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专题11 > 记忆 > 更多 > 正文
编号:11205793
我在日本的献血记忆
     2003年3月,日本东京樱花盛开,一个同学遭受车祸,需要输血,于是我决定参加无偿献血。

    我打电话到采血站询问如何乘公交车到采血站,对方在知道我是外国人,并且没有自己的车后,就告诉我他们可以派车来接我,接着问我的住址,叫我稍等。放下电话大约20分后,采血站的汽车就开到了我的住处。护士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谢谢你对我们工作的支持。”接着她坐下来简要地询问了我的身体情况,见我没有什么不适,就起身打开车门,恭恭敬敬地请我上车。我跟着采血护士进入采血站的大门时,一位负责接待的采血护士迎上前来,笑容可掬地对我表示欢迎,接着请我坐在一张办公台边,给我递上一张调查表格和一支笔,嘱咐我一项一项地对调查表上的问题做答,有者打勾,无者打叉。似乎怕我不能完全看懂上面的问题,她站在我旁边,不时地提醒几句。看着我对所有问题一一做答并签名后,她双手接过表格,彬彬有礼地向我做了“请”的手势,请我跟着她来到采血间。我遵嘱坐到躺椅上准备献血时,一位采血护士坐到我身边亲切地说,血站规定,一次献血,可以是200毫升,也可以是500毫升,由于我是第一次献血,且长得瘦小,她建议我暂且只献200毫升。见我点头答应后,她才拿出采血器具,很认真地安慰我说,这些器具都已经过严格消毒,叫我放心。接着就开始采血。

    采血结束后,她拿出一团消毒药棉轻轻地敷在我的针眼上,说是止血,嘱我用两个手指按紧,然后带我到外间的休息室,嘱我坐着休息10分钟,如有什么不适,就马上告诉她。她走后约5分钟,另一个采血护士就走到我身边,轻轻地拿走了我针口上的药棉,又轻轻地贴上一块药膏,接着把一只蓝色的本子递给我并轻轻地告诉我:“这是您的献血证书,要好好保管。”休息了大约10分钟,我估计没事了,就准备起身。才走了几步,一个护士就跟上来微笑着说,怕我路不熟,让我坐她的车回去。回到我的住处,护士先下车,给我打开车门,跟我握手,再次对我表示感谢。

    这次献血,让我切实地感受到无偿献血的光荣与自豪,因为我始终被关心被尊重。 (张锦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