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期刊 > 《知识窗》 > 2017年第5期 > 正文
编号:13091427
搭上子弹蚁的“便车”
http://www.100md.com 2017年10月8日 《知识窗》2017年第5期
     有人在放风筝,周围路过的人既没花钱买风筝,又没出力放风筝,却能够欣赏风筝的美丽,甚至体会放风筝的快乐,这就是经济学上所说的“搭便车”现象。在自然界,各种生物间“搭便车”的现象也十分常见。

    子弹蚁是一种生活在中南美洲亚马逊地区的凶猛蚂蚁,被评为“全球十大毒性最强的动物”之一,它是蚁族中的异类。远看它像蜂,却有着强壮有力的上颚和尖锐带毒的尾刺;近看它是蚁,喜欢挥动一对大钳,耀武扬威。子弹蚁体长约三厘米,体型约为普通蚂蚁的五倍,是世界上体型最大的蚂蚁之一。谁要是将它惹急了,它就会使出杀手锏——用尾部的毒针刺入猎物的皮肤,把神经性毒素注射入对方体内。

    被子弹蚁叮咬后的疼痛感,就像被子弹打中,所以它才有了这个霸气的名字。可被子弹击中的疼痛感有多少人感受过呢?美国昆虫学家贾斯汀·施密特为了比较不同昆虫蜇咬后的感觉,竟亲身体验被一百五十多种昆虫蜇咬,其中就有子弹蚁。在他编写的“施密特疼痛指数”排行榜里,被子弹蚁叮咬后的疼痛指数排名第一。

    贾斯汀·施密特这样形容:“那种感觉就像有颗生锈的钉子扎入脚后跟,然后再赤脚走在火红的木炭上,带给人一浪高过一浪的炙烤、抽搐和令人忘记一切的痛楚,这种煎熬可以持续24小时而不会减弱。”一般情况下,被一两只子弹蚁叮咬,并不会伤及性命,但疼痛感会迅速扩散。比如,你的手被叮咬,肩膀也會觉得疼,甚至整个胳膊都会在几个小时内动弹不得。

    在自然环境中,毒素是子弹蚁攻守兼备的生存利器。子弹蚁战斗力十足,竟将比自己体型大许多的昆虫视为捕食对象,令不少大型动物闻风丧胆。在捕捉猎物时,蚁毒能够起到麻痹,甚至杀死猎物的作用。在防卫巢穴、抵御天敌时,蚁毒引起的剧烈而长时间的疼痛又是信号明确的“逐客令”。有了这样效果超群的“武器”,子弹蚁在自然中少有天敌。

    亚马逊雨林里的大裂五山柳苏木采取了一种“狐假虎威”的策略。这种植物拥有独特的花外蜜腺,能够通过“贿赂”的方式博得子弹蚁的青睐,获得保护。花外蜜腺是指植物上位于花朵之外的能够分泌蜜汁的腺体。大裂五山柳苏木的叶柄末端,与茎干相接的区域长有花外蜜腺,能够分泌出大量的蜜汁。这些蜜汁对于子弹蚁来说,简直是唾手可得、无限续杯的免费大餐。它们用自己的大颚采集树上的蜜汁和水滴,带回巢中食用、储备和哺育幼虫。

    在大裂五山柳苏木的树干下部、根部附近,人们常常能够发现子弹蚁的巢穴。子弹蚁在蚁巢洞口进进出出,在树干、叶片上觅食、警戒,无形中为这种植物披上了一层“防护罩”。那些以大裂五山柳苏木为食的昆虫,有的被“蚂蚁保镖”吓得落荒而逃,有的成为子弹蚁的盘中餐。雨林中的其他动物也都忌惮子弹蚁的威力,对这种植物敬而远之。

    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大裂五山柳苏木与子弹蚁形成了互利共生的双赢关系。它们为对方的生存提供了便利,也都享受到了“搭便车”的好处。 (王笏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