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医药 > 各地传统医学 > 民族医药 > 藏族 > 藏族名医 > 正文
编号:11012817
藏医传奇
     著名藏医加央伦珠经国家确认的学生只有4位,仁旺次仁就是其中之一。

    北京藏医院副院长仁旺次仁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从祖父和父亲那里,产生了对经文和经文故事的浓厚兴趣。他记得小时候,祖父和父亲每隔几天就要到10多公里以外去念经,那里有一座仁旺家族修建的寺庙。寺庙的经文故事很多是与藏文化中的藏医藏药有关的,仁旺次仁受这种家族氛围的启蒙和熏陶,从12岁起,开始自学藏医药。那时候他没有老师,惟一的教材就是《四部医典》——一部产生于公元7~8世纪的伟大医典,《四部医典》在藏医学中的地位,就相当于《黄帝内经》之于中医。

    背了几年《四部医典》,16岁时,仁旺次仁第一次听说了一位名医的名字——加央伦珠。“我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心里那个高兴!我要去拜这位名医”。这一年他赶到山南地区,但是没有找到加央伦珠教授。17岁那年,仁旺次仁再一次到山南拜求名师,这一次还是没能如愿。又过了一年,已经有了不错的工作的仁旺次仁第三次来到山南。仁旺次仁终于“排”到了,加央伦珠医生以为他是当天最后一个病人。仁旺次仁还记得当年这样介绍自己:我能背熟《四部医典》,我要投到您的门下来学医。

    在接下来的15年中,加央伦珠带着这个徒弟同吃同住,教他学习和行医。仁旺次仁也是师傅所有徒弟中跟在身边学习时间最长的一位,其他的师兄弟一般跟随师傅3年左右。2001年,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人事部和西藏卫生厅三家单位联合发文,正式确认仁旺次仁为加央伦珠的学生。著名藏医、博士生导师加央伦珠经国家正式确认的学生,只有4位。1995

    年,仁旺次仁带着老师的希望和嘱托,走出青藏高原,就职北京藏医院。

    第一个良方是白开水

    藏族创造出了十大文化体系,“大五明”和“小五明”。藏医和藏药是“大五明”中最重要的部分,藏医必须掌握的天文历算则是“小五明”中最重要的部分。明,就是智慧、明知。藏医藏药是在藏文化的背景下成长和成熟起来的,从原始、最简单的医疗保健到比较成熟的公元8世纪的《四部医典》的诞生,藏医药走过了1000多年的历程。

    仁旺次仁介绍说,“藏医诊断的第一个病,是消化不良,开出的第一个处方,是白开水”。这个藏医学中的传统故事,其科学道理今天我们已经知道了。“你可以想象5000年以前的西藏环境,肯定是路不平、山多、树木多、野兽多、人少、工具少、交通不发达,在这样的环境当中生存,非常艰难。原始的保健在发现了白开水治疗消化不良后,又发现了优古星树皮治疗外伤、酥油熔化止血。”藏文化不是封闭的,唐朝时期松赞干布与文成公主联姻后,藏汉医学大师共同编辑了《医学大全》,同时汉文化的影响和融入对于藏医学的成熟起到了促进作用。藏医中也融会了周边国家印度、巴基斯坦、尼泊尔传统医学中优秀的成份。仁旺次仁翻开《四部医典》的长条经,朗读了两段经文:“前一段是古印度文,后一段是古藏文,另一本《月王药诊》则吸收了中医理论为基础”。

    尿诊——藏医学最独特之处

    在没有现代化医学检验技术的年代,尿诊是藏医辨证施治的一种手段,也是藏医学中最独到之处。不同于以细胞学为基础的西方医学对尿液进行定性定量的检验和分析,藏医学中的尿诊是通过对病人尿液的观察、闻嗅,对其颜色、沉淀、泡沫等特征进行辨析。

    进行尿诊前,医生会对患者提出严格的要求。“第二天需要尿诊的患者,会被医生在前一天嘱咐多吃什么、少吃什么,不能有哪些行为。有些行为会对尿液标本的颜色产生影响。”尿诊的讲究比较多,“前半夜的尿不用留,一定要留下半夜第一次的尿液”。

    藏医的尿诊观察必须在自然的光照下,用底色为白色的器皿装盛,标本用量约100ml。医生用小木棒搅拌尿液,除了臭味浓淡还要记录液体中泡沫的形成与消失的快慢,沉淀物的形态也是诊断各种寒热虚实病症的依据。

    神秘的医学、天文学

    仁旺次仁向《新世纪》周刊展示了美丽的《人体胚胎发育图》唐卡,2000多年前的藏医学已经确立了人类生殖现象的理论体系。用唐卡来图解精卵的健康和胚胎发育,则是近500年的事。这一帧帧科普图画,让人惊奇地发现,藏医学在

    2000年前对人体胚胎发育的认知和表述,竟与现代科学这般吻合。那些借助现代科技中通过X线、B型超声和解剖等检测手段才能完成的工作,早在千年之前,已被神奇的藏医所图解。《人体胚胎发育图》唐卡根据《四部医典·论述本集》中第一章和第二章的部分内容绘制,用直观可视的画面描绘了从拜药师佛、男女交合、胚胎发育到瓜熟蒂落的完整过程。唐卡《人体胚胎发育图》中关于胚胎发育过程的图解,在不同阶段绘制了两尾鱼、一只龟、一只猪,象征着人在母腹中的鱼期、龟期和猪期的不同发育阶段,它生动地用进化论的思想,把人的形成分为水中动物、两栖动物和陆地动物。藏族人民相信,只有灵魂的参与,交合才能受孕,所以在男女交合那帧图中,能看到有一颗灵魂降临到人间。这幅既尊崇药师佛又兼容进化论的作品,不能不说是一部科学、神学与艺术结合的大美之作。

    天文历算是一位优秀藏医必须掌握的知识,一如藏文化中其他兼容并蓄的文明成果一样,天文历算也是集古代中国内地的“金、木、水、火、土”五行之说,糅合印度的“时轮金刚”天文学,在藏族发生发展而成的一颗璀璨星体。优秀的藏医都精通天文历算,藏医通过患者的出生年月、季节寒热、时辰、上下旬等天象特征进行演算,它的结果侧重于临床诊疗,希望能通过历算来达到“预防医学”的目的并把人体作为自然界的一份子,在“天人合一”的层面上进行探究。

    藏药

    藏药全部取材于没有污染的青藏高原,青藏高原目前生态环境还基本处于原始的状态,因此藏药是名副其实的“全天然”药物。

    植物类药物:大都生长在海拔3800米以上的地区,它们的作用主要表现在抗寒、抗缺氧、抗疲劳、提高机体免疫力等方面。如:雪莲花、冬虫夏草、忪容、毛篙草、红景天等。

    动物类药物:雪域高原生存着许多神奇而珍贵的动物,如麝、羚羊等,其身体的任何一部分几乎都是弥足珍贵的良药。

    珍宝类药物:取材金刚石、绿松石、珍珠、玛瑙、珊瑚以及金、银、铜、铁等矿物。藏医在治疗疑难重症的处方中常会加入一些珍宝类药物,从而收到特殊疗效。(据《新世纪》周刊)(杨东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