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医疗版 > 疾病专题 > 神经内科 > 脑炎和脑病 > 脑瘫 > 正文
编号:11136030
教师夫妇带着脑瘫儿授课12年(1)
http://www.100md.com 2006年7月4日 重庆晚报
教师夫妇带着脑瘫儿授课12年

    

    上学路上


    夫妻俩轮流背儿子

    时间:早上7时至8时

    地点:上学途中

    这是根背婴儿用的那种背带,背后还绣着“一生平安”几个大字,这样的背带,秦浩已用坏9根。

    何绍渝用背带将秦浩捆在背上,沿着下山的小路走去。一路上,她告诉记者:“这么多年,我们就这样轮流背儿子到外地治病,到过重庆、西安、云南……”

    5年前,何绍渝听说30公里外的龙沙镇有个医生有祖传秘方,这天天不亮,她就背着儿子出门了。看完病后,她背着儿子提着一大袋草药往家赶,谁知在山上迷了路,转了两个多小时才看到一个山民,回到家时,已是次日凌晨,母子俩饿了整整一天。草药自然没能治好病,但夫妻俩就是听不得别人说治脑瘫的偏方,只要打听到了地方,再远,他们也会背着儿子去,尽管他们也知道,这些也许都是徒劳。

    “娃儿这辈子多数时间都是在我和他爸背上度过的,哪里才止上班下班这段区区10公里的山路……”何绍渝眼睛又红了。

    步行十多分钟,3人来到山下,这里停放着秦家最值钱的东西——一辆二手摩托,秦文华前年花500元钱买下的,有了它,上班要容易多了。学校离家有10公里的山路,如果没有摩托,他们得提前1个小时出门。

    秦浩又开始在背上乱蹭,很快歪在一边,头耷拉在母亲左臂上,不断淌下的口水浸湿了母亲衣裳。何绍渝放下儿子,将他抱上摩托坐在爸爸身后,自己也坐上去,将儿子固定在中间。

    前行不到100米,秦浩又不安分了,秦文华只得停车,将儿子抱在怀里,像对婴儿那样安抚良久,才又起身。3分钟后,他们又停下……

    断断续续走了半个小时,终于来到场镇上,3人都累得浑身是汗。场镇上有位老人叫谭其虎,秦文华每次上下班都要在这里歇脚。56岁的的谭其虎和老伴靠扯侧耳根卖钱为生,一斤晒干的侧耳根能卖一块钱。但他常常会买好“娃哈哈”或包子馒头在这里等着秦浩。“12年前第一次看到他们背着孩子过路,3个人都累成那样,只能站着休息一会。他们太不容易了。”从此,谭其虎坚持每天在这里摆好凳子等他们上下班。

    稍作歇息,他们又上路了,学校离场镇还有3公里崎岖的机耕道,停停走走10分钟后,终于可以看见学校了,学校和公路隔着蜿蜒秀美的龙河,一座60米长的狭窄石板桥连接两岸。摩托车不能过河,秦文华就将其停在桥头,然后背着儿子过河。

    有一次放学时发大水,河水漫过桥身,夫妻二人只得背着儿子绕山路回家,足足在山上走了4个小时。

    “我在这里摔断了两根肋骨!”何绍渝指着桥头一根电杆告诉记者,丈夫驾车水平不高,常常害得她和儿子摔跟头。最严重的一次是去年,天雨路滑,摩托车滑进路旁水沟,一家3口全部摔在地上,后来还是学校老师们赶来将他们送往医院。那次,何绍渝摔断了两根肋骨,秦浩头上撞了个大包。

    学校上课

    边上课边照顾儿子

    时间:上午8时至下午4时

    地点:学校

    7时50分,秦文华和妻子赶到了学校,将儿子放进办公室里那把椅子上就匆匆赶到教室了。椅子是秦文华专门为儿子设计订做的,这已经是他坐过的第4把椅子了。

    办公室旁边就是三年级教室,这是这学期的最后一天,秦文华正在给学生发成绩单。突然,传来“咚”一声,伴随着“啊啊”的哭叫声。秦文华拿着成绩单的手在空中顿了顿,又继续。这时,何绍渝跑来:“大家都忙,娃儿要解手,从椅子里摔出来了。”

    秦文华对她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但他仍然继续跟孩子们说:“明天就放暑假了,你们首先要注意安全……”

    半个小时后,放学了,他才急匆匆冲进办公室,儿子正躺在妈妈怀里看着他傻笑,裤子已被尿液浸湿。

    “12年来,这样的场景常常有,秦浩在椅子里乱动,没人照看时,就容易连人带椅摔倒。平日他们两口子都要上课,很多时候是其他老师帮忙照顾。”校长冯益生说。

    “秦浩不会说话,但久了我们都懂得他的‘哑语’,口渴时就仰头表示要喝水,想小便了就哭,想爸爸妈妈了就闹,低头乱摆就表示下巴的毛巾湿了不舒服……”学校的焦大信老师和秦浩感情特别深,如果爸爸妈妈不在,每次解手他都要焦老师,不要别人。

    但这天学校老师都特别忙,发完成绩单后,秦文华只得将儿子抬到教室,自己一边上课一边照顾。说来也怪,一向不安分的秦浩坐在教室里竟然异常安静,呆呆地望着讲台上的爸爸,一点也不调皮。学生们看着这个和他们不太一样的大哥哥,没有嘲笑,仍然专心听课。放学了,秦老师扛着儿子走出教室,几个男生自告奋勇帮老师抬木椅。

    “哥哥太可怜了,老师也很可怜。”秦文华班上的学生谭春菊悄悄告诉记者:“有好多次,我们上课时都听到哥哥摔倒的声音,可秦老师从来没有上课途中丢下过我们;我们还经常看到秦老师在办公室改作业时,不停打瞌睡,一定是哥哥前晚上不听话,害老师耽搁了瞌睡。”

    下午3时,整理完一个学期的工作后,秦文华和何绍渝又开始扛着儿子过河回家。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