所以绝对不能给自己的亲戚、朋友,以及亲戚的亲戚、朋友的朋友、亲戚的朋友、朋友的亲戚做咨询,这是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