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期刊 > 《心理科学进展》 > 2010年第7期 > 正文
编号:11912896
“为了中国人民的幸福和尊严(4)
http://www.100md.com 2010年7月1日 《心理科学进展》2010年第7期
     我说的问题。那么,政府在寻找新的政绩指标的时候,心理学家到底能贡献什么,如何能通过幸福感的测量正确地反映民意、民情,我觉得是需要在理论上做大量的工作。我建议不要马上使用简单的幸福感测量来作为政绩指标衡量政府工作。

    简单地总结一下,当我们进行幸福方面的研究时,社会心理学家、积极心理学家会比较关注一般的人们是否感受到了幸福以及心理因素怎么影响幸福感的获得这样两个问题,然而,关于什么是幸福,如何看待幸福的文化心理因素,以及到底什么人得到了幸福,不幸福会有哪些反应,社会经济文化如何影响到幸福,其研究还是非常欠缺的。对于幸福这个如此重要的概念,关系到整个国家发展的终极目标和测量发展状况的指标,作为社会心理学工作者有义务和使命,特别需要从社会心理学的角度,与社会学、伦理学、文化人类学等相关学科合作,推进关于幸福、幸福感、幸福观的研究。

    张侃:

    我看了杨老师的报告,真看到专家了。我一开始发言只是一个心理学工作者,对心理学有关SWB研究的一些感触。杨老师是在我们国家社会科学院从事心理学研究,从杨老师的报告可以看出,我们的心理学研究,如果离开了中国社会,这样的研究不要说会给人民带来思想上的混淆,给政府带来决策上的失误,至少也不会有什么贡献。前面我也说了,要进行综合,跨学科,未来我希望我们从事社会心理学研究或者自己认为自己是从事社会心理学研究的人,应该和社会学的团队和工作者更多地交互 ......
上一页1 2 3 4 5 6 7 8 9下一页

您现在查看是摘要页,全文长 5463 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