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期刊 > 《知识窗》 > 2018年第1期 > 正文
编号:13250100
等一支灵魂
http://www.100md.com 2018年1月1日 《知识窗》2018年第1期
     天气难得的好,天空是湛蓝湛蓝的,云一抹一抹的白,比夜里的星辰还美。我站在露天的阳台上,仿佛被吸引到了另一个世界。12岁的我背上书包走出校园,然后在路过的第一个路口转个弯,来到红桥书店的门前。

    灵叔坐在店门口,招呼我进去。

    我看着他笑出皱纹的眼睛,喉咙梗塞着卡出“灵叔”两个字。

    他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应我:“哎,丫头!”

    1

    红桥书店的店主在找一个万里挑一的灵魂,没人知道店主的来历,也没人相信他的故事。但是,每个人都知道他在寻找灵魂,所以大家都叫他灵叔。我喜欢在繁重的课业结束后听他讲故事,因为他说我是一支很有趣的灵魂,可惜不是万里挑一的。

    灵叔说:“好看的灵魂是宝石,无论怎样抛光打磨,里面还是一样的材质。有趣的灵魂是玻璃珠,彩色的玻璃映出的是万般世相。”

    我很想知道萬里挑一的灵魂是个什么样子的,如果能帮他找到该多好。

    我问灵叔:“找到万里挑一的灵魂有什么规律吗?比如说长得越好看的人,灵魂就越与众不同吗?”

    “没有规律。相反,越好看的人灵魂可能越平庸。”

    灵叔又想了一会,说:“嗯……最重要的是要透过表象,看到本质,因为每个人的性格、爱好、精神的不同都会形成独一无二的灵魂。”

    后来,但凡我看到特别的人都会去跟灵叔讲。

    一天早上,我跑去告诉灵叔:“班里有一个女同学很喜欢独处,总是在走廊里念仓央嘉措的十诫诗 。”

    我微笑着说:“这样足够万里挑一吗?”

    “她跟你一样是有趣的灵魂,只不过越是有趣的灵魂越是孤独。如果你们两个灵魂加在一起,那绝对是万里挑一了!”灵叔说话的语气完全是种赞美。

    “真的吗!”我瞪大了眼睛,“如果我们成为最好的朋友,算是帮你找到了万里挑一的灵魂了吗?”

    “当然了!”灵叔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同时送给我一本三毛的《雨季不再来》。

    我很开心,以为自己帮灵叔了却了十多年的心愿。从此,我也和另一个有趣的灵魂结了伴,我最好的朋友——林佳恩。

    2

    夜昏昏沉沉的,我跟佳恩坐在店里看书,等着灵叔整理好书架后,给我们讲故事。

    书上说:“从本质意义上,我们都是既失去家乡又无法抵达远方的人。”总是有很好的理由让我们远离家乡的土地,离开熟悉的亲人。

    我问灵叔:“你的家乡在哪里呢?”

    他拍拍手上的灰尘,走过来说道:“我的家乡在很远的南方,不过现在这里就是我的家乡。”

    佳恩说:“家乡不是生下来就决定好的吗?”

    灵叔笑着说:“待的时间长了,异乡也就成家乡了。”

    灵叔说得很自然,我却不禁感到一阵酸楚。

    我记得灵叔给我讲的第一个故事是这样的:一年的冬天,东北下了场很大的雪,收拾好的道路没过两分钟,鹅毛似的雪花团在地上又高出了人的膝盖。就是在这个时候,男人和女人从南方的村庄来春城开了家饭馆。男人为人风趣,做得一手好菜,新客们爱跟他说话,熟客们则拉着他陪酒。男人最拿手的是一道叫“雪衣豆沙”的甜食,将分好的蛋清裹在豆沙外面,放到锅里后,炸成一个大圆泡泡,捞出来沾上白糖,吃起来软糯可口,老少皆宜。这也是女人最喜欢的一道菜。

    他们把饭馆生意做得格外红火,顾客多了,熟客也就多了,日子也像饭馆一样红火。

    可是因为酒精成瘾,男人说话变得不利落了,手抖得再也掂不起大勺,饭馆渐渐冷清。男人的酗酒和儿子的学费让女人愁得患了重病。

    她去世的那一天晚上,饭馆出兑了。

    在春城的三十年,家乡的记忆早就模糊不堪,家乡的路也早已记不清楚。没有家的男人用最后的积蓄开了一家书店,既能供儿子上学又能减轻书费。

    儿子长大了,也跟男人学会了做一手好菜。以前的熟客都说儿子继承了男人的好天赋。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无论男人怎么教,儿子永远学不会那一道女人最喜欢的“雪衣豆沙”。

    3

    三年后,我高中毕业,可是灵叔还是没找到他的那支灵魂。再站在他面前时,岁月如一个漫不经心的艺人,把时光刻在了他的脸上、手上和心上。

    我戏谑道:“您要找的灵魂,恐怕不是万里挑一,是十万百万里挑一了。”

    灵叔笑着说道:“所以啊,我卖了十几年的书,还在等。”

    他带有岁月年轮的眼睛里闪着光亮,想必他是在回忆人生中最璀璨的那段年华,和让那段年华变得璀璨的人。

    我忽然想起一首歌唱道:“你都白了头发,却还没等到她。偶尔听你说起她,来回总是那些话。”

    灵叔等一支灵魂,等到了垂暮之年。或许他想要的并不是真的万里挑一,而是期盼一个人的出现,能融化他多年冷瑟枯寒的心。又或许他早就见过了他的万里挑一,他们约定好了来生再做对方的羽翼,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天气里,御风而飞。

    4

    20岁的我背着斜挎包走出了校园,还是在路过的第一个路口转个弯,来到红桥书店的门前。

    灵叔没有坐在店门口,锈渍的铁门上贴着“出兑”两个大字。

    我想起他笑出皱纹的眼睛,喉咙梗塞着卡出“灵叔”两个字。

    他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应我:“哎,丫头!”

    灵叔,愿天堂人来人往,热闹纷繁,能够找到属于你的万里挑一。

    其实,每个灵魂不都是爱人眼中的万里挑一吗? (李欣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