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保健版 > 家庭健康 > 预防保健 > 生活环境 > 世界环境日 > 正文
编号:178320
飞机草蔓延的警示
http://www.100md.com 2002年6月5日 新华网
    飞机草,一种绿意盎然的菊科半灌木植物,却使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的畜牧业遭受了空前打击,天然草场被大面积侵占,牲畜死亡,畜牧业减产,原本并不富裕的彝族老乡为此雪上加霜。州政府在5年前就出台了红头文件,要求全面动员,防除毒草。

    5年过去了,记者踏上这片土地,发现这里几乎成了飞机草的“乐园”。在这种入侵生物面前,人们已经“缴械投降”,放弃了抵抗。

    “飞机草势不可挡,我们已经束手无策。”站在通向会理的公路一侧,望着漫山遍野、生机勃勃的飞机草,从事畜牧工作20多年的凉山彝族自治州畜牧局草原站副站长何萍无奈地说。

    飞机草一旦入侵,其他草就会受到抑制,每亩地飞机草产量能达到5200多公斤,而可食牧草仅生产9.2公斤

    如果不是飞机草泛滥成灾,引起牲畜死亡,也许凉山人还不会意识到这种毒草的存在。

    飞机草最早发现于海拔1800米的盐源县树河乡。1990年7月,凉山州畜牧局接到报告说,树河乡毒草滋生蔓延,造成牲畜中毒死亡,畜牧业生产力严重下降。由于这种“臭草”迅速滋生蔓延,但不知从何而来,像是从飞机上撒下来的,所以被群众称为飞机草。

    “仿佛一夜之间,这种毒草就长出来,沿着公路一带、河流顺水而下,它喜欢温暖湿润的环境,哪都长,田间地头,水沟边、草场上、农田里、山坡上、林地里,一旦传入,干旱瘠薄的荒坡隙地,甚至墙头和石缝里也能生长。”何萍说。

    只要飞机草侵占了草场,争阳光,争水分,争肥料,一般的杂草大都会排挤出局 ......

您现在查看是摘要页,全文长 5777 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