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医药 > 中医专业 > 中医方剂 > 信息
编号:10294029
名医擅用峻药案略
http://www.100md.com 2003年9月1日 《中国中医药报》 第2008期
宁波名医范文甫,吴佩衡,陆仲安,戴星甫,张锡纯,郭彭年
     宁波名医范文甫(1870~1936年)以擅用峻剂著称,尝言:“医之运用古方,如将之使用重兵,用药得当其效立见。”他辨证准确,用药果断,如用越婢汤治风水,麻黄常用至18g,治小儿麻疹闭证竟用至24g;用急救回阳汤时附子常用45g,闻者骇然。范氏行医乃南方热带之地,如此大剂应用麻黄、附子等热药更属非常,难怪沪上名医徐小圃(亦善用麻黄,有“徐麻黄”之称)辈也为之叹服。时医有讥其用药太峻者,范氏大言:“不杀人不足为名医”(《近代名医学术经验选编——范文甫专辑》)。意谓不善用峻烈药者,不足以成名医。他对危重病症用药大胆,常能力挽狂澜,顿挫病势。某年仲春一个晚上,范与徐小圃共同诊治一个2岁病儿,发热数日,麻疹尚未见点,喉中痰声漉漉,咳声破碎,面色青白,闭目不言,四肢厥冷,胸腹略见隐点,脉浮大而紧。二人共曰:此乃病毒为邪所遏,肺金受累,急宜重剂麻黄疏表达邪。范氏书方,遂交家人抓药,不令徐氏阅方。次日,患儿已汗出热退,喘急大减,四肢渐见红点,小圃问曰:昨晚投麻黄几钱?范曰:一两。徐氏惊愕:“余生平擅用重剂麻黄,然未过5钱,君何如是大胆耶?”范曰:“实告君,麻黄只开8钱”,彼此相视而笑。对此2岁稚儿,开手即用麻黄8钱,确非寻常手眼。

    所谓峻药,含义大致有三:一者,《内经》所谓“大毒之药”,有称为“虎狼药”者,如甘遂、大戟、芫花之属;二者,虽无大毒,但药性偏峻,可称为“霸道”者,寒如石膏,热如附子,攻如大黄,辛如麻黄等;三者,药性虽平和,但用量特重,超于常量多倍者,也可视为峻药,如黄芪用至300g,绝非通常所为。医史上有些名医擅用某种药物,剂量恒重,超过常规,以致形成一种鲜明的用药特色和独特的学术风格,这常常是其成为名医的重要因素。例如张景岳擅用熟地,人誉“张熟地”;祝味菊擅用附子,人誉“祝附子”;严苍山擅用沙参,人誉“严北沙”等。一般而论,平常之症当用平和之药,无须峻药重剂。但当大病重症之际,则非寻常药剂所敌,而需峻药重剂方能奏效,喻嘉言所谓“大病须用大药”,王孟英亦云“急病重症 ......

您现在查看是摘要页,全文长 7722 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