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医学版 > 期刊论文 > 其它各类 > 中国医学论坛报 > 第32卷(2006年) > 第31期 (总第1021期 2006-08-17) > 正文
编号:11146764
医学研究要从患者利益出发——访首例经桡动脉冠脉介入治疗术者Ferdinand Kiemeneij教授

[点击上图放大]

[点击上图放大]

[点击上图放大]

     上个世纪90年代初,荷兰Onze Lieve Vrouwe Gasthuis(OLVG)医院的Ferdinand Kiemeneij教授成功实施了世界上首例经桡动脉冠脉介入治疗。近日,这位著名的介入心脏病学专家因参加阿姆斯特丹—北京老式汽车拉力赛而抵京。赛后,作为北京友谊医院的老朋友,他应邀前往该院进行了学术交流活动。2006年8月11日,在车队胜利抵达终点当天,我们在参赛者下榻酒店见到了Kiemeneij教授。虽然穿越欧亚14国的旅程刚刚结束,但Kiemeneij教授依然神采奕奕地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王雷主任:欢迎您来到北京。作为世界上首位经桡动脉冠脉介入治疗的施术者,您对参加本次拉力赛有何感想?

    Kiemeneij教授:我与北京友谊医院联系一直很密切,多次到贵院进行交流。日前,我得知阿姆斯特丹—北京老式汽车拉力赛将要举行,我觉得这可能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象征着经桡动脉冠脉介入治疗术从荷兰OLVG医院传到了北京友谊医院。拉力赛途中,我多次与所到之处的心血管科医师进行交流,探讨了如何改进这项技术。

    记者:您当初如何想到要选择经桡动脉进行冠脉介入操作?

    Kiemeneij教授:这要追溯到1989年,当时在美国的部分期刊上,已有一些小型研究论文提出经桡动脉进行冠脉介入操作。选择桡动脉的好处很多,比如它位置表浅,易于定位,也便于压迫止血,因此发生出血性并发症的危险较小。但开始时大部分经桡动脉操作仅被用于冠脉造影诊断,而不能进行介入治疗,因为当时的介入治疗器械都不适用于经桡动脉径路。在同时期,冠脉支架置入治疗也已投入临床应用,但可能由于所有患者均接受了各种抗凝治疗(如使用阿司匹林、右旋糖酐和肝素等),致使大量患者发生出血性并发症。如果经桡动脉置入支架,就可降低出血性并发症的发生危险,从而大大缩短患者接受治疗的时间,这正是我们在14年前,也就是1992年开始这方面研究的原因。

    记者:在您研发这项新技术的过程中,是否遇到过困难?您又是如何克服的?

    Kiemanneij教授:在开始一项创新时,你会被成功的渴望所推动。我对这项技术的优点非常有信心。从我本人的情况看,采用这项技术时遇到的问题并不比采用经股动脉法更多,事实上整个过程还是比较顺利的。这个过程中唯一的难处是,你不得不舍弃原先已掌握的东西,而通过学习重新掌握一些新的东西。基本说来,这是一项比较简单的技术,即便它在临床上解决的不是大难题,也是有价值的,因为患者可从中获益,接受这种治疗的患者在术后能立刻行走,也不会出现严重的出血。研发最重要的推动力是患者,患者利益是技术能否带来益处的判定根据。

    记者:目前临床上正在应用各种药物洗脱支架,但各种支架疗效孰优孰劣仍不明确。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Kiemeneij教授:现在已有多种药物洗脱支架上市,但缺乏对所有支架进行相互比较的研究。药物洗脱支架的疗效取决于药物、支架和包被用聚合物的性质,不过它们在临床上的应用很大程度上受限于价格因素。我的建议是,应先设法降低药物洗脱支架的价格,然后进行头对头的对照研究,这样可能有助于发现其中疗效较好者。但这类研究需对患者行长期随访,在这个过程中有可能又有新的支架问世,所以这个问题可能始终难以回答。

    记者:您完成的首例经桡动脉冠脉介入治疗距今已有不少时间,能否介绍一下您现在的研究目标?

    Kiemeneij教授:我们在14年前开始采用经桡动脉冠脉介入治疗技术,当时就发现这种技术几乎可消除所有出血性并发症,后来有很多研究都证实了这一点。但冠脉介入治疗仍有许多其他并发症,因此我们仍在不断研发更安全的技术。我们的目标是,从患者角度出发,找到一种最好的治疗方法。医学研究的中心应该是患者,一切都应围绕如何使他们能得到轻松快捷的治疗。我们目前正在对我们医院的结构进行改进,诊室格局将更像一个休息室,有按摩椅、电视和上网设备,而不再有病床。需接受介入治疗的患者可早晨来就诊,接受治疗后留观四五个小时,下午就可出院回家,整个过程会非常安静舒适。我想,这可能是将来介入治疗的发展方向。

    记者:您在介入医学领域的创新为患者提供了更安全的治疗方法。对于中国有志于创新的医学界人士,您有什么建议?

    Kiemeneij教授:创新需要抓住时机。创新来源于需求,当种种迹象表明需要朝某个研究方向努力时,你就应该朝这个方向走去。比如,在工作和研究中,如果你觉得诊疗技术还欠缺什么,或者没有达到其应有的高度,你就应该尽可能地去找出解决方法。另外,要走自己的路,不能过多地走别人走过的路,原创性非常重要。

    王雷主任:我们已经从您的经桡动脉冠脉介入技术中获益良多。您这次不远万里驾车来到北京,我们希望能得到您更多的建议和指导,并在将来继续加强合作交流。

    Kiemeneij教授:我和贵院同行曾共同对疑难病例进行过诊疗,这是非常有意思的过程。你们目前的心脏介入治疗水平已经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以后肯定会更好。我觉得,随着中国经济的增长,你们的医学发展很快,现在你们的水平和我们不相上下,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就可能需要向你们学习了,所以下次也许要你们从北京驱车前往阿姆斯特丹,把你们的技术带给我们。

    后记:

    我们的采访时间不长,但足以感受到Kiemeneij教授对中国的深厚感情。他为拉力赛沿途中国普通民众的热情所感动,“嫉妒”中国将承办2008年奥运会,并经常回味与中国同行共同诊疗疑难病例的愉快经历。在谈到医学研究时,他经常提到的一个词语是“患者”,考虑问题时最后往往归结到患者利益,强调要使患者接受最好的治疗。可能在他的心目中,医学研究也是一场拉力赛,不论路途平坦还是崎岖,“患者利益”始终是唯一的指路牌。

    本版部分图片由医心网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