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医学版 > 医学知识 > 信息 > 正文
编号:10368445
千年古尸能复活吗?
http://www.100md.com 长春师范学院
     在古代神话故事或当今科学幻想小说中,人们常可看到关于死人复活的描写。在我国流传甚广的《白蛇传》中就有这样一个情景:白娘子喝了一口雄黄酒,顿时头痛脑胀,浑身瘫软,就爬到床上。许他不知怎么回事,就去撩起帐子,一看白娘子已无影无踪,却见床上盘着一条白蛇,吓得他后仰一头栽倒在地上。白娘子被小青唤醒,见他男人死去,遂急去昆仑山盗回灵芝仙草,熬成药汁后滴入许仙嘴里,使许仙重新活了过来。尽管这仅仅是一种民间传说,但人们还是从这类故事中,提出人死亡后究竟能否复活的问题。5ti, http://www.100md.com

    人死千年之后会有两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是,有的千年古尸因周围特定环境的保护,仍有可能从中找到有活性或能复活的细胞。谓予不信,请看事实。1984年11月,美国考古学家道伦与学生们一起,在佛罗里达州离肯尼迪航天中心不远的古池塘下,发现了两具保存完好的700O年前的古尸。由于当地植物、水生生物等沉积物形成的泥炭层将尸体包裹得严密无缝,以致他们的头颅骨中竟还完好地保存着脑组织、脑细胞。另外,哺乳动物的例子也可佐证。苏联科学家于1977年曾在西伯利亚地区发现了冻僵的古代幼猛犸“蒂马”。因此,很难说不会发现类似的人类古尸。5ti, http://www.100md.com

    假定能发现这样的古尸,用完好的体细胞进行人体复活(应该理解为复制)相对就容易些。虽然尚未听说过用人尸体做复活实验的新闻,但以哺乳动物为对象进行探索已有先例。据列宁格勒米凯尔森介绍,苏联一些生物科学家正在检查“蒂马”的组织标本,仔细寻找活细胞或该动物约4万年前冻僵时未受损伤的细胞。如果能分离出活细胞,且可以培养成活的话,就把猛犸细胞与大象的性细胞结合。用与蛙类无性繁殖相似的技术,将大象卵细胞的核取出,代之以猛犸细胞的核,随后将已更换过核的该卵植入大象的子宫内,希望18~20个月后会诞生出一头早已灭绝的第一头猛犸。5ti, http://www.100md.com

    虽然至今未见到苏联科学家复活猛犸成功的消息,但已有举世震惊的实验证实他们的复活实验程序设计和努力还是有希望的。据报道,美国缅因州杰克逊实验室的霍普和瑞士日内瓦大学的伊尔门齐,用类似的细胞核移植方法成功地无性繁殖了三只没有父母亲的小鼠(困为它们的遗传物质不含有精子和卵的染色体,只不过是借用受精卵的细胞环境)。因此,可以相信,人的尸体不管死去多久,只要得到特定环境的保护,可以从中分离到有活性的体细胞,自然也就有可能通过无性繁殖的方法进行复活。是不是可以这样说,只要找到李白、杜甫等人的墓葬地,且能从尸骨中分离出活性体细胞,那么人类迟早有那么一天会让李白、杜甫等历史名人重返人世,让后人一睹他们的风采。5ti, http://www.100md.com

    当然,遇到第一种情况的古尸机率非常小。最常见的是人尸历经千年早已腐化,其体细胞都已分崩离析。碰到这类古尸,是得不到完整遗传物质DNA(脱氧核糖核酸)的。没有完整DNA,没有一套遗传信息,要进行古尸复活试验自然难以想象。巧媳妇难做无米之炊嘛。这么说,这类古尸复活就没有办法了吗?不,随着基因工程和生物工程学的诞生和发展,特别是最近报道的两项让人耳目一新的研究成果,使科学家重新看到了让古尸复活的曙光。5ti, http://www.100md.com

    第一项出色的研究是美国加里福尼亚大学分子生物学教授拉塞尔·希古契和他的同事们完成的。但们从博物馆里已有140年历史的斑驴(一种前半身象斑马、后半身象马的南非珍奇动物,现已绝种)毛皮标本的肌肉中提取了DNA片段,并将之送入快速分裂的细菌中,经过无性繁殖产生了几种不同DNA片段的多份拷贝(复制品)。这一成果不仅有助于阐明班驴同斑马或马的亲缘关系大,也使希古契产生了重建(复制)斑马祖先的构想。5ti, http://www.100md.com

    另一项令全世界注目的研究,是瑞典乌普萨拉大学生物学家斯旺·帕勃教授从一具木乃伊上分离到了DNA片段,并成功地储存在细菌中。从死亡年龄看,这具干尸当时还不足周岁,DNA片段是从这具小木乃伊的大腿软骨中提取的。需要指出的是。希古契等人提取的片段只有200个碱基,而帕勃教授得到的片段已长达3000个碱基。当然。想在短期内复活一个两千多年前的人。这些数量还是显得太少。5ti, http://www.100md.com

    以上两项重大科研进展,无疑开辟了一个新的研究领域,这古尸的复活奠定了基础。应该说,提取古尸DNA片段,拷贝拼接完整的一套遗传信息,进行去核植核的无性繁殖,借腹怀胎直至所要复活的对象诞生,这一系列程序和技术在理论上已毫无问题。然而,要将这一设想变为现实,又谈何容易!美国一家著名的《1985年科学》杂志的评论文章指出:“人的基因片段包含30亿对DNA碱基,已无性繁殖的斑驴基因片段只有200对碱基,所以要按照准确的顺序,不能有丝毫差错地粘接1500万以上的片段。还要使它们具备遗传功能,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不过,既然复活已灭绝的动物,乃至人类本身在理论上站得住脚,且在一些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就并非是永远办不到的事。世界各地的某些实验室早已开始这方面的研究,并正在进行不懈的探索。当然,这个目标最终能否达到,还得看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