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医药 > 中医思考 > 质疑中医 > 文章04 > 正文
编号:11279537
中国爱国斗士PK洋鬼子的卖国贼(终结中医二)
http://www.100md.com 2006年9月22日 新语丝
    dasdas8452

    民粹主义者嘴里竟然能说出“原发性”疾病,我das未免大吃一惊!学过医学科学史的人也来为中医辩护,应该是遇到重量级的对手了。看完了文章未免有些泄气带失望,原来是个医学的雪茄,假冒伪劣!

    Das也来谈谈原发性疾病,看看洋鬼子是怎么对待他们宝贵的历史遗产的。

    原发性(idiopathic),意思是暂时不知道什么原因引起的疾病。现在我们使用这个术语,与19世纪具有截然不同是意义。在19世纪,伤寒、结核性脑炎等许多常见的传染病都属于原发性疾病,那个时候,“原发性”一词具有高度的理论意义,顾名思义,原发性就是指没有任何外部原因引起,原发的,源于机体本身根源的疾病。当时人们认为大部分疾病都是原发性的,归咎于机体本身的内部缺陷。这是一种十分严重的原则性的错误,19世纪以前的欧洲从这样一种理论出发,发展出一套堪与中医相匹敌的“医疗体系”,无论从理论或者实践上绝不输与中医。他们像中国人一样画符念咒跳大神,只不过在图像、咒语和舞蹈动作上有他们的民族特色而已。他们的占星术在理论上也不比我们的阴阳五行、伏羲八卦等理论基础逊色,许多方面甚至更有过之。实践方面,平心而论,比我们的中医确实要略胜一筹,由于他们掌握了亚里士多德的原始分类学,就有计划地提取他们能够找到的任何一种植物的根茎叶花果,制成浸取液,使用任何一种金属的溶液依靠他们的理论基础给病人服用,他们也会拔罐、泄下等疗法,治疗结核病就比中医高明,他们不仅会吃草药,而且会晒太阳,虽然晒过以后会像中国人一样病死,医疗水平总是先进一步吧!奇怪的是一段时间洋鬼子还普遍使用放血给病人治病,读西方文学的时候,大家经常看到这样的描写。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理论依据推导出来的疗法,有兴趣的中医大师不妨深入研究一下,说不定与我们的中医有内在本质的联系,一不小心来个中西合璧也说不定。

    如果不是那个叫牛顿的家伙搞出了一套莫名其妙的力学,如果不是培根、迪卡尔之流发明了什么归纳演绎法,如果不是那个硬说人是猴子变的、心理大大变态的达尔文,还有那个在中国名不见经传的哈弗教授克拉克,我das相信,西方医学一定向我们的中医一样辉煌灿烂。甚至更加灿烂也说不定。

    可是,牛顿竟然诞生了,克拉克就不可避免地要站出来说话了。

    我不谈牛顿的诞生,这里只说说克拉克说了哪些离经叛道的谎言:

    克拉克没有任何理论发明,他只是像记者一样随便走走,顺便搞点调查,顺手翻阅了一些研究报告,然后就用无可争辩的事实证明了伤寒和伤寒热患者在不经治疗的情况下可以自行痊愈,而且比接受过当时流行的草药、热敷等等任何疗法的病人,存活率更高!

    这样的事,任何人都能做到,但是注定因此而载入历史的职能有一个人,这个人注定是克拉克。如果1876年我das在北京讲这样的话,一定立刻被打得屁滚尿流,并被剥夺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放屁的权力,比今天的das更惨。现在最起码我还可以在关天放一两个屁的。

    就是因为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克拉克,西方一整套堪与中医匹敌的、绵延几千年的、无比灿烂辉煌的历史宝贵遗产,就像一座沙滩上的巨型大厦遇到了飓风,一瞬间轰然倒塌了。

    有了克拉克,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就像宇宙学遭遇哈勃一样。既然绵延几千年的医学都是胡扯淡,疾病很可能就不是“原发性的”,;如果不是“原发性的”,肯定是由外部原因引起的,当然要先找到这些原因。花了几十年,找到了,原来很多疾病是有这样或者那样的病菌引起的;杀死他不就完事了?这些病菌不好杀,都藏在人体里,不能用毒药,会连人一块毒死,要找一种既能杀死病菌,又对人体无大碍的玩意儿;有找了几十年,找到了,磺胺类和抗生素;于是最常见的、最要命的肺炎、脑膜炎、结核病等等,药到病除,不再像过去一样,吃了草药就晒太阳,晒完太阳就死。

    奇怪的是:洋鬼子竟然甘愿毁掉自己绵延几千年的、无比灿烂辉煌的历史宝贵遗产,而不是把那个居心叵测的克拉克干掉。这些洋鬼子完全没有誓死捍卫历史遗产的决心和毅力,哪像我们中国的爱国卫士,誓死包着老祖宗的草药不撒手(当然,得了肺炎、脑膜炎、结核病,还是不敢吃中药的),随时准备与胆敢破坏历史遗产的卖国贼血战到底!看样子这些洋鬼子离亡国灭种不远了。

    原发性疾病这个术语现在仍然在用,不过意义完全不同了,现在是指:肯定是由某种原因引起的、现在还没有找到原因的那些病。这是中医赖以生存的最后舞台,也是下一节课的内容。(dasdas8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