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期刊 > 《世界华人消化杂志》 > 2006年第4期 > 正文
编号:10924889
急性胰腺炎肠道屏障损害机制的研究进展
http://www.100md.com 张喜平, 张 宇
急性胰腺炎;屏障损害,张喜平,张宇,通讯作者:,摘要,关键词:,0,引言,1微循环障碍和缺血再灌注损伤(ischemia-reperfusioninjury
第1页

    参见附件(425KB,5页)。

     张喜平, 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普外科 浙江省杭州市 310006

    张宇, 浙江中医学院 浙江省杭州市 310053

    浙江省中医药卫生科技计划项目, No.2003C130, No.2004C142

    杭州市重大科技发展计划项目, No.2003123B19

    杭州市医药卫生重点项目, No.2004Z006

    浙江省医药卫生科技计划项目, No.2003B134

    杭州市科技计划项目, No.2005224

    杭州市医药卫生科技项目, No.2003A004

    通讯作者: 张喜平, 310006, 浙江省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普外科. zxp99688@vip.163.com

    电话: 0571-87065701

    收稿日期: 2005-11-23 接受日期: 2005-12-02

    摘要

    急性胰腺炎(acute pancreatitis, AP)是外科常见的急腹症, 发病迅速, 病情凶险, 而肠道黏膜屏障损伤及其介导的病理改变在其发病过程中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 当AP引起肠道屏障功能损伤时, 细菌或内毒素可经多途径发生移位, 造成肠道菌群移位(bacterial translocation, BT)和肠源性内毒素血症(gut origin endotoxaemia), 使胰腺组织继发感染, 进而启动全身炎症反应综合症(SIRS)并引起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症(MODS). 研究发现, 微循环障碍、缺血再灌注损伤、炎症介质过度释放以及细胞凋亡等因素可能在肠道黏膜屏障功能损伤机制中起着重要作用, 我们将对这些方面的研究进展进行阐述.

    关键词: 急性胰腺炎; 屏障损害

    张喜平, 张宇. 急性胰腺炎肠道屏障损害机制的研究进展. 世界华人消化杂志 2006;14(4):417-421

    0 引言

    近年来, 随着对全身炎症反应综合症(SIRS)、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症(MODS)、细菌移位、肠源性感染等疾病的深入研究, 肠道的黏膜屏障功能逐渐被人们重视. 肠黏膜屏障在防止肠道内致病细菌、毒素等透过肠壁到达肠外, 保持机体内环境稳定等方面起到重要作用[1-3]. 在急性胰腺炎(acute pancreatitis, AP)引起肠黏膜屏障功能受损时, 肠黏膜通透性(intestinal per-meability,IP)明显增高[4-8], 细菌和内毒素移位, 引起内皮细胞活化, 炎症介质和细胞因子释放, 启动SIRS并引起MODS[9,10] 此过程又能进一步增加IP, 促使肠道中的细菌和内毒素不断侵入体内形成恶性循环; 另外, 当IP增高到一定程度时, 一些大分子物质如细菌、脂多糖即能穿越受损的肠黏膜向多脏器移位, 引起胰腺组织继发感染[11-14], 进而成为AP患者死亡的主要原因[15,16]. 由此可见, 肠道黏膜屏障损伤及其介导的病理改变在AP的发病过程中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 因此, 进行AP的肠道损害机制的研究进而采取相对应的防治措施, 对于危重患者和手术患者的预后具有重要的影响. 我们将对AP时肠道黏膜屏障损害机制的研究进展进行阐述.

    1 微循环障碍和缺血再灌注损伤(ischemia-reperfusion injury, IR)

    在AP的发生、发展过程中, 胰腺组织出血坏死, 磷脂酶A2(PLA2)、弹力蛋白酶被激活及过度的炎症反应, 诱导产生大量的细胞因子、血管活性物质, 加上某些药物及造影剂的影响, 直接或间接地导致了微循环功能障碍, 包括局部血流量减少, 血流速度减低, 白细胞黏附, 毛细血管通透性增加以及功能性毛细血管密度降低[17,18].微循环障碍是胰腺及胰外器官损害的重要原因之一[19,20], 而胃肠道又是最容易受累的胰外器官之一[21,22]. 最近研究[23]发现, 在重症急性胰腺炎(severeacutepancreati-tis, SAP)早期肠血流量即显著减少, 同时还发生肠黏膜组织学损害, 可能是人体在上述严重应激状态下, 神经内分泌系统发生一系列变化, 造成内脏血流重新分布, 引起肠血流量急剧下降所致. 而肠黏膜对缺血、缺氧极为敏感, 随着病程的进展, 循环血量的进一步减少, 以及炎症介质过度激活[24], 肠血流量更为下降[25], 同时肠黏膜损害进一步恶化. 而王自法et al [26]发现, 急性坏死性胰腺炎(acute necrotizing pancreatitis, ANP)时大鼠的血液流变学改变非常显著, 表现为血流在低切变率和高切变率下的黏度和血浆黏度升高, 红细胞压积升高, 血沉变慢, 纤维蛋白原显著减少, 上述改变使肠道的血流量和微循环灌注减少, 毛细血管淤血和微血栓形成, 从而造成肠道损伤.

    肠缺血再灌注损伤(ischemia-reperfusion injury, IR)也是肠黏膜屏障功能损害的常见原因[27,28], 缺血可造成局部组织不同程度的损伤, 再灌注则进一步加剧了组织的损伤. 缺血时黄嘌呤氧化酶和次黄嘌呤在组织中堆积, 再灌注后氧分子急剧增多而产生大量氧自由基(oxygen free radical, OFR), 并造成质膜过氧化而损伤细胞的结构和功能; 细胞跨膜离子运输障碍, 钙离子超载, cAMP增加, 导致细胞凋亡[29,30]; 内皮因子的局部变化, 使局部微血管通透性增加, 诱导中性白细胞的黏附和游走, 中性白细胞通过释放蛋白酶和自由基造成肠道组织损伤. 由此可见, 微循环障碍和IR可能是造成AP时肠道黏膜屏障功能损伤的重要原因之一.

    2 炎症介质的过度释放

    AP时炎症介质的过度释放可能是引起肠黏膜损伤的又一重要原因. 核因子-κB(nuclear factor-κB, NF-κB)在炎症介质的过度释放中起着关键作用. NF-κB是一类主要参与炎性分子表达调控的转录因子[31]. 在静息的细胞中, NF-κB以无活性的形式存在于细胞质之中, 当受到一定的刺激后, NF-κB活化并发生核易位, 同靶基因启动子或增强子上的κB位点结合, 启动或增强细胞核内相应的细胞因子, 黏附分子和趋化因子的表达[32-39], 调节炎症和免疫反应[40]. AP发生时胰腺局部的炎症介质(TNF-α、IL-1)、坏死分解产物、内毒素、溶血性磷脂酰胆碱、氧化代谢产物以及一些胰酶是NF-κB的强力激动剂[41], 经微循环入血到达肠道, 激活肠道效应细胞内的NF-κB, 进而产生大量炎症介质[42] ......

您现在查看是摘要介绍页,详见PDF附件(425KB,5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