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期刊 > 《医学美学美容(美容师)》 > 2010年第7期 > 正文
编号:11912968
一场似是而非的青春期沙尘暴
http://www.100md.com 2010年7月1日 《医学美学美容·美颜志》2010年第7期
     隔着简易的橱窗,我看见对面一双圆目隐约着向我射来轻柔的电波,我讨厌看到岳海红的影子,但毕竟,我们俩家隔的太近,就像手与手之间的距离。我们毕竟用着同一条胡同,过同一条大街,毕竟,在超市买东西时也不经意间碰在一起。

    也许这就是缘份吧,岳海红经常用这句话与我套近乎,我却白她一眼,不屑一顾地从超市的这道橱窗闪向另一道。

    蓦地,门口想起了警笛声,几乎是在同时,我们的目光交织在一起,编织成一条无法逾越的网,检察机关的车子同时带走了两个男人,一个是我的父亲,另一个是岳海红最亲的人,几乎在同一天,我们成为天涯沦落,人,而这一切的原因竟然在于,我的父亲向他的父亲行了贿,他们的背后也许藏着一个巨大的阴谋,但这一切与我们两人何干,只不过缩短了我们与亲情剥离的时间,当我看岳海红时,她的眼眸中仅有的一点坚强瞬间即逝,然后泪如泉涌。

    又是在同一时间,我们离开了超市,回了家,我们不约而同地打了的,甚至一前一后没有差一点时间,我们前去探望被调查的父亲大人,却碰了同样的一个闭门羹。

    从那天起,我开始更加恨这个叫岳海红的女生,因为我的父亲本是无辜的,是她的父亲官欲太强,节制不好,为了一点私利,没有把持住自己的名声,却生生连累了我的父亲我上课时,不与她对话,要求老师调了位置我不想看到她的脸,她的眼,更不想让她的轮廓在我的心海里留下一点空间。

    直到那一天上午,我破天荒地打扮了一个典型的时髦装,高挺的胸脯,让人看了个个垂诞,走在路上,我却突然间感觉自己今天犯了天大的一个错误,自己的这身上衣,不仅露的地方太多,而且非常不合时令,这也是父亲被关押后,我头一次认真地打扮自己,虽然家里早已门可罗雀,但我想着能够努力适应现在的生活,好让自己快乐起来,所以 ......

您现在查看是摘要页,全文长 6667 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