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医药 > 中医药保健 > 食疗药膳 > 食物大全 > 果品类 > 水果与健康 > 正文
编号:12491362
清宫中的水果养生
http://www.100md.com 2013年11月13日 《中国之韵》
    

    

    

    文并图/苑洪琪 编辑/胡敏

    清代宫廷的皇帝后妃们吃果品,重视“应季”、循时令而食。所谓时令水果,就是指当季的水果。当季水果因为处于良好的生态环境,饱受充足的阳光照射和雨露滋润,多为自然成熟,因而营养更丰富,口感更甜美,气味更芬芳。同时,清代宫廷食水果,还有种类繁多、品质各异的“杂食”习惯,不论南果(佛手、荔枝、龙眼)还是北瓜(哈密瓜、青皮瓜),不论寒性(梨、香蕉、西瓜)还是温性(大枣、葡萄、桃子),大有“遍尝百果能成仙”之势。

    水果滋养又治病,早已是人们的共识。在中国历代医书中,有很多水果是食药兼用的。明代李时珍的《本草纲目》就记载了50余种水果,如梨,脆嫩多汁、甜香可口,生食有清热解毒、生津润燥、止咳、平喘、化痰降火等功效;如枣果,可开胃健脾、补中益气、延年益寿,在民间被誉为“水果皇后”,亦有“一日食三枣,百岁不显老,五谷加黎枣,胜过灵芝草”之说;再如樱桃,“甘为舌上露,暖作腹中香”,“闻道令人好颜色,神农本草应自知”。

    “冰碗”

    早在2000多年前,《黄帝内经》就针对人们的饮食结构,提出了“五谷为养、五果为助、五禽为益、五菜为充”的膳食调配原则,其中“五果”指甘(枣)、酸(李子)、咸(栗子)、苦(杏)、辛(桃)等五味果类。实际上“五果”是水果和干果的统称,还包括西瓜、哈密瓜等多种可以生食的瓜果。水果富含维生素、无机盐、纤维素、糖类和有机酸等物质,使人体获得更全面的营养。

    按照清制,皇帝、后妃们每天午时都有果品桌,备有干鲜果品十余种,不仅食用,还用来闻香。这些新鲜水果,有清廷在顺天府、保定、河间、永平、南苑等京畿附近的皇庄交进的,也有江浙、两广、福建等南方贡进的。在现存的康熙朝奏折中,就有地方官向康熙皇帝进献新鲜果品的折子。如康熙三十七年(1772),进佛手、香橼(音同“元”,yuán)、荔枝、百合、桂圆、青瓜、木瓜等;康熙四十九年(1784)五月十三日,康熙帝“巡行口外”时,江南地方官恭进江南新出枇杷鲜果,以供消夏食用;康熙五十年(1785)九月十五日,进献洞庭湖橘子等秋令果品。

    炎热的夏天,清代皇帝、后妃用“冰箱”冰镇水果,称为“冰碗”。清宫词有《冰果》诗曰:“蝉噪宫槐日未斜,液池风静白荷花。满堆冰果难消暑,勒进金盘哈密瓜”,在《冰果》诗的注中还写道,“以杂果置盘中,浸以冰块(为冰果)都中夏日宴饮必备”。据清代末期曾在储秀宫伺候慈禧的宫女介绍,宫廷的“冰碗”用甜瓜、果藕、百合、莲子、杏仁豆腐、桂圆、葡萄干、鲜胡桃、淮山药等鲜果制作,甜瓜去籽和果藕配在一起,用冰镇;葡萄干(无核的)用蜜浸透,再把鲜胡桃砸开,把里边带涩的一层嫩皮剥去,浇上葡萄汁,再用冰镇。吃果藕可以顺气,吃鲜胡桃可以补肾。

    另据清宫档案记载,乾隆皇帝的生日是八月十三日,每到这一时期,全国各地都要向皇帝进“万寿贡”,其贡品在衣料服饰、文房用具、家具陈设、金佛如意之外,都要附带上本地特产的瓜果:两广的南果,山东的苹果,山西的核桃,直隶的蜜桃、鸭梨,陕甘的花皮瓜,台湾的西瓜,新疆的奶子葡萄……为保持各地水果新鲜,宫廷特设南、北果房储存。这些水果除供皇帝后妃们食用外,还在宫廷内寝和皇帝起居的宫殿,摆设象征长寿的蜜桃、佛手,寓意四季平安的苹果、事事如意的柿子等,既可观赏,又能“闻果香”。

    岭南佳果数荔枝

    南方距离北京遥远,水果运输和保鲜都很困难。但是为了清宫皇帝、后妃们能吃上新鲜的南方水果,地方官员可谓绞尽脑汁。在清代宫廷档案中,就有一些福建地方官为皇帝运送荔枝,以及皇帝在紫禁城吃荔枝、用荔枝赏赐的记载。

    荔枝是亚热带植物,性喜温暖,多产于我国的云南、广东、广西、福建、台湾等省份,尤以福建荔枝最为有名。《福建通志》载福州、兴化、泉州、漳州、福宁、永春等府的荔枝,品种甚多,荔枝树大者高五六丈,大如桂树,绿叶蓬蓬,冬夏荣茂青华,朱实大如鹤子,核黄黑,甘而多汁,似安石榴。果成熟期因品种而异,从农历四月后,即有成熟者。《晋江县志》称:“五月熟者,为火山,肉薄味酸;六月熟者,早红、桂林、金钟、白蜜、状元红之类皆佳品也;七月熟者,俱山荔枝,品类数十,壳粗厚,佳者良有风韵。”

    为此,历朝历代,不管是帝王后妃,还是达官贵人,都对“核如枇杷,壳如红缯,膜如紫绡,瓤肉洁白如冰雪,浆液甘酸如醴酪”的荔枝情有独钟,荔枝作为名贵生鲜列为贡品,要岭南各地向皇朝进贡。

    然而,荔枝成熟后不易保存。唐代白居易曾说过,荔枝“若离本枝,一日而色变,二日而香变,三日而味变,四五日外色香味尽去矣”。福建距长安三、四千里,在交通不发达的时代,要想吃到鲜荔枝,谈何容易!《三辅黄图》记载,为使宫廷吃上新鲜的荔枝,汉武帝曾下令要南方上贡荔枝等生鲜,并从广东交趾移来荔枝龙眼树一百株,专在长安城外修建了一座富丽堂皇的扶荔宫以植之。但因气候、土质不宜,一百多株荔枝无一生长。

    《新唐书》记载,唐明皇的宠妃杨贵妃“嗜荔枝,必欲生致之,乃置骑传送,走数千里,味末变已至京师(今陕西西安)”。为保荔枝的新鲜,运输途中“十里一置,五里一堠,奔腾死亡,蛇猛兽毒中之害者无数”。封建帝王想吃荔枝,就不惜任何代价,派人兼程飞骑从南方远送而来。运送荔枝长途奔贡,苦害百姓,唐代杜牧曾做诗嘲讽道:“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宋徽宗赵佶为了吃到新鲜的荔枝,也效仿汉武帝从福建把荔枝树运到汴京,种植到皇家禁苑里。第二年,这批从南方移植来的荔枝树,竟然真的结果了,徽宗大为得意,并赋诗曰:“保和殿下荔枝丹,文武衣冠被百蛮。思与廷臣同此味,红尘飞鞚(音同‘控’,kòng)过燕山。”陆游在《老学庵笔记》中载:“宣和中,保和殿下种荔枝成实。徽庙(宋徽宗)手摘以赐燕帅王安中,且赐以诗曰:‘密移造化出闽山,禁御新栽荔枝丹。玉液乍凝仙掌露,绛苞初结水晶丸。酒酣国艳非朱粉,风泛天香转蕙兰。何必红尘飞一骑,芬芳数本座中看。’”

    然而,徽宗得意过早了,他移植的荔枝,不过当年成熟一次而已。

    “影留闽月带根移”

    到了清代,鲜荔枝怎样运抵北京,进到紫禁城的呢?

    乾隆七年(1743),乾隆皇帝吃过荔枝后,御制一首《食荔枝有感诗》:“炎州佳种号离支(即荔枝),巴峡滤戎未足奇。白鸟天霞连颗缀,影留闽月带根移。酪浆雪质无能比,玉管云栈有所思。梦里不知身是梦,还如赐食寝门时。”原来,清代创造了荔枝连根运输的方法,将福建产的荔枝连根移植到大木桶内,然后清点挂果的荔枝,装船海运至京。负责运送荔枝的官吏,沿途除定时为荔枝树浇水、施肥外,还要保证点过数的荔枝果实不能落下。荔枝树运至紫禁城后,由内务府大臣接手清点后,呈献皇帝。

    荔枝连根移植运输,满足了皇帝吃新鲜的荔枝。但是,从福建起运至京,路上要走多久呢?据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乾隆进单》记载,乾隆五年(1741)五月初七日,福建巡抚王士任进荔枝树60桶、素心兰30盆,内务府收到的日期是乾隆五年闺六月十三日,途中足足走了60多天。

    荔枝树贡至紫禁城后,由内务府呈报皇帝,并从收到日始,逐日将摘食鲜荔枝及赏赐的情况登记入簿。乾隆四十七年(1783)七月初二日至十四日,福建巡抚杨魁所进鲜荔枝树100桶,共结果子473个,食用、赏赐情况如下:

    七月初二日,(摘)下荔枝11个,吊(掉)下64个。上(皇帝)进4个,插瓶用2个。和裕皇贵妃鲜荔枝2个,愉妃1个,六阿哥、八阿哥、固伦和敬公主、县恩阿哥、县亿阿哥、县惠阿哥每位鲜荔枝1个,阿桂、诚亲王、三宝、英廉、金简、曹秀先、曹文植等每人鲜荔枝1个,颖妃、容妃、顺妃、诚嫔、循嫔、林贵人、禄贵人、明贵人、十公主、十一阿哥、十五阿哥、十七阿哥等每位鲜荔枝1个;

    七月初三日(下、掉荔枝数原缺),上用鲜荔枝5个,赏亲王、大臣等荔枝21个,内(指妃嫔)赏用鲜荔枝6个;

    七月初四日,下荔枝3个,掉下荔枝23个。上用鲜荔枝3个,赏亲王、大臣鲜荔枝15个,内赏用鲜荔枝13个;

    ……

    这一年岁贡的荔枝13天后,果实才全部采食完。鲜荔枝进京极不易,在紫禁城里也非常珍贵。皇帝每天从采摘的鲜荔枝中只尝几个,其余的都指名赏赐。除了皇帝及被赏赐者之外,其他人是无法品尝鲜荔枝的味道的。


    参见:首页 > 中医药 > 中医文化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