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期刊 > 《生命时报》 > 2019.10.18
编号:81502
桑德斯,给患者最后的尊严
http://www.100md.com 2019年10月18日 生命时报 2019.10.18
     “当生命走到尽头,当所有的医学手段都已无力回天,很多人选择坦然面对,也有很多人无法直视生命最后的告别。”近年火热的纪录片《人间世》中的解说词,让我们感受到了生命的脆弱。然而,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我们还可以选择另一种方式来告别,这就是临终关怀。临终关怀,是一门以临终病人的生理、心理发展和为临终病人及其家属提供全面照顾的以实践规律为研究对象的新兴学科。它使临终病人的生命得到尊重,生命质量得到提高,在临终时能够无痛苦、安宁地走完人生的最后旅程。这一理念的创始人是英国人西塞莉·桑德斯女士。

    西塞莉·桑德斯,1918年出生于英国巴尼特市的富裕家庭,早年就读于牛津大学。二战爆发后,她在夜校学习护士课程。1948年,一个偶然机会,她结识了波兰犹太人大卫·塔斯马。

    塔斯马是桑德斯的病人,当时患有一种无法治愈的癌症,痛苦不堪。身为护士的桑德斯,经常与塔斯马聊天,他们谈到对临终关怀的共同愿景:除了身体护理之外,还应该为患者提供心理支持。塔斯马病逝前,给桑德斯留下500英镑,并说“我将成为你的一扇窗户”,这更加坚定了桑德斯的想法。尽管困难重重,但这一萌芽并没有被扼杀在摇篮里。奋发图强的桑德斯硬是从护士考到临床专业,并取得了医师执照。1967年,桑德斯在伦敦创建了圣克里斯托弗安宁院。
, http://www.100md.com
    桑德斯使用了“安宁院”一词,而不是“医院”,其用意是把“安宁”和“医院”区别开来。这是全世界第一所临终关怀安宁院。它让生命垂危的病人在生命最后一程得到了尊严与满足,桑德斯在这所安宁院工作了近40年,直到2005年与世长辞。

    《医学:极简插图史》中这样写道:“桑德斯设计的圣克里斯托弗安宁院中的房间是单人房,让病人有更多的隐私(也有助于减少传染)。其设计还包括几面宽大的窗子,让自然光洒遍室内,和干净的现代主义的线条,有助于员工有效工作。也慎重考虑在不同的地段运用荧光和比较温暖柔和的人工光源。” 如此阳光的地方,当然也可以照亮死亡的黑暗。 如今的圣克里斯托弗安宁院仍在发挥价值,它总共为约150万人提供了缓和医疗照护,患者主要为预期数月生存时间的垂危病人,偶尔有退行性病变的慢性病人,是全球缓和医疗教育最大的机构之一。

    桑德斯和她的圣克里斯托弗安宁院对世界的影响从未减退。面对患者,桑德斯提出在患者出现疼痛前就使用镇痛药物吗啡的观念,以减轻疼痛。这与现代医学倡导的“超前镇痛”理论有异曲同工之妙。加拿大内科医生鲍尔弗·蒙特认为,蒙特利尔的皇家维多利亚医院在收治重症病人方面存在缺陷,特地去圣克里斯托弗安宁院,与桑德斯一起待了一个星期,受到启发后回国,于1975年在医院里开辟了一个关怀临终病人的专科病房。蒙特将这称为“姑息治疗”。无独有偶,日本顶级外科医生石飞,是日本国内首屈一指的血管外科医生,他提出“医疗行为到底可以进行到什么程度”的疑问。在参观了圣克里斯托弗安宁院后,石飞医师在心里有了答案。遵从桑德斯的思想“Not doing, but being”,什么都不要做,只要陪在身边就好,石飞医师明白了比起不惜一切奋斗到生命最后一刻,维护病人临终的尊严更为重要。
, 百拇医药
    在桑德斯之后,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临终关怀运动中。70年代后期,临终关怀传入美国。1982年,香港在天主教医院首先开始了临终服务。1987年,香港创立了善终服务会。1988年7月,国际临终关怀医师学会(AHP)正式成立,首任会长由英国籍临终关怀专家担任,总部设在美国佛罗里达州。

    1988年7月15日,天津医学院临终关怀研究中心建立。至此,中国大陆的临终关怀体系也逐渐建立起来。但不少临终关怀医院在技术服务等方面仍有待提高。与此同时,还要克服的是,我们的民族还没有学会正视死亡,无论是古时的长生不老仙丹,还是如今的忌讳“死”字,都使临终关怀在夹缝中生存。

    生命是条单行线,衰老逝去是我们最终的结局。桑德斯常对患者说:“你重要,因为你是你;你重要,即使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临终关怀并不是放弃,而是面对,是一种对待生命的更高境界。 ▲, 百拇医药(南京医科大学第一临床医学院 陆苗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