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医药 > 中医药保健 > 食疗药膳 > 食品安全 > 分析评论 > 正文
编号:11181888
食品安全监管的思考与建议
     自9月13日以来,上海市连续发生多起因食用猪内脏、猪肉导致的瘦肉精食物中毒事故。而关于流通到市场上的瘦肉精猪肉的来源,经过相关部门的追查,已确定供应商的进货地点为浙江海盐,流向上海全市66个贸易市场。而令人感到蹊跷的是,执法部门通过验证,可以初步确认,当天在市场内销售的猪肉,都是从正规渠道批发来的。(《上海青年报》9月16日报道)

    “民以食为天”,食必须安全。可我们看一看报道,从浙江的“吊白块”的粉丝,重庆的“毛发水”酱油,广东的黄曲霉素毒大米到添加了避孕药成分的大闸蟹,抹了敌敌畏的金华火腿,加了石蜡的火锅底料,再到毒胶圈、黑豆腐、劣质奶粉、红心鸡蛋……报纸和电视上几乎天天有食物中毒的新闻,民间的传言就更可怕了:银耳不能吃,因为是用硫磺熏白的;鱼翅和开心果不能吃,因为是用工业双氧水泡白的;动物内脏不能吃,因为饲料里含有大量莫名的成分;蔬菜不能吃,因为使用大量的化肥;桶装水不能喝,因为桶不清洗,水不过滤……

    当你看到这里的时候,我想你再也无法吞下口中的食物,即使你所吃的东西没有任何问题,你也许会患上多疑症——我吃的东西会不会中毒、致病?更可怕的是,问题食品居然证件齐全,难怪上海市民感慨:“有证有照的‘合格肉’都能让人食物中毒,老百姓怎样才能吃得放心?”

    我们生活在非常发达的现代社会,享受着以车代步,通过电视如濒临现场,移动电话千里无隔音,自由网上冲浪。可是我们发现我们原始的、与生俱来的本能的欲望和享受却在高度发达的社会里成了问题。让每一个人老百姓放心吃喝,是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才会有效呢?笔者结合中国国情,查阅国外资料,提出几点建议:

    第一,以坚决彻底的问责解决“证照齐全”的食品安全问题。“证照齐全”的食品出了安全问题,对公民的心理打击是非常巨大的,是不利于维护党和政府的形象的。结合中国国情,领导的“官”念一般都十分浓厚,一般人对“饭碗”都特别珍惜,因此,“证照齐全”的食品出了安全问题,首先就要革除发证盖章单位领导的职务,让他们失去“乌纱帽”,开除直接责任人员和间接责任人员,让他们失去“铁饭碗”,以“铁腕”吏治威慑责任者。同时,要依据法律,严格执行,追究当事人的法律责任。

    第二,以严格的法规规范食品的生产和流通。当前,我国法律对食品监管的规定还是比较原则的,不够详细具体,给食品安全留下了相当大的空间,在食品的原料采集、生产、流通、销售、企业售后行为等方面还存在许多法律的空白。像美国,关于食品监管方面的法律就有7部之多,每一样食品的外包装上面有一个数码编号,食品的所有信息都储藏在这个编号里面,食品一旦出现问题,很快就能找到原料提供者、加工厂家,甚至具体的责任人。另外,美国还有食品招回制度,起到补充作用。 第三,加大法律惩治和经济处罚力度。在我国,食品出了问题,最后的责任基本上都是由生产商承担的,并且力度较轻。在美国,从原料提供商、生产商、加工商、流通商、销售商、监管部门都要承担严厉的法律责任和数目惊人的巨额罚款。根据我国情况,应该加大刑法在食品安全领域的适用,对流通和销售不符合法律规定的食品的行为应该追究刑法责任,二是加大经济处罚力度,让参与问题食品的每一个环节都血本无归、倾家荡产,让失职的监管部门连带赔偿消费者的损失,并迫使相关人员引咎辞职。

    第四,给食品安全设上重重关卡。要保证食品安全,市场的趋利性调节会失效的,必须有细致的政府调控。从农产品生产环节开始,要有严格质量控制,对农药、兽药残留量有明确的规定,并不定期进行抽检,不合格的原材料要执行强制销毁;在食品加工环节,对食品生产厂房的条件和工作人员的健康应该先达标再生产,食品添加剂的使用范围应该有明确的列表,添加剂的制造、进口和销售由指定部门垄断经营;在食品流通和销售环节,应该分门别类制定食品标注制度,把食品的原料原产地、名称、原材料名、容量、保质期、保存方法、生产厂家和地址电话等完整标注清楚。

    第五,加大加快食品以品牌为依托的集约化、信息化建设。食品安全监管难度大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头绪太多,管不胜管,各地政府应该有意识地通过政策引导和税收调节等措施鼓励食品企业品牌化、规模化,逐步达到没有品牌不准入市的水平;同时,依靠现代科学技术,建立详细的食品和食品企业信息,并把这些信息透明化,让消费者能够清楚地了解食品从原材料到成品以及流通到消费者手中的每一个过程和状况。

    实际上,还有许多办法,如加大民间消费者团体对食品安全的监督力量,实行食品行业准入制度等等。无论如何,我们应该有“不信春风唤不回”的坚定信念,“不积跬步、无以致千里”的脚踏实地,食品的安全状况就会一天比一天好,消费者对食品忐忑不安的心理就能够减轻,放心地吃喝就不是梦。(叶雷 华中师范大学政法学院)