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期刊 > 《大众健康》 > 1999年第10期 > 正文
编号:11099100
烟海余生
http://www.100md.com 1999年10月1日 《大众健康》1999年第10期
     我有30年每日吸两包,后增至三包的吸烟史。一位外科医生告诉我:这样下去,咽喉必出毛病。另一位医生则警告我正处在癌症和肺气肿的边缘。我自己似也有中风瘫痪之预感。即使如此,我仍不顾连续多年的气喘咳嗽多痰,不顾吸烟已迫使我步步靠近死神,依然执迷不悟,恶习难除。

    说实话,戒烟并非难事,马克·吐温就曾说过:“戒烟易如反掌。我的戒烟次数,至少已在几百次以上。”难的是戒掉以后的日子如何打发?天知道它能维持多久!?谁的心中都没有个底。此种戒烟方法,永远没有效果,最终还是难逃尼古丁的毒害。可是烟民无不这样戒烟!他们未用坚定不移的毅力向尼古丁开战,反而成了尼古丁魔爪中的玩物!

    我对自己怎样吸第一支烟的经历记忆犹新。其时我还是个年方16的少年,见人羞涩,说话口吃。一次与带了女伴的好友艾迪会面时,见他歪戴一顶漂亮的浅顶阔边呢帽,唇边叼一支微微上下颤动的雪白烟卷,真像一名好莱坞影星,看上去帅极了!艾迪长我一岁,早就学会了吸烟。他那样儿让我内心钦羡不止。那就学吧!花了一角五分买了一包烟,唇边叼上第一支烟时 ......

您现在查看是摘要页,全文长 4086 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